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七章、《道家十二段锦》!

第七章、《道家十二段锦》!

    看到林浣溪面若桃花,眼含秋水,一脸尴尬为难地看着自己,却端坐在哪儿不动的时候,秦洛这才明白她心里在担忧些什么。

    “这个穴位很重要。如果盲针的话,有可能碰到股动和静脉。我也不是很有把握。”秦洛解释着说道。

    “你会盲针?”林浣溪一脸错愕。

    她是医院学的老师,虽然教的是人体免疫学,可是对中医的一些基本知识还是略知一二的。

    所谓盲针,自然是指蒙着眼睛去扎针。对扎针技巧、力度、穴位的掌握可以说是炉火纯青。

    在中医界,懂得盲针技巧者不足十人。而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年纪轻轻足以做她弟弟的小男人,竟然就掌握了这门技巧?

    “在我们家,如果不能盲针,是没办法出师的。”秦洛笑着解释道。心里不无为自己家族自豪的想法。

    林浣溪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看着秦洛,心想,人家是真正的中医大师。如果自己再这么腥腥作态,不是对别人医德的侮辱吗?

    再说,他的眼神坦诚,也不像是那种以占女人便宜为荣的猥琐男。让他帮忙针灸一下又如何?

    林浣溪也实在是受够了她自己的性格。明明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却没办法改变。

    因为她的性格使然,在学校里她几乎没有任何朋友。

    男人,她不愿意靠近。

    女人,又不愿意和她接近。

    她像是一只独自飞翔的孤鸟,有时候也会觉得落莫无依。

    “能不能等等。我换件衣服。”林浣溪红着脸说道。

    “换衣服?”秦洛打量着林浣溪身上穿的丝绸睡衣,说道:“不用换了吧。这身衣服挺合适的。我们做起事来也方便。”

    “——-还是换一身衣服吧。”林浣溪的脸都快能拧出水了。

    她怎么也不好意思告诉秦洛,刚才洗澡的时候,听到外面有敲门声,都没有来得及穿底*裤,就披着睡衣出来了。

    睡衣虽然轻薄如纱,可是长度还是足够的。外人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可是如果让他针灸大腿根部,那就要露陷了。

    秦洛也不知道林浣溪为何如此坚持,见她再次提出来要换衣服,就点头说道:“换衣服也行。不过我建议,你最好还是穿裙子。这样方便我用针。如果穿长裤的话,可能不太方便。”

    “好的。”林浣溪答应着。偷偷从柜子里取了干净的内衣内裤,跑到沐浴间换更换。

    等到林浣溪再次从沐浴间里走出来,秦洛看到她身上还穿着刚才的紫色睡衣。

    如果说有所改变的话,就是胸口加了一件内衣,将那刚才没有约束的丰满给束缚住了。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惊心动魄,其它的没有什么变化。

    “你不是说要换衣服吗?”秦洛问道。

    “——-换过了。我们还是开始吧。”林浣溪不知道如何回答秦洛的问题。只好板着脸扮作‘厌男症’发作时的表情。

    不得不说,这是很好的伪装方式。

    “好的。”秦洛说着,然后抽出毫针消毒,伸手提起了林浣溪的睡衣下摆。

    说实话,每个人心灵深处都会有强烈的破坏欲望。

    无论是剥玉米、还是剥女人的衣服,都能够从中得到一种另类的快感。这也是为什么夫妻之间吵架喜欢砸东西或者有些人生气喜欢撕纸的原因。

    男人生来好象就爱看女人穿裙子,不是看裙子本身,而是看腿。这不是变态不变态的问题,这是一个事实的问题。匀称而不显肉感的大腿,是萎靡男人的一针强心剂。

    无论是国产影片、还是好莱坞大片,在导演想要插进情色剧情时,只需要让女人躺在床上或者沙发上、轻咬嘴唇,对着男人抬一抬大腿,那男人就立即双眼放光,迫不及待地从大腿向其他部位进发。

    知道《色诫》里面的梁朝伟为何会对汤唯大玩SM吗?因为那一天汤唯穿的是旗袍,露出了半截性感修长的美腿。

    如果汤唯那天穿的是牛仔裤,估计阿伟哥就没这兴致了。脱半天还扯不下来,把人的耐性都磨光了。

    好吧,我承认,之所以写这么多女人大腿的原因是———秦洛同学有反应了。我得为他的这种不良行为找个借口。

    善他个哉的,这种事儿实在是出乎秦洛的意料之外。

    在他掀睡衣下摆的时候,他是本着治病救人的慈悲心怀。

    可是,当他把衣服提起来,看到林浣溪那丰歆性感的长腿后,他的心思就乱了。

    心跳的厉害,必然导致捏针的手会发抖。

    手发抖,必然会导致扎错位置。或者力道失误。

    林浣溪为了不让自己难堪,就闭上了眼眸,身体微微后仰地躺在枕头上面。

    也正是因为她这个动作实在是太撂人了,是秦洛这个小处男所不能承受之美———所以,秦洛才会出现心神失守的现象。

    她等待了一会儿,发现秦洛仍然没有动手扎针的意思,不由得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秦洛连忙摇头。“我们开始吧。”

    秦洛施展开《道家十二段锦》中的守心决,静思息虑,神不外驰,平息自己心头的杂念以及心跳的速度。

    出针、微旋、收针,一气呵成。

    “好了。”秦洛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看来,在医道一途,自己还有很多坎需要跨过。

    譬如情*欲一关,就不是自己能够坦然面对的——-

    也许,因为自己还是处男的原因吧。

    秦洛想道,书籍上记载,处男才是最容易动情的。如果自己能够阅美无数,见多了女人的胸部和大腿,是不是就不会遇到今天这种无法自持的事情了?

    林浣溪把睡衣拉下去遮住大腿,红着脸说道:“谢谢。”

    虽然她已经被林清源称为‘剩女’,可是还真没有遇到过这么暧昧难堪的事情。甚至,她都没有和男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了。

    秦洛的手指尖无意间触摸到她的肌肤,让她的身体都跟着颤抖。

    “不客气。”秦洛说道。“以后,每天晚上针灸一次。连续针灸一个星期。”

    林浣溪刚刚恢复正常的脸色又唰地一下子嫣红如血,问道:“连续针灸一个星期?”

    “是啊。肝经不通,郁气不除,你的病就难以痊愈。”秦洛说道。

    怒伤肝。肝气郁结,则火气旺盛。

    如果林浣溪仍然容易动怒的话,想要她像正常人一样和男人相处,仍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

    秦洛每天清晨都有晨练的习惯,当他穿着运动装跑下楼时,林清源老爷子已经在院子里打太极。

    “秦洛,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看到秦洛出来,林老爷子惊讶的问道。

    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能够在早晨六七点的时候起床?

    “出来锻炼锻炼。都习惯了。”秦洛笑着说道。也在林清源的旁边摆起了《道家十二段锦》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的姿势。

    《道家十二段锦》是道家养生绝学,是机缘巧合之下,一个游方道士送给秦洛的。同时附赠的还有一本书体发黄破旧的《引体术》。

    当时秦洛还以为这是路边摊上卖的那种十块钱一本的盗版货,可是当极其懂得养生之术的秦洛的爷爷秦铮拿去研究了一番后,便开始每天逼迫秦洛修习这两本书里面的内容。

    秦洛知道,如果不是因为《道家十二段锦》筑基,以《引体术》健体,以秦洛天生阳脉的体质,怕是早就死于阳火旺盛的焚烧之下了。

    那个老道人算是秦洛的救命恩师了,可惜,多年以后,秦洛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

    “唉。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还真是越来越少了。咱们老祖宗的宝贝啊,都被他们给丢干净喽。”林清源双手不断的划着圆圈,感叹着说道。“早睡早起,每天打两圈太极。不比那什么健身俱乐部跆拳道的好?”

    “可能,他们更加喜欢那种刺激一些的生活方式吧。”秦洛笑着说道。

    他倒是不会对别人的生活方式多加指责,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勉强不得。

    自己觉得好的,别人不见得会觉得好。或者是修习道家心法的缘故,秦洛为人为事最是讲究顺其自然。

    “咦。秦洛,你这是在做什么?”林清源见到秦洛两手掌掩在两耳处,食指叠于中指之上随即用力滑下,弹在后脑上,状如击鼓,忍不住出声问道。

    这种训练方式,简直是闻所末闻。

    “林爷爷。这是我自己的锻炼方式。”秦洛笑着说道。

    “叫什么名字?好用吗?”林清源好奇地问道。

    “叫做《道家十二段锦》。我觉得还行。”秦洛谦虚地说道。其实《道家十二段锦》有健身益寿,抗老防衰之功效。

    “和太极拳相比呢?”

    “各有千秋吧。”秦洛回答道。两者都是道家心法,甚至还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那咱们比比?”林清源来了兴致,激动地说道。

    秦洛摇头,说道:“还是不要了。”

    想起秦洛的身体,林清源比试的心情也淡了下来。心想,自己侵淫太极数十年,还是不要让小辈难堪了。

    “不比就不比吧。我也有点儿累了。”林清源为了给秦洛找台阶下,说道:“我正好今天休息。我这老头子陪你出去逛逛吧。正好可以帮你买两身衣服。”

    “还是我去吧。你哪里懂得买什么衣服?”林浣溪站在二楼的楼台说道。她已经站在楼上阳台很久了,一直在安静的看着两人锻炼。

    “好的。你去也好。女人嘛,对衣服———”

    突然,林清源仰起脖子看着林浣溪,一脸诧异地问道:“你去?”

    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这个宝贝孙女什么时候愿意陪着一个男人逛街了?

    (PS:借我三千越甲,我要新书榜第一。猛将兄们能否帮忙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