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二十五章、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第二十五章、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这是NOKIA最新款的智能手机,不仅有通话功能、短信功能,还可以听音乐、看电影、玩游戏、拍照、聊QQ。这让‘土鳖’秦洛像是捡到了宝贝似的,爱不释手地把玩。

    秦洛先给家里的老爷子打了个电话,爷孙俩对着话筒很是聊了一阵子。最后还是秦洛心疼长途电话费贵,主动和那位在家里寂寞的快要长草一直啰嗦个不停的老头说了拜拜。

    “嘿嘿,我在家里总是教训我。我不在了,开始想我了吧?”秦洛有种报复后的快感。

    经过一阵摸索后,秦洛总算学会了拍照功能。于是,他很非主流地对着摄像头嘟嘴、挤眉、剪刀手、做鬼脸、扮可爱的自拍了一通,见到相机的照片薄里留下他很卡很哇伊的模样,他激动地在床上打滚。

    这可怜的孩子,很少有机会触摸到这种高科技的东西。

    秦洛原本还想学着聊QQ的,他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玩这个。可是尝试了很多次后,都没有成功。

    每次登陆,系统都提示他的密码错误。

    后来秦洛才知道,他输入的是别人的QQ号码。

    想要登陆的话,要自己去申请帐号。不是随便按几个数字填一个密码就能够上去的。

    当然,现在他不懂这些高深的知识。

    晚饭过后,秦洛陪着林清源在院子里喝茶。

    “秦洛啊,我今天给你爷爷打过电话。说了你在医科大学教书的事儿,他对你的选择很支持。就是提醒你要注意身体。”林清源捧着极品的铁观音,一脸笑意地说道。

    以前,这幢大房子里只有他和孙女住,显得很是冷清。现在只是多了一个秦洛,他就觉得屋子里热闹多了。

    有一个能够和自己谈得来的晚辈做自己的孙女婿,林清源是非常满足的。

    “是你们的选择吧?”秦洛在心里想道。当时是你和汪老一致要求我留在燕京教中医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也给爷爷打过电话,他也对我说过支持的话。”秦洛笑着说道。

    “是啊。弘扬中医,本是我辈份内之事啊。”林清源感叹地说道。“中医日衰,我们也很着急。可是我们都老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只能托付给你们这些年轻人了。秦洛啊,希望你能带着中医找到一条持续发展的路。什么时候能够达到全民学中医,全民用中医,我们这些研究了一辈子中医的人在九泉之下也可以闭眼了。”

    “林爷爷,这责任太重了。我怕我担不起来。”秦洛苦笑着说道。

    “争争就能赢,试试就能行。我看好你。”林清源说道。“对了,浣溪的那个病怎么样了?”

    “嗯。有所好转。”秦洛说道。“只要她愿意接受我的治疗,那就有八成的希望痊愈。这种病最怕的就是自闭,如果一直没办法打开他地心结的话,那就无药可医了。”

    “嗯。浣溪去美国留学前,多好的一个孩子啊。回来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刚开始的几天,我都怀疑她不是我孙女了。——-秦洛,你要是能够把她医好,也算是了却了我一桩心结啊。”

    “一定会的。”秦洛再次保证道。他现在担心的倒不是能不能治好林浣溪的问题,而是担心治好后,她的情感反噬怎么办?

    “能够治好就好。你继续治。不用着急。慢慢来嘛。呵呵。”林清源笑呵呵地说道。

    如果能够在治疗的过程中发生点儿感情纠葛,那就更加美妙了。

    “我会尽力的。”秦洛说道。

    “浣溪好像上楼了吧?你快上去看看。她要是睡了的话,你就没办法治疗了。”林清源催促着说道。

    “好的。晚安。”秦洛站起来说道。也确实到了给林浣溪针灸的时间。

    秦洛先回房洗了个澡,然后取了针盒敲开了林浣溪的房间门。

    林浣溪早就准备,她也是刚刚洗过澡的样子,头发还湿淋淋的,身上带有女人特有的体香和沐浴露的香味。前些天穿的紫色睡袍也换掉了,今天晚上换了套黑色的丝绸睡衣。

    同样的薄如蚕翼,贴身的丝绸使她的身材凹凸有致,火辣性感,让人血脉喷张。

    “要不要先喝点儿茶?”林浣溪问道。现在,她和秦洛说话已经自然多了,不会像对待其它男人那般,会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厌恶和排斥的表情。

    “不用了。刚刚喝过。”秦洛说道。又偷瞄了眼林浣溪睡衣前襟的丰满,说道:“我们开始吧。你要不要换身衣服?”

    “换衣服?我刚刚换过。”林浣溪说道。

    “——-呵呵,那就开始吧。”秦洛尴尬地说道。他潜意识里是希望林浣溪能够换身衣服的,这套衣服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太大。会让人分心的。

    有的女人,穿衣服时比不穿衣服时更让人兽血沸腾。

    秦洛觉得,这女人就是座火焰山。越是接近,越有被她燃烧的架势。

    心不平,手便不稳。

    当一滴汗珠滚落进眼眶,他出针的手还是偏了一丝。

    啊!

    林浣溪惊叫出声,她的大腿有细密的血丝流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秦洛手忙脚乱的找来卫生棉,掀开林浣溪的裙摆帮她擦拭。

    “我自己来就好。“林浣溪说道。大腿根部被秦洛这么大面积的触碰,让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撑在床上的双手快要用光所有的力气。

    “哦——-”林浣溪的身体一软,整个人都后面倒去。

    趴在她身上的秦洛要伸手打捞,两人一起滚在了床上。

    除了自己的亲妈,这是秦洛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女性的身体。

    虽然上次也倒进过一个小护士的怀里,可是那个小护士穿的也着实多了一点儿。

    前襟大开,春光乍泄。冰肌玉肤,滑腻似酥。

    秦洛就那么安静的躺在林浣溪的怀抱,明知道这样不对,却有种不愿意离开的眷恋感。

    柔软。舒适。沁香入鼻。让人忍不住想呻吟出声。

    秦洛只需要微微仰头,就能够看到眼前那道深邃迷人的沟渠。

    林清源推开房间门,说道:“秦洛,我想了想,还是决定过来偷师———咦,你们?”

    林清源的瞳孔涨大,一脸惊诧地站在门口,说道:“太快了吧?”

    秦洛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恰好被这老头儿碰到?

    赶紧从人家孙女的怀里爬起来,一脸尴尬地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知道。”林清源说道。“下次记得锁门。”

    砰!

    老头子一脸笑意地提醒道,然后转身闪人。而且,还帮他们带上了房间门。

    秦洛和林浣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太紧张了。”林浣溪说道。经过初始的慌张,现在反而安静下来。

    “我还是没能闯过这一关。”秦洛无奈地说道。

    《道家十二段锦》有清心寡欲,堪破情关的作用。可惜,自己还是闯关失败了。不然的话,秦洛的心意修为又能够更上一层楼。

    道家言:欲出世,先入世。欲忘情,先入情。

    秦洛想,自己是应该谈一场恋爱了。

    “什么关?”

    “美人观。”秦洛笑了笑。“痛吗?”

    “嗯。”

    “要不,今天就先这样吧?”

    “别。”

    林浣溪眸子清明,秦洛也没脸想到什么歪处。重新收拾起心情再次运针。这一次,很顺利的就针灸完那三处穴位。

    “早些休息吧。晚安。”秦洛一边收拾针盒,一边说道。

    “秦洛。”林浣溪出声喊道。

    秦洛的心猛地一顿。难道,她想让自己留下来?

    太快了吧?自己还没准备好呢。

    “什么?”秦洛转过脸问道。

    “我想知道,还有别人得我这种病吗?”林浣溪问道。

    “有的。”

    “那么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他们——-都幸福快乐地活着。恋爱、结婚,生子,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秦洛笑着说道。

    假如,没有出现那种过于汹涌的情感反噬的话。

    如果出现了,而恰好主治医生又不愿意接受病人的感情。那样的话,病人只是从一个牢笼转入另外一个牢笼,无法救赎。

    清晨醒来,秦洛穿着运动服跑下楼锻炼身体的时候,林清源已经等在院子里了。

    看到秦洛下来,林清源笑呵呵地说道:“昨晚睡得还好吧?”

    “嗯。还好。”秦洛点头。也摆开了《道家十二段锦》中‘微摆摇天柱’的架势。

    “计划赶不上变化。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总是做些让人措手不及的事儿。不过这样也好,我也希望浣溪能够早些找到一个好归属。我年纪大了,也快退休了,到时候还能帮你们带带孩子什么的。林清源一边打太极,一边说道。

    归属?带孩子?

    “林爷爷,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秦洛疑惑地问道。

    “误会?怎么?脸皮薄?不好意思承认?”

    “不是。我是不知道应该承认什么。”秦洛苦笑着说道。

    “你和浣溪——-没发生点儿什么?”

    “没有。”秦洛说道。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秦洛坚定地说道。

    “怎么能没有呢?”林老头儿还不死心。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秦洛说道。

    林清源回忆了一番当时的情况,然后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满脸懊悔地说道:“都怪我啊。我要不是好奇你是怎么治这恐男症的,就不会跑进去找你。我要是不去———这应该发生的,不都发生了吗?”

    “———-”

    (PS:五二快乐。祝大家天天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