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五章、恐男症!
    “林爷爷,这个———这种事儿还是要看缘分吧?我觉得——-林姐这么优秀,又这么漂亮,一定会有很多喜欢她的男人。而且,她也不见得会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呵呵——-”秦洛一脸僵硬的笑,脸上的肌肉都快要抽筋了。

    第一次给人发好人卡,这种感觉还真不好受。

    啪!

    正低头吃饭的林浣溪没想到战火会引到自己身上,把手上的筷子拍到桌子上,说道:“爷爷,你说些什么呢?谁愿意嫁给他了?”

    林浣溪细润如脂的脸上布满了红润,风流蕴藉的眸子盛满了怒意。生气的御姐更是美艳不可方物。

    “浣溪,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要考虑这个问题了。”林清源语重心长地劝说着。

    “你们吃吧。我饱了。”林浣溪放下筷子,站起身向楼上走去。

    看着林浣溪的背影在楼梯口消失,秦洛和林清源相视苦笑。

    “唉。秦洛,我真不是开玩笑。如果你们有意的话,我是真要撮合。可是浣溪她—-”林清源重重地叹息,不知道是在担心孙女的婚事,还是惋惜孙女拒绝了自己的好意。

    “林爷爷,你也不要担心。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只有男人愁娶,哪有女人愁嫁啊?”秦洛笑着安慰着说道。

    “不愁?秦洛,我能不愁吗?浣溪都二十七了。再过三年就要迈三十的坎。用报纸上那个很流行的词语叫什么?——对。剩女。像她这么大的女孩子,有几个还没结婚的?”

    “可是直到现在,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我给她介绍我们院的医生,她不同意。她在学校里也有很多人追求,可是她一个都不答应。学校的学生还给她取了个难听的外号。叫什么‘冰山教师’。这不是乱弹琴嘛?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她的婚事了。”

    秦洛一脸苦笑。难怪这老头儿第一天见面,就开始向自己推销他的孙女。感情是怕自己的孙女做‘剩女’。

    秦洛考虑了一番,还是坦白说道:“林爷爷,我怀疑林姐有病。”

    “有病?”林清源的眉头挑了挑。

    “嗯。心理疾病。”秦洛偷偷朝楼梯口瞄了一眼,他怕那个冰山女人去而复返。

    “难道她—-喜欢女人?”林清源小声问道。

    “这——应该不是吧。我是说,她得的是一种心理疾病。这种疾病会导致患者厌恶男人。甚至不愿意和男人有任何方面的接触。在医学上,它有一个学名,叫做恐男症。”秦洛解释着说道。

    秦洛从林浣溪看到他时的厌恶眼神中就有此猜测,自己一白白嫩嫩的大好萝卜,即便见到时不花痴尖叫,但是也不应该用那种态度来对待自己啊。

    听到林清源的倾诉后,秦洛更加确定这种事实。

    可是,秦洛和林浣溪是初次接触,对她的过往并不了解。所以,她到底是不是这种病症,秦洛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恐男症,英文解释叫做:androphobia。指的是对男性或男性气质的恐惧。

    几乎每个患者都有自己的一段经历背景,但总的说来都与早年特别是青春期时期的性意识萌动有关系。

    或许是处于青春期时见到了一些令人恶心的男性、或者是从影片中看到男性暴力粗俗的一面。还有可能是经过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和恋爱。

    具体是什么原因,要和患者经过接触后才能清楚。

    “恐男症?那你能治好浣溪吗?”林清源握着秦洛的手,担心地问道。

    “我试试吧。”秦洛说道。

    “秦洛,那拜托你了。你帮帮浣溪吧。”林清源恳切地说道。

    吃过饭后,秦洛让保姆特意下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然后他亲自端着那碗面站在了林浣溪的房间门口,轻轻叩响了房门。

    林浣溪拉开房间门,见到站在门口的是秦洛,冷冰冰地问道:“你来干什么?”

    “知道你晚上没有吃东西。我给你送碗面过来。”秦洛笑着说道。把碗里热气腾腾的鸡蛋面递了过去。

    “不吃。”说着,林浣溪就要关门。

    啪!

    秦洛猛然出手按在门板上,阻止了林浣溪关门的动作。

    “说实话,以你对我的恶劣态度,你不吃,我会很开心。因为这样可以让我有种报复的快感。”秦洛冷笑着说道。

    “可是,看在林爷爷的份上,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必须要过来帮你一次。”

    “帮我?你凭什么帮我?我有什么需要你帮的?”林浣溪冷冰冰的问道。双手情不自禁的将对襟的睡衣给向中间拉拢。

    她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湿淋淋的搭在肩上。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丝绸睡衣。虽然那暗红的花纹将嫩滑如细雪的大半肌肤给遮掩住了,可是那细长如天鹅的脖颈,性感的锁骨以及肉*弹十足的酥胸,还是让人想入非非。

    正人君子秦洛在大义凛然的说出来拯救这只迷途小羔羊的那话时,眼睛还很不老实的偷偷瞄了一眼、两眼——-好几眼。

    当然,这样的情景落在林浣溪的眼里,更是让他对秦洛厌恶了几分。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有病。”秦洛说道。

    “你才有病。”

    “你真有病。”

    “你才真有病。出去。我要关门了。”林浣溪火大了。这男人脑子进水了吗?

    大半夜的端着碗面跑到别人的房间,却告诉别人有病。他有病还差不多。

    “我是说,你有心理疾病。”秦洛郁闷地解释道。

    “你才心里有病。你全身都有病。走开。我要关门。”林浣溪伸手要推开秦洛,却被秦洛一把抓住了嫩藕般的皓腕。

    秦洛懒得和这女人客气了,拉着她的手臂就进了房间。然后反腿一脚,就把房间门给关上了。

    “你想干什么?”林浣溪有些惊慌地问道。这个男人——-好像发怒了。

    哐!

    秦洛把面碗丢在林浣溪的梳妆台上,厉声说道:“我来给你治病。做为一个医学老师,难道你没发现自己的心理疾病吗?二十七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难道你觉得这是正常的吗?”

    “我只是没有找过自己喜欢的人而已。这和你有什么关系?用得着你管?”

    “你不是没有找到喜欢的人。而是从骨子里讨厌男人。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

    “你———”

    “你还要否认?你觉得你现在是正常的吗?不要忘记了。我也是医生。而且,我刚刚帮助林爷爷处理过一桩严重的医疗事故。我的医术比一些所谓的专家还要强上一点儿。”秦洛说道。

    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在美女面前自卖自夸,而是他要建立患者对自己的信心。

    如果患者对一个医生没有信心的话,她们宁愿独自面对病魔或者说让它烂在肚子里也不会讲出来。

    讲出来你又治不好,我何必自爆其丑?

    华夏人的思维还不够开放,在他们看来,生病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所以,华夏人定期体验的人数居于世界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末位。

    因为他们怕检查出来自己有病。他们怕丢人。

    当然,更多人是因为承担不起那沉重的医疗费用。

    林浣溪呆呆的看着秦洛,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她知道自己的问题,她知道自己心理有一道无法抹灭的痕。可是,难道她就要这么赤裸裸的在这个陌生人面前剖露自己?和这样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男人坦诚相对?

    “做为你的主治医生,我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秦洛柔声说道。态度不再是刚才那般的咄咄逼人。

    “我——-”林浣溪想说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秦洛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他好不容易才以强硬的手段打破这个女人的防备。等到她再次恢复过来,想要让她开口的话,那就更加的困难了。

    “他是谁?”秦洛试探性地问道。

    这已经涉及到心理学知识了。平时秦洛就对这一块儿很感兴趣,什么《爱上双人舞》、《变态心理学与心理治疗》、《神经心理测评》等等之类的书都有涉猎。现在用来,也并不觉得生疏。

    “管绪。”情不自禁的,林浣溪就掉进了秦洛设下的语言陷阱。

    “能讲讲他的故事吗?”秦洛问道。

    林浣溪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露出了破绽,警惕地看着秦洛,尖声问道:“你到底想知道些什么?”

    “需要一个理由。需要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开始厌恶男人的理由。难道你想一直这么持续下去?让家人这么的担心下去?还有,这种症状会越来越严重。现在你讨厌的只是陌生男人,以后,或许连你爷爷也不能接近你了。”

    “那个时候,你要怎么办?一个人生活?和自己的所有亲人朋友都断绝关系?”秦洛恐吓着说道。

    在秦洛的攻势下,林浣溪心里的防备终于决堤,蹲在地上抱着身体痛哭出声。

    她压抑的实在是太久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