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十一章、退婚(下)!

第十一章、退婚(下)!

    “提亲?”

    秦洛愣了愣,然后一脸尴尬的笑。看来这个老头是知道婚约地事情的,不然,怎么会一口就认定自己是来提亲的呢?

    当然,想必他对他们家的那位小姐也很有信心吧。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是来退亲的,怕是就不会对自己这么亲热了。而且,很有可能会发生很危险的事情。

    这个老头的身手,可是深不可测啊。

    这样的笑容看在水伯眼里,就成了羞涩。他拍了拍秦洛的手背,给他打气道:“男子汉大丈夫,害羞什么?放心,老爷会支持你的。他都念叨好几回了,说你也应该来了啊。”

    “嗯。我会的。”秦洛敷衍的应付着。

    这种事儿,还是偷偷地去和闻人霆老爷子密谈吧。不然的话,传出去对人家女孩儿的声誉不好。

    在水伯的带领下,两人沿石阶而上,首先路过的是海神泳池。这是一个椭圆形游泳池,设计完全模仿古希腊、罗马建筑。它的池底以绿色的大理石铺就,泳池正面为海神的神殿,两侧坚立着十几根乳白色的罗马柱。

    廊柱间镶嵌有四幅栩栩如生的浮雕,池畔另有一组精美绝伦的白色大理石雕像群。看这雕刻手法和用料,不用猜都知道出自名家手笔。

    此刻恰当正午,蓝天白云之下,整个泳池碧波轻漾、光影交映,闪动着一种让人目眩的富丽。

    整个别墅的一切都管理得非常严格有序,每一处树墙都修剪得十分得体,每一条小径都打扫得异常洁净。那些路过的佣人谦恭有礼,连他们的微笑都是那样的恰当好处。

    正如这套别墅的外观一般,炫耀而不张扬。富丽而不俗气。

    有一瞬间,秦洛的内心甚至动摇了。

    难道,当真要放弃拥有这等家世的女孩子?当真要放弃这唾手可得的富贵荣华?

    做出这样的决定,还真是让人痛苦啊。

    “秦洛,你在客厅坐一会儿。老爷在后园,我去通报一声。”水伯带着秦洛来到一个宽敞明亮也同样富丽堂皇的大厅后,说道。

    “好的。”秦洛点头答应了。

    “随便坐。我去去就回。”水伯拉着秦洛坐下,这才满脸喜气的向后园走去。

    很快的,佣人就送上来了茶水和糕点,那糕点颜色诱人,秦洛却没有一丁点儿食俗。只能捧起那汤色碧绿的茶水,食不对味的小口抿着。

    提亲?

    还是退婚?

    要不,自己就从了吧?这房子,以后就是自己的了。还不用做房奴。

    可是,那个女人长的太难看怎么办?满脸麻子怎么办?胸部跟飞机场一样怎么办?

    正当秦洛胡思乱想,脑海里百辗千结的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在耳朵边响起,说道:“你是谁?”

    秦洛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自己的身后。

    美男子。

    秦洛第一次想到会有‘美’这个字来形容男人。

    香肤柔泽,素质参红。团辅圆颐,菡萏芙蓉。尔形既淑,尔服亦鲜。

    这个男人极具古典美,五官棱角每一处都极好,漂亮的不可思议。他就那么俏生生的站在哪儿,竟然让秦洛片刻间失神。

    “你是谁?”男人挑了挑眉毛,问道。他对秦洛这样盯着他的脸看很是不满。

    “秦洛。”秦洛说道。心想,人比人,还真是该死啊。

    自己一向自诩为风度翩翩美少年,秦家第一帅哥———现在和人家一比较,自己简直就是豆腐渣。

    “秦洛?”美少年想了想,说道:“不认识。有什么事吗?”

    “你是谁?”秦洛问道。虽然这家伙衣装不俗,可是被他这么赤裸裸的质问,也激发了秦洛骨子里的傲气。他们秦家以医传家,千百年来,王候将相、军阀巨贾,又怕得过谁来?

    “闻人照。”男人一脸傲气的说道。

    “不认识。有什么事吗?”秦洛用刚才他的话反驳道。

    “你——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美少年的修养不及秦洛远矣,满脸气愤地问道。

    “不认识。自然就不知道。”秦洛说道。其实秦洛已经从他的名字中听出些端倪。

    姓闻人,又能够在闻人家出入自如还敢这么张狂的,除了闻人老爷子的孙子,还能有谁?

    唉。这婚还是退了吧。这家产不是自己的,这房子也不是自己的——-还有个带把的来和自己抢呢。

    “无论你来求什么。我都可以保证,你都会一无所获。”闻人照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落过面子,一脸阴沉的说道。

    “放肆。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高声喝道。

    老人和水伯差不多大的年纪,但是精气神还要更好一些。脸色红润、鹤发童颜。身上穿着套白色上面绣有太极图案的绸缎唐装,不用人搀扶,脚步就走得极快。给人雷厉风行的感觉。

    “爷爷。”闻人照看到老人,立即敛起了身上的傲气,毕恭毕敬的喊道。

    “哼。不懂礼数。”闻人霆瞪了孙子一眼,训斥道。

    “闻人老爷子好。我是秦洛。秦铮的孙子。”秦洛站起来向闻人霆问好。

    “嗯。我和你爷爷是多年好友。你叫我一声爷爷好了。闻人老爷子,你不觉得别扭?”老人对秦洛倒很是和蔼,一脸笑意地说道。眼睛在他身上上下打量着,像是在看末过门的孙女婿一样。

    “这眼神,怎么那么熟悉?”秦洛在心里暗自想道。

    “好的。”秦洛答应着。

    “你爷爷的身体还好吧?”闻人霆指了指沙发,示意大家坐下来说话。

    “还好。”秦洛恭敬的回答道。心里却在琢磨着,如何把自己的目地给讲出来。

    “嗯。是啊。我这问的不是废话吗?秦老哥深懂养生之道,连我现在每天打的这套《小太极》都是他教的。他的身体怎么可能不好?”闻人霆老爷子呵呵大笑着说道。

    其它人也跟着笑,秦洛因为心里装着事儿,笑的很勉强。

    闻人霆看着秦洛,一脸缅怀地说道:“秦洛,我们闻人家欠着你们秦家的恩啊。当年,正是我闻人家和白家在商业上纠缠最危急的时候。我却在那个时候突然间病倒。如果不是你爷爷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恐怕闻人家早就被白家吞并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当时正好闻人照的父亲闻人机和你父亲秦枫两人都是新婚,两家的媳妇还都没有身孕。我就对你爷爷说,闻人家若有女,必为秦氏之妻。若有子,必任其差遣。”

    听到闻人霆当初许下的誓言,闻人照的俏脸吓地煞白。

    若有子,必任其差遣?

    “前些日子我还在计算着,这约期时间也要到了。秦家也应该来人了吧。难道要让我们女方先过去提亲?我们就算不在乎面子,可是这还是和咱们华夏国的礼数相冲嘛。”

    “今天,你总算是来了。可惜,牧月不在,不然的话,你们可以先见见。”

    牧月?闻人牧月?

    秦洛想,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末婚妻?

    名字听起来倒是不错,可是,秦洛知道,越是有毒的东西,表面上看起来越是完美。譬如罗玉凤,名字也不错,可是那张脸却惨不忍睹。

    情不自禁的,秦洛的脑海里浮现出凤姐的那张末进化完全的脸———

    “爷爷,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来那老土的指腹为婚这一套?姐姐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闻人照终于忍不住了,出声辩解着说道。

    他可不愿意让自己家的人和这个穷酸小子扯上什么关系,第一眼看到,他就对秦洛很是不爽。

    “闭嘴。”闻人霆喝骂道。“你懂得些什么?闻人家以诚信经商,什么时候说过反悔的话?这个家什么时候又轮到你出来说话了?给我出去。”

    “爷爷,你不能把姐姐往火坑里推啊。你看看他,哪一点儿配得上姐姐?在姐姐的追求者中随便挑一个,也比他强上百倍千倍吧?”闻人照很气愤的嚷嚷道,连闻人霆老爷子的威严也不惧怕了。看来他们姐弟的关系还非常的不错。

    呃——-自己竟然成了火坑?

    “我自有分寸。水伯,把他给我带下去。”闻人霆老爷子拍着桌子说道。

    “是。老爷。”小伯答应着,走过去拉着闻人照离开。

    “爷爷,你不能为了自己报恩就葬送了姐姐的幸福。他根本就配不上姐姐——-”

    被拖出去老远,闻人照还在不满的吆喝着。

    “被我宠坏了。秦洛不要在意。”闻人霆老爷子歉意地说道。

    “没关系。看来他们姐弟的关系很不错。”秦洛说道。爷爷,我来——是有其它事的。”

    “嗯。我自然知道你是有其它事的。”闻人霆笑着说道,用眼神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这个——-可能和你们想的有点儿出入。”秦洛硬着头皮说道。

    “出入?怎么?有什么问题?”闻人霆的眉毛动了动,好像想到什么东西。

    “我不是来提亲的。”

    “嗯?”闻人霆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

    “我是来退婚的。”秦洛很艰难地说道。像是用光了他全身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