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十五章、怨家路窄!

第十五章、怨家路窄!

    听到秦洛这么狂妄自信的话,众人先是一愣,然后三个老头一起拍掌大笑起来。

    “好。秦洛,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咱们学中医的,就应该有这种舍我其谁的霸气。文无第一,医无第二。如果一个医生自己都对自己的医术没了信心,还怎么样让患者对你有信心?”汪老大力的拍着秦洛的肩膀笑着说道。

    “你小子啊,在厉校长面前也不知道谦虚一些。”林清源责怪着说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的笑意真是掩也掩不住。

    他是站在秦洛长辈的立场上来讲这句话的。他之所以能够对秦洛说出这句话,是因为他觉得和其它人相比,他和秦洛的关系更加的亲近一些。

    都是自己内定的孙女婿人选,还不够亲近?

    “哈哈。为什么要谦虚?如果当真有真才实学,谦虚就是虚伪。如果没有真才实学,那就是狂妄自大了。”厉永刚看着秦洛说道。

    至少,秦洛给他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传道授业,并非儿戏。

    不是说秦洛用一种土方法治好了厉永刚孙女鱼刺梗喉这种事儿就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中医教师,这还无远不够。厉永刚如果是一个守原则的校长,必然是要对秦洛进行一番考核的。

    于是,林清源便把秦洛解除燕京大学附属医院困境的事情给讲了出来。汪老在旁边添油加醋的把秦洛所使用的太乙神针给神化了一番。在他的嘴里,那太乙神针简直是医死人肉白骨上天入地无所不治的神奇化身。

    “什么?药王秦铮是你爷爷?”当林清源谈起秦洛家世的时候,厉永刚一脸敬慕的问道。

    “是的。”秦洛苦笑。之前还以为能够凭借一身所学走出自己的路,现在才发现,无论走到哪儿,都要受到爷爷名头的影响。

    “虽然我是学西医的,但是,我也受过秦老的恩惠啊。他著的那本《汤药集》是我的枕边书,从中获益非浅。”厉永刚感叹地说道。

    “秦老是一代中医泰斗,受恩惠的又岂是你一人?我们这些学中医的,大多都算得上是秦老的半个徒弟。那本《汤药集》我们几乎人手一册。当做范本在琢磨。”同为中医出身的汪老也感叹着说道。

    厉永刚点了点头,看着秦洛说道:“虽然你不是什么著名医学院毕业,但是秦老的名头,比世界上任何一家医学院的证书都要值钱。我想,以秦老之人品,既然愿意放你出来行医,必然是对你有着充分信心的。”

    “刚才老林和老汪也都证实了这点儿。我对你也是非常满意的。只是——-”厉永刚看着秦洛那稍显年轻地有些过头的俊脸,问道:“冒昧地问一下,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二。”秦洛诚实地回答道。

    “年轻有为啊。”厉永刚再次感叹。“这个年纪和学校里的学生差不多。有些学生的年龄怕是还要长过你一些。如果——他们对你不信任怎么办?”

    “我是去教他们东西的。不是去和他们比谁大谁小的。”秦洛耸耸肩膀,无所谓地说道。

    “好。希望你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如果有学生闹事儿的话,你尽可以向我反映。如果可以的话,你明天就能来学校上班了。”厉永刚说道。

    “没问题。”秦洛点头说道。

    没有太多找到工作的喜悦,反而身上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责任感。

    当老师不是像YY小说里面写的那样去学校泡妞打架混日子,而是要真正的让学生学到些什么东西。并且,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中能够学以至用。

    因为一些大学老师的碌碌无为,教学时都是照本宣读。导致很多学生面临着‘毕业就是失业’的窘境。

    在人才市场上,应届毕业生是最让用人单位排斥的了。一看你的简历上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立即就把你给PASS掉了。

    “我是最好的中医老师,我也要教出最出的学生出来。”秦洛暗地在心里立下目标。

    —————————-

    有了前面的经验,第二次针灸治疗就比较顺利。

    林浣溪很配合的穿着宽松的睡衣,秦洛也轻车熟路的针了她的大敦、行间、足五里三处穴位。

    这次的气氛没有第一次那么尴尬,可是当秦洛抚摸上林浣溪那柔软纤细的小脚和看到她提起睡衣裸露出来的大腿根部时,还是忍不住的一阵心思荡漾。

    看来,解决掉处男这种人生大事儿,也应该提上日程了。

    连闻人照那个小屁孩儿都敢岐视自己是初哥,这让秦洛有一种羞耻感。

    “听爷爷说,你要去医科大学教中医?”一直闭着眼睛的林浣溪突然出声问道。

    “是啊。今天才决定的。”秦洛笑着说道。

    “那——-以后我们是同事了。”林浣溪说道。

    “同事?你也是医科大学的老师?”

    “你现在才知道吗?”

    秦洛点了点头,然后指着林浣溪几乎露出底*裤的大腿根部,说道:“你能把睡衣拉下来吗?我不是个随便的男人。可是你这样——我就忍不住想随便的做次男人。”

    “啊!针完了?”林淙溪惊呼出声,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跌的把睡衣下摆给拖下来。

    她刚才一直沉寂在自己的思维里面,想起今天吃饭时爷爷说秦洛要去医科大教书的事儿,就忍不住问出事。

    却没注意到秦洛已经针灸完她的三处穴位,甚至已经跪在地上把银针都消毒完毕装进了针盒。

    林浣溪脸上的红润一直蔓延到脖颈,她从床上跳了下来,说道:“很晚了。就不留你喝茶了。明天我陪你去学校报到。”

    “好的。”秦洛看着林浣溪的表情,拿着银盒若有所思地走了出去。

    按道理讲,她的病情不可能这么快就缓轻这么多的。

    秦洛也暗地里观察过,她在和其它的男人,譬如昨天那个格子衬衣男接触,以及今天在林家吃饭的汪老———她和他们接触的时候,仍然是一幅冷冰冰的厌恶表情。

    那么,她为什么会对自己格外的亲近一些?难道是因为自己是她的主治医生?

    秦洛想到了一种不好的可能。

    书籍上记载,以针灸法治愈恐男(女)症,有可能会引起病人情感的反噬。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是因情所伤,造成这种情感自闭症的。那么,他们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感情一旦得到突破口释放出来,那么,施针者将是首选对象。

    难道,自己治好了她的病,就让她爱上自己?

    “不行。”秦洛坚定的摇头。

    他确实很喜欢御姐,喜欢漂亮美艳的御姐,喜欢穿银色套装黑色蕾丝的御姐、喜欢穿护士装、空姐装、警服、女王装、环卫工人装、扮成兔女朗的御姐———或者说,什么都不穿地把自己按在地板上、厨房里、沙发上、海边的沙滩上、楼顶的天台上、喧嚣酒吧地厕所里面叉叉OO的御姐。

    他也曾经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娶一个御姐为妻。他们面朝大海,日到春暧花开。

    可是,他不需要这么来的。对骨子里极其骄傲的秦洛来说,这等于是作弊得来的女人。

    如果换作其它的一个人来给她治病,可能也会被她爱上。

    自己想要女人,还需要作弊吗?

    显然是不需要的。那现在的情况应该要怎么处理?

    停止治疗?或者说改成效果比较缓慢的药物治疗?

    满怀心事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秦洛抱着不知道谁遗落在这房间里的一只粉红色史诺比,辗转难眠。

    吃过早餐后,秦洛坐上林浣溪的宝马车向首都一个医科大学赶去。

    今天,将是他第一次的教学经历。

    “昨晚睡得不好?”林浣溪一边开车,一边问道。秦洛的黑眼圈是非常明显的。

    “嗯。”秦洛无精打采地回答道。

    “怎么了?”

    “我回去之后睡不着,就开始背《三字经》,背到‘莹八岁,能咏诗。泌七岁,能赋棋’的时候,忘记后面一句是什么了———结果我就想了一晚上。”

    林浣溪的嘴角抽了抽,总算是强迫着自己没有笑出声。

    首都医科学院是燕京市重点高等院校。学校由校本部和附属医院组成。校本部设有基础医学院、生物医学工程学院、公共卫生与家庭医学学院、中医药学院等。

    林浣溪是生物医学工程学院的老师,主教人体免疫学。而秦洛要去的就是中医药学院。两人同校为师,但是办公的地点却不在一起。

    “我先把车子放在楼下,然后送你去中医药学院报到。”林浣溪说道。

    “好的。”秦洛答应着。

    林浣溪的车子刚刚在生物医学工程学院的办公楼下述下,一辆米黄色的甲壳车就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陈晓雪从车子里跳了出来,指着林浣溪和秦洛说道:“现在你们没有话讲了吧?奸情被人抓了个正着吧?林浣溪,你还敢说他不是学校的学生?继续狡辩啊。看你们这次还怎么狡辩。”

    (PS:人家要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