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二十三章、我要让他欠我!

第二十三章、我要让他欠我!

    林清源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马有才指着秦洛气地说不出话的场面。那张橘子皮一般的丑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心里暗乐不已,心想,这秦洛还真是马有才的克星。马有才手腕那么厉害的人物,多少人都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中,可每次碰上他都被他搞得一脸难堪下不了台。

    甚至,有闲暇的下午,林清源还特意的思考过这个问题的根源。每个人都生活在体制之内,因为受到条条框框的限制,所以很少有人能够肆无忌惮的讲出自己的心理话。

    秦洛是个异类,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游离于三界五行之外,不受任何人管束的怪人。

    这样的人活得最是自我,也最是痛快洒脱。他像古时代仗剑走天涯的游侠,劫富济贫、抑强扶弱、饮酒长歌,快意恩仇。

    秦洛以绝世医术为剑,做着和古代游侠同样的事情。有时候,连林清源都会羡慕这小子的生活。

    用句网络通俗话来说就是:我这人从不记仇,一般有仇我当天就报了。人生苦短,何必要受那些小人的鸟气?

    “马院长,出了什么事儿?”林清源板着脸喝道。无论如何,他都是附属医院的院长,比马有才的职位高上那么半阶。这个架子还是摆得的。

    “你问他好了。”马有才黑着脸说道。厅里一位重要人物已经和他打过招呼,只要林清源下来,就把他扶上去。他现在还真是不太把这个老头儿放在眼里。

    “无论如何,秦洛也是咱们医院的有功之臣。至少,他应该受到我们附属医院全体上下的尊重。”林清源豪不客气地对马有才说道,反正他也快要退了,也同样的不把马有才当一碟小菜。“假话说多了,你自己也当成真得了吧?你当真以为那三十六个孩子是你救回来的?”

    “你——-那是专家组的功劳。”马有才差点被这老头给噎死。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当初让秦洛尝试的时候,可是你反对的最激烈。”林清源据理反驳地说道。

    “———我那也是为那些孩子的安全着想。”

    “有些官油子,做什么事儿都能找到借口的。”林清源鄙夷地说道。

    林清源不再理会脸色越加难看的马有才,走到秦洛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见到他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时,才放下心来。责怪地说道:“秦洛啊,你的身体不好,就更要跑出去乱转。现在的世道乱,外面的小混混也多,你一定要小心谨慎。要是伤着碰着了,我可怎么向秦老交代?”

    “浣溪,你也是。你带秦洛跑那儿去干什么?不知道那儿人多手杂?要是他受伤了怎么办?”

    林浣溪撇撇嘴,没有说话。心想,还不知道是谁把谁给伤着了呢。

    “爷爷,我没事儿。”秦洛笑着解释道。

    “没事儿当然好了。要是有事儿了怎么办?”林清源气愤地说道。“对了,浣溪在电话里说有人受伤了?谁受伤了?”

    感情这老头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一上来就以为是秦洛被人给揍了,所以先仔仔细细地给他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

    现在发现这小子没事儿的时候,才想到去了解案情。

    “是我儿子被他给揍了。”马有才终于看不下去了,满脸怒气地出声说道。

    “不可能。”林清源直接就否认了。“秦洛的身体不好,身体极度虚弱。不可能和人打架。”

    “人都躺医院了,还有什么不可能?不仅我儿子被他打了,吴局长的公子也被他伤了。林院长,这次你可要袒护好他啊。”马有才气急反笑,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

    心里打定主意,得加快动作了,早点儿把这老头儿给赶下台。

    “秦洛,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林清源自然不会相信马有才的话,转过脸问秦洛。

    “是这样的。今天林姐带我去步行街买手机。买完手机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有一群小流氓围了上来。———当然,我之前看他们打扮的不伦不类的,我以为是小流氓。后来才知道,他们是跳什么街头舞蹈的。”

    “那就是流氓。”林清源说道。

    “———-”要不是碍于这老头儿的身份,马有才和吴局长当场就想挽袖子上去和他真人PK。

    “后来我才发现,带头那个叫马恒的是我的学生。因为他不遵守课堂纪律,被我给赶出教室。没想到他找了一群人跑到街上去堵我,还逼着我在街上向他们学跳街舞。”

    “我是一名大学老师,为人师表这几个字我还是明白的。即便我再差劲儿,也绝对不能败坏医科大的名声啊。所以,我就很严厉的拒绝了他们。”秦洛这一刻仿佛鲁迅文天祥附体,他昂首挺胸,满脸正气地说道。

    “对。就应该这样。做老师的跟一群小混混学跳街舞,斯文扫地。”林清源称赞地说道。

    这就是自己未来的孙女婿啊,你瞧瞧,你瞅瞅,对,再仔细瞅瞅——俊不俊?帅不帅?吊不吊?

    林浣溪真不想看下去了,她那自诩为聪明一世的爷爷被秦洛卖了,他还一脸得意地在给人数钱呢。

    “然后他们生气了,就要动手。我被逼无奈,就从口袋里找了根银针防卫。于是,他们的拳头都打到银针上面去了——-”秦洛一脸委屈地说道。

    “岂有此理。”林清源怒焰冲天。“这群流氓是罪有应得,他们把你扣着干什么?走,我们走,让律师来和他们谈。”

    “等等。”吴局长阴沉着脸站出来。说道:“恐怕,你们还不能走。”

    “你是谁?”林清源喝道。

    “美兰分局局长吴成龙。”

    “被打的就是你儿子?怎么?想公报私仇?你儿子做流氓被人揍了,这是他自己活该。秦洛不揍他,早晚会有人揍他。你想报复?冲我来。”

    “你——-”吴成龙把手里的烟蒂丢在地上,然后狠狠一脚跺上去,说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们警方还要做进一步的调查。他蓄意伤人,现在还有三名伤者躺在医院,我们不能把犯罪嫌疑人放走。如果那三名伤者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责任算谁的?”

    “别拿这种大帽子来压人。”林清源不耐烦地说道。“如果责任在我们这边,自然由我们承担。如果是他们先动手的话,那就是他们活该。”

    “嘿嘿,所以说嘛。要等伤者从医院出来,我们录完口供才清楚是谁的责任。小李啊,把犯罪嫌疑人给我看好喽。跑了的话,我拿你是问。”吴成龙冷笑着说道。他准备把这小子耗死在这里。

    “是。”一个年轻干警威声凛凛地答应着。

    “天网恢恢。”马有才也一脸阴笑的瞥了林清源一眼,跟在吴成龙后面扬长而去。

    等到两人离开,那个叫小李的警察就把审训室的门给关严实了。为了提防他们逃跑,还搬了张椅子坐在了门口。在他的腰间,若隐若现的露出警枪的枪托。

    “我就不信他们能一手遮天,我来打电话找人帮忙。”林清源满脸愤怒地说道。

    **************************************************

    果红菜绿、香味扑鼻。再点缀一瓶来自法国路易乐图庄园的极品佳酿,这便是一顿高品质的午餐。

    坐在华丽绵长如法国宫廷般古董餐桌边沿的是一个年轻女人,正小口小口地享受着面前的食物。班姬续史之姿,谢庭咏雪之态,一举一动都优雅高贵无比,一颦一笑都美艳不可方物。

    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出雍容和知性的女人,可是,她那懒洋洋的样子又给人一种慵懒的味道。

    凤凰和野猫的组合,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反而有一种——-很致命的吸引力。

    马悦快步走了进来,在女人身后停了下来,恭敬地说道:“小姐,他出事儿了。”

    “嗯?”女人的动作没有停,她正叉着一块芦笋喂进自己那艳若樱桃的小嘴里面。但是却有继续倾听的意思。

    “在步行街和人发生冲突,现在被捉进美兰分局。”

    “谁的责任?”

    “对方的。”

    “保他出来。”女人轻描淡写地说道,一种大权在握的坦然和稳重。

    “小姐,这不在我们制定的计划之内。”马悦提醒道。

    她是闻人牧月最倚重的心腹,负责着闻人牧月最重要的智脑一组。她不仅要对闻人牧月生活中的各种事务负责,还要对她做出的决定提出质疑或者更好的建议。

    女人侧身看了马悦一眼,放下叉子,抽了块丝帕轻轻擦拭自己的嘴角,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吗?有些事儿是不在计划之内的。在我的人生计划中,从来没有想过会主动接近一个男人。但是,现在我正在这么做。”

    “可是,小姐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理由?”女人把丝帕卷在纤细修长却没有任何妆饰的无名指上,眼神幽远澄澈如远处的天空,声音迷离地说道:“我要让他欠我。欠得越多越好。”

    “这是一个女人为了找回自尊的报复方式。会不会很傻?”

    (PS:一路有你,老柳并不寂寞。感谢弟兄们的不离不弃,感谢那些为老柳拖家带口赶来投奔的亲人。五一到了,祝朋友们节日快乐,玩得开心。

    新的一月开始,也是新的征程开始。还坚持岗位的朋友,帮老柳把红票顶起来。风骚起来吧,你们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