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十六章、你以为你是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啊?

第十六章、你以为你是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啊?

    古龙小说里的白玉京说:江湖中最难惹得有三种人——乞丐,和尚,女人。

    现代社会中,乞丐和尚我们都很难有机会去招惹,甚至看不到真正意义的和尚与乞丐。当然,大街上纠缠路人的讨钱者也不少,但是他们还算不上洪七公手下的弟子。至于和尚,已然是手捧国家俸禄的高级白领了。

    前两者逐一排除,唯剩下难惹的就是女人了。

    很不幸的,秦洛就招惹了这么一个女人。

    如果手雷五毛钱一个的话,陈晓雪肯定会买上一打丢过来。

    她实在是恨透了面前这对狗男女,想起昨天自己在商场里当着众人的面尿裤子的事儿,她的牙齿就咬的咯嘣咯嘣作响。那简直是人生最大的羞辱。

    更让人气愤的是,王浩的电话直到现在还打不通。他肯定认为自己的行为让他很没有面子,怕是两人要彻底的告吹。

    那可是自己的金主啊。就这么完了。

    这一天一夜她都没有好好地睡觉,不是因为感情失败受到了打击,而是一直在琢磨着如何让林浣溪这个贱女人身败名裂。

    没想到机会就这么摆在了眼前,这对奸夫淫妇竟然敢这么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大学校园。

    这一次,看你们还怎么脱身。我非把你们的丑事宣扬的世人皆知不可。

    “怎么?都不说话了?为人师表,却去泡自己的学生。这总不是件值得提倡的事情吧?不知道院主任知道这件事后,会怎么想?其它的同事和学生知道这件事了,会说些什么?”陈晓雪以胜利者的姿态,一脸得意地说道。

    她已经拿定了主意,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向院主任汇报。而且,她手里还掌握着他们的罪证,他们想狡辩都不成。

    林浣溪蛾眉轻挑,正要出声反驳,却被秦洛一把握住了冰凉的小手。

    被人这么当众牵手,绝对是林浣溪人生中的第一次。一时惊慌失措之下,竟然连要说的话都给忘记了。

    这也给了秦洛下套的机会,他装作一幅很是愤怒的模样盯着陈晓雪,说道:“我和林老师的事,用得着你管?我们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为什么你处处和我们作对?”

    “我处处和你作对?问问你亲爱的林老师吧。是她在处处和我作对才对。”陈晓雪用那染着银黑色指甲油的手指头指着秦洛的脸,说道:“你没得罪我?昨天在新世界不是你——-”

    陈晓雪一下子噎住了,让她自己承认昨天在商场里尿崩的事,比当众煽她两耳光还难受。

    她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突然间就有了那么强烈的尿意?

    她没有坏肚子,在咖啡馆里也才刚刚解决过——-

    除了把责任推到这个古里古怪的混蛋身上外,她实在找不到其它任何的借口。毕竟,当时是他刻意接近自己的。

    “在新世界怎么了?”秦洛一脸茫然的问道。那模样那表情,谁看到了都想上去煽二十块钱的巴掌。

    “你——你无耻。”陈晓雪气的浑身直哆嗦。要不是脸上的粉用得是名牌货,怕都要唰唰的往下落。跟头皮屑似的。

    “我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儿?怎么就无耻了?没你这么扣帽子的吧?”秦洛仍然装着一脸无辜的模样说道。

    “好。很好。真是太好了。你就装吧——-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陈晓雪气的冷笑连连,决定不再和他们耍这无意义的嘴皮子。准备回到办公室,把她掌握的证据给院主任和同事看看。

    看到陈晓雪气急败坏的离开,秦洛在后面喊道:“你说的是新世界尿崩的事情吗?放心吧,我们不会把这事儿传出去的。”

    陈晓雪一个踉跄,差点一脚踏空从楼梯上滚下来。

    “该死的混蛋。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陈晓雪咬牙切齿地诅咒着。眼眶湿润,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我们走吧。”林浣溪说道。

    秦洛看着林浣溪的脸,笑着说道:“你同情她?”

    “她也只是个可怜的女人。”林浣溪间接的承认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要因为她是女人就轻易施舍怜悯,这种女人的破坏力堪比一群男人。不信你等着看吧。等到你回去的时候,你和学生热恋的事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知道了。如果他们误解你的话,你最好带他们来我上课的地方。”秦洛耸耸肩膀说道。

    既然说什么男女平等,那么,所有的东西都应该是平等的。所享受的权力、应尽的义务。爱,或者仇恨。

    如果你承受不起失败的后果,那就最好不要进入游戏。

    林浣溪点了点头,像是被秦洛的话说动。只是急急地在前面走着,带他穿棱在燕京医科大学阳光弥漫的校园里。

    无数的学生对着他们的背影指指点点,夹杂着小声的议论。有的还会传进他们的耳朵里面。

    “天啊。那不是咱们的‘冰山老师’吗?我没有看错吧?”

    “是啊。冰山什么时候融化了?我还一直以为林老师是石女呢?”

    “那男人是谁?很嚣张的样子——-竟然穿着一身长袍——”

    秦洛差点没忍住回头把那个家伙给饱揍一顿,谁他妈说穿长袍就嚣张了?

    我这是内涵。内涵。懂不懂?

    算了。一群小屁孩儿,说了你们也不懂。

    穿过好几条石板路,三个锦锂池以及一个篮球场,林浣溪才带秦洛走进一幢豪华的办公大楼。

    大楼门口挂着金色的牌子,上面写着:中医药学院办公楼。

    两人直上三楼,林浣溪指着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说道:“那儿就是中医药学院郭主任的办公室。厉校长已经给他打过招呼,你先去向他报到吧。他会让人安排你的工作。”

    “行。我自己去报到就行了。你回去工作吧。记住我说的话,如果他们为难你,就带他们到我工作的地方来。”秦洛再次提醒着说道。

    他知道,剧情一定会按照自己所预想的上演。

    好人做好事的方法千奇百怪,但坏人做坏事也无非就是那么几种方式而已。

    “明白。”林浣溪看了秦洛一眼,转过身原路返回。

    看着她银色职业套装包裹的丰满臀部一摇一摆的扭动,秦洛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

    因为有厉校长的力荐,郭主任对秦洛还是比较客气的。中医药学院有三门课程缺少教师。《中医基础理论》、《华夏医学史》以及《中医诊断学》,郭主任让秦洛自己选教一门。

    秦洛选择了《中医诊断学》,因为这门功课更容易让学生理论和实践相结合。

    至于《中医基础理论》和《华夏医学史》———也不是不重要。但正是因为重要,秦洛才觉得,应该由更具备才华和资历的老师来承担。

    拒绝了郭主任要亲自送班的好意,秦洛自己抱着刚领取的课本来到二教三零六教室。里面稀稀落落地坐着几十个学生。这些人三两成群,都在嘻笑着说些什么。

    秦洛这个新老师走马上任,根本就没有响起任何反响。

    当然,这个时候怕是也没有人相信他是一个老师吧。

    因为还没有到上课时间,秦洛就走到第一排的一个空位坐下来。

    坐在他旁边的是个戴着棒球帽的女孩子,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肩膀上,脸颊清秀可人,眼珠又黑又亮,眼睛大大的弯弯的,睫毛修长。脸蛋漂亮极了。像是一个瓷器娃娃似的。

    肤色白净,身段窈窕。坐在哪儿竟然感觉比秦洛还要高上一些。

    当然,秦洛觉得她之所以看起来比自己高,主要是因为她戴着帽子的缘故。这属于作弊行为,自己要戴着顶一米高的帽子,比姚明还要高呢。

    女孩子穿着红色的帽衫,身体微微后仰,耳朵上赛着耳机,正一脸陶醉的听着音乐。

    见到自己的身边竟然有人坐,而且是一个陌生的男生,忍不住就把耳机取下,问道:“你是谁啊?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

    “我是新来的。”秦洛笑着说道。

    看到男生的笑,女孩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圆圆大大的眼睛便弯地跟一轮月牙似的,笑着说道:“你好。我叫王九九。你可以叫我小九或者阿九。”

    “王九九?怎么这么奇怪的名字?”秦洛问道。

    “切。老土了吧?用数学取名是时尚。你不懂。再说,我这名字有特殊含意。我妈生我的时候,正好是九月九日九时九分。所以,我爸就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王九九翻白眼说道,对秦洛说她的名字奇怪表示不满。

    “对了。你叫什么?”

    “秦洛。”秦洛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就低头翻开课本看。他还没有备过课呢。都不知道呆会儿上台要讲什么。

    看到这个有勇气坐到自己面前的男生突然间不讲话了,王九九觉得有点儿好奇。

    “听说要来一个新老师教咱们班的《诊断学》,这事儿你知道吗?”女孩子没话找话地说道。

    “听说了。”秦洛点头说道。

    “这么快就听说了?我还以为就我消息最灵通呢。”女孩子一脸遗憾地说道。好像她的消息不是独一无二的,让她很没面子似的。

    “我也是刚刚知道的。”秦洛说道。他确实是刚刚才知道要来教这个班的《中医诊断学》。

    “嗯。你一个新转来的都消息这么灵通。真是太厉害了。”女孩子夸奖着说道。“也不知道这老师行不行。不行的话,没准儿又被我们给轰出去。”

    “轰出去?”秦洛一脸惊讶地问道。

    “是啊。没有几把刷子,还敢跑来误人子弟。当然要把他们赶走了。我们都赶走两个老师呢——-”王九九没有发现秦洛怪异的脸色,语带自豪地说道。

    “他们教学质量很差?”秦洛问道。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啊。他可不能重蹈覆辙。

    “何止差?简直是不堪入目。也不知道从哪个山沟沟里面出来的江湖郎中,我们问地问题都答不上来。一个同学急性阑尾炎硬被他诊治成吃坏肚子,差点把人家的小命都给赔进去了。”

    “这样的人也能做老师?”秦洛瞪大了眼睛。

    “有关系呗。”王九九不屑地撇撇嘴。女孩子做这个动作,竟然极其的潇洒可爱。

    “新老师肯定不会出现这种问题。”秦洛肯定的说道。

    “难说。”女孩子摇头。

    接着又一脸憧憬地说道:“不过,我倒是希望能够有一个德才兼备的,最好还年轻帅气的老师来教我们这门功课。”

    “你会美梦成真的。”秦洛说道。

    “你以为你是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啊?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女孩子掩嘴娇笑。

    秦洛正要回答,上课铃声适时的响了起来。

    “你会美梦成真的。”秦洛再次对女孩子说道。

    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他提着课本走上讲台,说道:“我叫秦洛。秦朝的秦,洛水的洛。”

    秦洛转身,用粉笔在黑板上笔若游龙的写上自己的名字。小时候爷爷就逼他练习书法,所以,他对自己的字还是很有信心的。

    “我是你们的老师。以后,《中医诊断学》这门课将由我来教。现在,我们上课吧。”

    全场哑雀无声,大家都没有从眼前震撼的一幕中清醒过来。

    “OH,MYGOD!他竟然是老师?他怎么可以是老师?让我死了吧。让我死了吧。”台下,一个女孩子掩脸哭泣。

    (PS:今天大家的火力不如昨天凶猛啊。有红票的帮老柳点点,别浪费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