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四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四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或许是男人骨子里的劣根性,或许是秦洛内心深处的御姐情结发挥了作用,又或者骨子里的骄傲受到了打击,还有可能——-反正秦洛觉得今天一定要进入这道门。

    于是,在冰山女一脸惊讶的表情下,秦洛掏出钥匙自个儿打开了铁门。

    “你怎么有我家的钥匙?”冰山女冷冰冰地问道。

    “你爷爷给的。”秦洛笑着说道。

    “他为什么给你钥匙?你是谁?”

    “我说过,我叫秦洛。至于他为什么要给我钥匙,这个我就不清楚了。”秦洛说着,就往里屋走去。

    “站住。再敢进来,我就要报警了。”女人喝斥道。

    “随你。不过在报警前,最好先给你爷爷打个电话。”秦洛无所谓的耸耸肩膀,穿着一件黑色长袍的他还真有些风流倜傥的味道。

    “你——-等着。”冰山女凶狠地瞪了秦洛一眼,然后快步向大厅跑去。

    显然,她要打电话给爷爷询问情况。

    按照华夏老年人的经验来讲,胸大屁股圆的女人一定可以生男娃。

    秦洛看着冰山御姐扭着厚实性感的臀部进屋,心想,还真是做老婆的人选。

    秦洛走进大厅的时候,冰山女正握着手机和林清源通电话。

    好像得到的结果并不是很满意,脸上的寒霜更加的深厚。盯着秦洛的眸子都能够把人割掉一层皮。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秦洛笑着说道。“我的房间在哪儿?”

    “自己找。”

    “我要是不小心走错房间,看到一些不应该看的东西呢?”秦洛笑眯眯地问。

    “那我就把你的眼睛挖了。”冰山女气愤地说道。“二楼。最左边的房间。”

    “谢谢。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找错房间了。”

    冰山女狠狠地剜了秦洛一眼,就向外面走去。

    秦洛看着冰山女的背影,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女人,有病!

    在二楼找到自己的房间后,秦洛便急切的脱了衣服钻进了卫生间。

    正在往身上擦沐浴露时,才想起了一件麻烦事儿:他没有换洗的衣服。

    身上的黑袍肯定不能穿了。因为昨天救人时出了太多的汗,衣服都被熏湿了,上面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可是,他这次出门没有带行李,连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总不能围着条毛巾就出去吧?

    开玩笑,他不是个随便的人!

    匆匆忙忙地冲掉身上的泡沫,秦洛便跑出去翻箱倒柜,寻找可以遮体的东西。

    幸运的是,秦洛在衣柜里发现了一套浴袍。

    不幸的是,浴袍是女款的。

    粉红色的宽大浴袍,丝绸面料,上面还有细碎的花纹。秦洛穿上去之后,还会露点。

    秦洛明白了,那个冰山女不安好心,把他送进了女宾房。他因为身上黏稠,急着要洗澡,都没有仔细的检查。

    这可怎么办?

    这件浴袍是肯定不能穿的。不然,这件事儿流传出去,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不穿的话,难道要光着身子走出去?

    秦洛跑到窗台,想让冰山女帮忙找件衣服过来裹体。没想到她已经不在院子里了。

    没办法,秦洛只能扯了条浴巾遮住身体的重要部位。悄悄的打开一个门缝,见到走廊里没有人后,撒腿就向外面跑去。

    他要找到林清源的房间,去借件衣服先用着。

    秦洛光着屁股跑到一半的时候,后面响起开门的声音。

    一回头,就看到冰山女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你想干什么?”冰山女冷冰冰的问道。

    “我没干什么。”秦洛苦着脸说道。

    “那你现在是干什么?”

    “我——-找衣服。”

    冰山女撇了撇嘴,冷冷的讥诮道:“没想到,你还有裸*奔的癖好。”

    秦洛怒了,心想,我落到这般境地,还不是你暗地里搞的鬼。

    他佯装要解掉跨间毛巾的样子,一脸坏笑地说道:“嘿嘿。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就便宜你了。”

    按道理讲,女人在遇到男人耍流氓的时候都会面红耳赤,一边捂着脸透过手指缝隙偷看几眼,一边娇嗔着说道‘讨厌,你讨厌啦’,然后落慌而逃。

    可是,这女人的反应却出乎秦洛的意料之外。

    她就那么双手环胸一脸冷傲的站着,漂亮的大眼睛冷漠的看着秦洛,一幅———很是期待的样子。

    “怎么?不敢脱?”冰山女冷笑着说道。

    “你———你流氓。”秦洛像是一个遭遇凌*辱的小媳妇一般,很委屈地骂道。

    然后两手抓着毛巾两端,遮住前面的重要部位,又光着屁屁跑回自己的房间。

    一头扑倒在床上,秦洛抱着枕头埋头痛哭——-

    太欺负人了!

    哭久了,就累了。

    累了,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洛睡地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门口有敲门的声音。

    秦洛大怒,骂道:“这个女人,还真当我不敢脱吗?我是男人,难道还会吃亏了不成?”

    越想越气,秦洛光着身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这一次,他连毛巾都没有遮。直接就冲过去拉开了房间门。

    “你真当我不敢脱———林爷爷?”

    林清源站在门口,看着赤身裸*体的秦洛,眼睛瞪地老大,嘴巴张开又合上。思考了半天,竟然忘记了自己过来的目地。

    “秦洛,你这———-”

    啪!

    秦洛一把关上了房门,急冲冲地跑去找毛巾。

    当秦洛再次站在林清源面前的时候,腰上又多了一条白毛巾。一脸尴尬地笑着,说道:“林爷爷,抱歉。我刚才在洗澡。”

    “洗澡?”

    “是啊。洗完澡后,发现没有换穿的衣服。”秦洛解释着说道。总不能让林老爷子也把自己当成露-阴-癖。

    “哦。这倒是我疏忽了。”林清源说道。“你等等。浣溪给我买了套运动装,我还没穿过呢。我给你拿过来。你先将就穿着。”

    “浣溪?”

    “我孙女啊。你们没见过?”

    “哦。见过。”秦洛点头。

    “好了。我去给你取衣服。换过衣服后,就下楼吃饭。”林清源笑着说道。

    秦洛的身材和林清源差不多高大,所以,穿他的衣服也不会觉得不合适。

    只是,第一次穿这种NIKE的运动装,秦洛觉得有点儿不太适应。

    来到一楼,林清源和冰山女已经等在餐厅了。还有一个小保姆正在忙着送上饭菜。秦洛刚才来的时候没有见到她,可能出去买菜去了。

    “秦洛,过来坐。咱们爷俩喝口白的?”林清源一边摆杯子,一边对着秦洛笑道。

    “林爷爷,我不能喝酒。”秦洛苦笑着摇头。

    “不能喝酒?到我们北方来,怎么可以不喝酒?我们北方的男人可都是用碗喝的。今天我也不逼你,咱们一人三小杯。年纪大了,我也不敢多喝。”林清源不乐意地说道。

    北方的男人大多善饮,而且酒量不差。如果来了客人,更是频频劝饮。

    “林爷爷,我真不能喝酒。滴酒不能沾。”秦洛苦着脸说道。

    “怎么?”

    “我的身体不太好。”秦洛脸色黯然的说道。

    “那个病——-还没治好?”林清源脸色凝重地问道。

    “嗯。”秦洛点头。

    “你爷爷的医术那么高明,也不能治好你?”林清源看着秦洛苍白的肤色,问道。现在他才明白,为何秦洛的身体看起来如此虚弱了。

    “这个病,是要靠机缘的———”

    “唉。算了。我也不喝了。咱们爷孙俩就喝几杯饮料吧。李嫂,给我们开瓶雪碧吧。”林清源说道。

    坐在椅子上的林浣溪虽然脸上面无表情,却在暗中偷听两人的对话。听到秦洛带病在身,心里反而对他有点儿同情。

    林清源拉着秦洛坐下,问道:“你说要来燕京退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是啊。”秦洛点头说道。“我这身体———又何必害了别人?再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来指腹为婚这一套,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我和那女孩儿根本都没见过面,自然也不会有感情基础的。”

    “唉。说的也是。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喜欢被人勉强。不过,秦洛啊,我可是很看重你的。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又有这么高明的医术,不愁找不到媳妇。”

    “林爷爷,你过奖了。”秦洛谦虚地说道。

    “没有过奖。”林清源指着坐在他对面的林浣溪,问道:“你觉得我孙女怎么样?”

    “啊?不错。”秦洛敷衍地答道。他总不能说人家的孙女是个‘性冷淡’吧?虽然事实就是如此。

    “你觉得不错?”

    “是不错。林姐姐很漂亮啊。”秦洛硬着头皮回答道。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如果你同意,我就愿意把孙女嫁给你。”林清源一脸郑重地说道。好像他孙女是滞销品,他急着要把她给推销出去一般。

    “————”秦洛一脸错愕。他没想到林清源竟然会主动提起这事儿。

    他刚才还夸人家的孙女不错,现在拒绝的话,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PS:大家伙儿帮忙点下红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