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六章、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

第六章、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

    第六章、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

    淡月笼纱,娉娉婷婷。有风拂过脸颊,掠起林浣溪的长发。披着秦洛帮她取来的外套,和秦洛面对面坐在阳台的藤椅上。

    她没有注视着坐在对面的秦洛,视线一直放在空中那一轮有些朦胧的昏黄月色上。

    林浣溪是极美的。眉目如画、气质清冷。可是她那双有些招人的桃花眼以及要妖娆迷人的体态,又让人觉得她芳菲妩媚,风情万种。

    艳丽而不俗气,丰腴而不臃肿。更重要的是——她比自己还大上五岁。

    这样的女人,是秦洛心中最完美的御姐形象。

    可是,她却患了那该死的恐男症。

    做为一个医生,秦洛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这个女人救出火坑,使她能够重新投入男人的怀抱。

    “大学毕业后,我被学校推荐进入哈佛医学院学习药物学和免疫学。”林浣溪突然间开口说话,打破了两人之间长久的沉默。

    “嗯。证明你一定是非常优秀的。”秦洛笑着附和。长着这样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又有着与此相匹配的智慧。这样的女人无论走到哪儿,都会是人群注视的焦点。

    这年头,二十七八岁没有结婚的女人大有人在。‘剩女’已经成了一种时尚趋势。

    可是,为什么偏偏林浣溪一直受人瞩目,被人关注?还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

    她要是长地跟凤姐似的,还会有人整天跟在屁股后面关心她有没有结婚?有没有交男朋友?

    哪个男人在凤姐八十岁的时候把她娶了,上*床的时候发现她是处女你不用惊喜,因为那是必然。更不用怀疑,那处女膜绝对是原装货,而非八十块钱买来的橡胶塑料膜。

    “刚刚去的那段时间,日子很安静。也很充实。那边的学风很浓,没有人逼迫你学习,可是你需要自己不断的努力。人像是突然间走进了一个宝库一般,每一刻都能发现惊喜。”

    然后,又是大段时间的沉默。

    林浣溪的脸忧伤而迷惑,像是灵魂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位面。回到了遥远的,或美好或痛苦的回忆。

    秦洛觉得,这个时候的林浣溪才是真实的。那个对人冷眼相待,和人说话时喜欢皱着眉头的林浣溪只是表象。

    因为疾病,而被迫戴上了一张无法摘取的面具。

    “他也很优秀吧?”秦洛小声问道。这个时候,他是要主动引导话题的。

    “他也是华夏燕京人,人在外地,原本就对乡亲的感情格外看重。而且,他很优秀。比我早一年进哈医,却已经拿到了免疫学的博士学位。他还是同乡会的会长,在留学生中极有影响力。”

    秦洛点了点头,也只有这样优秀的男人才能够配得上林浣溪。

    “对人彬彬有礼,从来都不会逾越。我们交往,他从来都没有过多的要求。甚至,一直以为,我们连手都没有牵过。也正是这样,我觉得他是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儿?”秦洛问道。

    “可是——-我太天真了。”林浣溪无力的摇头。“无意间,我看到他开车载着学校一个美国女孩儿离开。那个女人艳名远播,是学校有名的交际花。然后,我就坐车跟在他们的后面。他们还没有进屋,就在车里拥抱在一起———”

    秦洛了解的点头。“所以,从此你就开始厌恶男人?”

    “是的。我觉得他们好脏。所有的男人都好脏。那些外表看起来鲜亮正派的也是一样。”

    “那——-你觉得我呢?”秦洛的身体向后仰了仰,方便她能更容易打量自己俊俏的脸颊。

    “你———还好吧。讨厌———可是又觉得不是太讨厌——-”林浣溪看着秦洛,说出自己的感觉。

    刚刚见面时,他觉得面前这个穿着件脏兮兮地黑色长袍的男人太讨厌了。而且,他又是那么的无礼,没有得到自己的允许,就自个儿闯进来,简直比自己所有遇到的男人都要可恶一万倍。

    可是,听爷爷说他刚刚帮了一个大忙、解决了那桩引起全国轰动的婴幼儿感染事件,挽救了医院的声誉——-又能够在自己哭泣的时候,默默的送纸巾,刚刚觉得寒冷的时候,就送来衣服御寒——-

    他不像是个坏人呢。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秦洛说道:“你还年轻,总是要结婚生子的。而且,你的这种症状还会有继续恶化的现象。你现在看到男人,是不是就觉得肝火旺盛,内心有受到压迫的感觉,非常的生气,极力的想要爆发?”

    “嗯。”林浣溪点了点头。

    “确切的讲,你这是爱情恐惧症。然后进一步发展,就对所有的男人都变的厌恶恐惧。你的潜意识里会觉得,每一个接近你的男人都是有所企图。而你又不再相信爱情———所以,就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秦洛解释着说道。这已经延伸到心理学的角度。

    没办法,恐男症原本就是一种心病。心病还是需要心药来医治的。

    “那我———”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就有办法帮你治好。”秦洛自信满满地说道。他看地出来,林浣溪也不愿意再这么深陷下去了。

    只是当局者迷,她以前一直没有办法面对而已。也没有找到准确的突破口。

    只要患者愿意配合,秦洛就有八成的把握能够把她治好。

    “谢谢。”林浣溪轻声说道。

    “嗯。这已经是一个好的开始。”秦洛一语双关的说道。她能不再讨厌自己,而且愿意向一个男人道谢,就证明她在康复———

    当然,还需要其它的办法来辅助治疗。

    “那我现在要怎么办?”林浣溪问道。

    “你的这个病持续时间太久了,因为经常发怒,所以肝气郁结的非常严重。首先,我要帮你疏通肝经。”秦洛说道。“如果能够时刻保持愉悦的心情,这种症状就会自然减轻。肝经不通,以后还会旧病复发。”

    “怎么疏通?”林浣溪问道。

    “针灸。”秦洛说话的时候,再一次从口袋里取出那个银色的铁盒子。

    “针灸?”

    “是的。针大敦、行间、足五里三穴。”秦洛说道。

    “是现在吗?”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秦洛无所谓的耸耸肩。

    “那好吧。麻烦你了。”林浣溪说道。任谁在知道自己的疾病有办法医治的时候,都忍不住想快些解脱。

    即便被称为‘冰山女神’的林浣溪也不例上,眼里能流露出渴望的神情。

    秦洛扫了眼四周,说道:“我们还是回房间里吧。外面风大,针灸后不能吹风。”

    “好的。”林浣溪听话的站起来,跟着秦洛走进了自己的闺房。

    “坐在床上。”秦洛说道。

    林浣溪看了秦洛一眼,还是依言坐在了自己的大床上。用手扯了扯身上睡衣的下摆。因为她这么一坐下来,就将衣服向上提,露出大截雪白雪白的大腿。

    “有没有消毒酒精?”秦洛问道。视线无意间扫到林浣溪的大腿,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

    “在柜子的急救箱里。”林浣溪说道。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她被秦洛灼灼的眼神看的很不自在。

    秦洛找到急救药箱,用酒精把银针消了毒后,然后持针蹲在林浣溪的小腿边。然后伸手去触摸她的纤细如金莲般的小脚。

    “啊。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林浣溪愤怒的叫道,想把自己的脚从秦洛的手里抽回去。

    她真是太生气了。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如此鲁莽。

    “你是中医院的老师,不会不知道大敦、行间两穴的位置吧?”秦洛笑着问道。

    林浣溪自然是知道的。大敦穴在足趾末节外侧,距趾甲角0.1寸,行间在足背,当第二、二趾间,趾蹼缘的后方赤白肉际处。

    也就是说,自己从末被男人触摸过的双脚要任由他捏在手里把玩?

    “我是医生。医生是没有性别的。”秦洛又一次抛出这句骗死人不偿命的鬼话。

    林浣溪看着秦洛那双严肃、真挚的眼睛,犹豫了一番后,没有再挣扎。任由自己的小脚被他那双漂亮的近乎是女人的手给握在手心。

    脚是女人的第二张脸,真正有品位的男人,品味女人是自下而上、从脚到头的。

    所谓极品美足,应该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轮廓要分明、外型要修长、线条要流畅、色泽要柔嫩、脚趾要有序、味道要清馨。

    能够满足其中三条以上者,便是万中挑一。如果能够全部满足,那就是有恋足癖男人的顶级玩物。

    林浣溪的脚,便属于极品美足的类型。

    “是不是可以开始了?”林浣溪看到秦洛捧着自己的脚一脸欣喜的看着,却没有动手针灸的意思。

    心里得到了一种奇异的满足。但是,女人的矜持还是让她微微的抽*动了一下,提醒秦洛可以开始了。

    “嗯。我刚才在寻找穴位。”秦洛敷衍着说道。

    好在林浣溪还算给他面子,没有当众揭穿秦洛的谎言。

    当秦洛收拾起心情,成为一个医生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认真、专业、干净利落。精准认穴、快速出针,豪不拖泥带水。动作美的让人心眩。

    她不是第一次的看到别人扎针,但是还从来没有见过比他用针更加好看的。

    林浣溪想,这样的男人,如果愿意的话,应该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

    秦洛松开林浣溪的玉足,说道:“把睡衣往上拉一拉吧。我们针足五里。”

    足五里,在大腿内侧,当气冲直下3寸,大腿根部,耻骨结节的下方,长收肌的外缘。

    也就是说,要把大腿岔开给他看?

    林浣溪一脸为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PS:每天都能在书评区看到熟悉的面孔。那种感觉很幸福。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谢谢!!!也欢迎新朋友的加入,希望老柳不会让你们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