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转生仙途之追寻 > 第四四九章 失踪的丹师

第四四九章 失踪的丹师

    少了点疑虑的夜月,最后还是答应一起深入。

    虽然从一堆手紥、书籍中,找到不少与一线峡相关的资料,可资料再多,难保没有细微误差,说不准,就是会因为这些细微误差,让自己陷入不必要的险境。

    再说,有熟悉一线峡的地头蛇带路,帮着避开危险及麻烦,又怎么不好?

    几天过去,看起来似乎走了不少弯路,可有褚明、周九钱、池益三人带路,一路上顶多就只是出点小麻烦,比如说,避开有殭尸出没的竹林,却意外地惊扰到路径上的毒蜂窝,被密密麻麻得让人发毛的毒蜂群追着跑。绕过名为金花的妖蛇地盘,却得从熊妖地盘通过,不得不跟那些臭死人的熊妖打上一架,诸如此类。

    愈是往深处推进,动手的次数跟着变多,四人默契随着时间升高,或许是多了相处,池益没了先前的沉默,周九钱脾气也不再爆躁、看夜月不顺眼。

    三人的话开始变得更多,夜月这才进而知晓,几年前三人在意外发现一座无人发现的小洞府,里面有具不知死了多久的无名尸,并在无名尸身上得到一张兽皮,及一块像是身份证明的玉石。

    “兽皮上的怪图,瞧着就好像一线峡的某处,一时兴起便来探探,事后证明,这就是张地图。”

    “不过当时,我们修为都不高,就算有地图,也很难走到那里去。这事就这么放着,现在修为高了,谁知还是一样走不到那里。”褚明有些无奈地挠着头说。

    周九钱对褚明的说法,不以为然,“大哥,我们上回只是准备不周。”

    不同池益的认同,褚明摇头说:“准备不周只是一个可能,说到底,还是我们兄弟实力不足难以再深入。”

    打量着那张兽皮,“对于上面标注的地方,你们怎么想的?为了这么张地图冒险,值得吗?”她问。

    她还是弄不懂,凭着一张兽皮,他们究竟想寻的什么?目标到底又是什么?

    “哈,就知道妳没注意。”褚明将那块玉石又一次拿了出来,“这是身份令牌,这花纹看到没有?跟兽皮上标注地点的花纹一样。”

    这一解释,夜月有些理解了,“你是说,这个地方,很可能是某个宗门或家族的遗迹?”

    “没错!”三人同时给了个肯定的答案。

    周九钱一脸向往,“要真是什么宗门的遗迹就好了,一线峡有着各种传闻,就是没一条传说与宗门、家族搭上边的,所以我们猜测,说不定还是上古遗迹,才会没半点记录流传下来罢了。”

    池益:“不过也不是没有疑点,我们发现的尸体,若是上古时期留下来的,应该也早成风化成尘土,可那尸体实际死亡时间不长,顶多就是几十年、上百年。”

    “还是得实际探索才知道究竟是什么,希望这次我们能顺利找到兽皮上的地方。”褚明说。

    进入一线峡半个月,终于来到传说有阴梨草生长的区域,再有半天多点的路程,便要进入那边没有传闻与记录的范围。

    “或许就是因为生长的特殊需求,灵药的名字,才会带了个阴字,当然,实际上它的属性也是阴冷。”目光游移不定的夜月,心不在焉地解说阴梨草的特性。

    “会以阴梨草入药的丹方不多,因为阴梨草非阴寒煞气不长,其药性自然含着强烈的阴寒,极容易破坏丹药的稳定,也因为如此,有这样特性的阴梨草反而是某些丹方里难以取代的灵药。”

    跟在她身后的三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发现这里有阴梨草的是他三人,认识阴梨草,也只是因为平日留下的印象,后因采摘受挫,不由上心,事后又刻意了解,这才比旁人多知道了点,但也仅晓得它是某些丹方的用药,且还不与修为实力挂勾,价钱不错却非易卖的灵药,如此,当初非采摘下不可的心思就这么渐失,不再记挂心上。

    可前面这个年轻得过份的女子,介绍、解说起阴梨草,却有如信手拈来,如数家珍。

    “她懂得真多,难不成真只的是进来找阴梨草的?”周九钱咋舌地对着自己的兄弟说。

    在池益悄悄撞周九钱手肘,暗示他别多话的同时,褚明两眼一亮。

    “小夜,妳对这阴梨草如此清楚,该不会刚好是个……丹师?”褚明急问。

    见夜月回头微笑却不反驳,答案是什么还用再猜吗?褚明神色顿时大喜,扔下身边的兄弟,快步上前。

    “没想到小夜竟会是名丹师,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语气开心中带着一丝尊敬,“能识得一名丹师,是我三兄弟最大的幸运。”

    随后,不好意思地挠着头,问:“不知小夜是哪个阶级的丹师?”

    褚明脑中数个念头转动,暗忖,就算对方还只是个小丹师也不打紧,毕竟,年纪轻轻能进阶金丹初期,足以证明对方天赋的妖孽,或许与背后支持的宗门、家族脱不了关系,可无天分,就算再多的修练资源,也无法在短短的时间内,堆出金丹的修为。

    再者,丹师的身份能轻易取得吗?认识的哪个丹师,不是荒废了自身修为成就自身丹道?她却能不荒废自身修为,又具有丹师身份,就算眼下只是个小丹师,也难保日后不会在丹师一道上大放光明。

    修炼有天赋,又是个有前途的丹师,现在有机会不交好,日后人家有名有望时也未必会甩你。

    这个道理,周九钱、池益也懂得很,态度上立马变得极为客气,周九钱还为前几日的举动道歉。

    只是,恭维了老半天,三人还是没摸清楚夜月到底是哪个阶级的丹师,可这么好的机会,又怎可轻易放过?

    褚明:“哈哈,老褚厚着脸皮说了,日后若是有需要,还请小夜多多帮忙,当然,该给的报酬,我褚明在这保证,绝对不会少!”

    说完,褚明大方的将一只储物袋扔到夜月手中,“这些灵草什么的,留在我手上也无大用,就送给妳了!”

    看褚明这么大方,周九钱与池益很快便反应过来,连忙将身上灵草、灵药通通拿出来送给夜月。

    有种被人打蛇随棍上感觉,夜月不由双眉微蹙,婉言拒绝,却拗不过三人的热情,再说若不是对方带路,自己也难以轻松寻到此地,念头一转,将送过来的三只储物袋收下。

    东西收下来,却又有种欠人家什么的感觉,夜月轻叹一声。

    “不知三位需要的是什么丹药?”

    就在这时,夜月的目光刚好发现一株藏在黑暗处的阴梨草,而盘在一边矮枯树上的黑底银纹妖蛇,正以阴鸷目光,盯着他们四人。

    黑底银纹妖蛇的实力并不高,为了讨好的三人,极为默契抢先出手,没两下便将守在那株阴梨草旁的妖蛇给斩了。

    待夜月将三人一直采摘不成功的阴梨草顺利收入囊中,褚明便迫不及待将眼前最为急需的两种丹药说出,随即有些无奈地摇头苦笑。

    “一线峡一带,根本就没有半个正经有实力的丹师,全都是些丹师学徒,连想找个人炼丹都找不到。”

    褚明像是想到什么,关切地说:“近期要能不在外面活动,就别在外面活动,尤其妳还是名丹师。”

    “为什么?”夜月问。

    褚明说:“外面传闻一线峡的丹师大多是受邀去了别的地方,可事实上并不是如此!”

    周九钱忿忿地说:“我们曾见遇一名丹师,被人以邀请的名义,实则是绑着带走,当时没旁人,而我们又正好藏在暗处,才凑巧看到那一幕,咱们一线峡突然没了丹师,肯定就这些人搞的鬼。”

    “那些人像是某个势力的人,也不晓得他们要这么多丹师做什么?”

    “我们有点怀疑,失踪的修士,说不定跟这势力也有关系。”

    听完他们的猜测,得到阴梨草,而心情大悦的夜月,心情蓦地一沈,又想起自己当日的猜疑。她嘴上还是谢了他们的关心,并答应为他们炼制那两种丹药。

    得到阴梨草,再加上褚明三人硬塞来的储物袋,夜月已凑齐了所有需要的药材。

    迟迟无法痊愈的伤势,令夜月迫不急待地想要马上开炉炼丹,可怕一炉不成,又多采摘了几株阴梨草。

    直到她认为充足了,才开口提议,“再接下来便要进入里面了,会遇上什么也不晓得,不如我们休息个几天,养好精神再进入?”顿了顿,又说:“我也想趁这点时间,整理一下药材,并作做处理。”

    褚明三人并没有特别紧急的事,时间亦不紧迫,自然爽快地答应。

    夜月在附近寻了个地方,开辟了个临时的洞府。

    满是阴气、煞气的地方,按理说,并不是适合炼丹的地方,可凭靠有阳灵丹炉的底气。

    以及,小灵信信满满的打包票:“放心,有我在,这点阴气、煞气,干扰不了妳!”

    夜月决定就在里开炉炼丹。

    修为停滞不前的感觉,灵力运转阻滞不顺,实在是太令人难受了。

    而且,拖得愈久,她的伤势想要恢复如初,便愈发困难,届时就算有更好的丹方,她也未必能够寻到灵药炼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