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花都逍遥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金盆洗手
    “完了,每次吃饭的时候就是人生最大的折磨、”雪飞儿看了千灵儿的菜。已经皱起了脸。

    千灵儿的厨艺实在不敢恭维,可是那个家伙,却乐此不疲。

    “大妈,二妈,妈。”刘安放学回来,把所有的人都招呼了一遍。这几年过去,刘东泉就只有刘安一个孩子,他家几代的单传,到他这里不会又是最后一个独苗吧。

    不行,还的研究一下女性的排卵周期,刘东泉早就打定了主意。还是他辛苦一点好了,不对,还要给他的老婆们找点事情做,免得他们天天是非。

    “你们在家带几天,我出国一下。”刘东泉想去看看克里和柱子,好久没见了。不知道这几个混蛋怎么样了,所以他打算还是去看看他们。

    克里的地下城现在是一个完整的娱乐城。刘东泉出现在这个地方看见的就是极为红火的一幕,“克里你小子现在不错啊。”刘东泉在他的肩膀上重重一锤,克里一脸的怨恨,“你把我打晕了到现在才来看我,几年了你说?”竟是一脸的幽怨。

    每次看见他那个恶心的表情总想揍他。

    “你知道我干什么来的?拿来吧……”刘东泉伸出了手,“哈哈哈……”克里在他的手上重重一拍,拉开了抽屉拿出了一张支票。“早就准备好了,你小子也真的是不厚道,把我打晕了往车里一塞,接着就是几年叫我自生自灭?”

    刘东泉白了他一眼:“得了吧你,你每天赚钱赚的嗨皮的要死,恐怕早就把我忘记了。”这个小子最是狡猾,以前刚认识他的时候就觉得他很狡猾,现在已然如此。

    “我们切磋一下?”刘东泉笑嘻嘻的提出了要求,他好久没有动手了,早就手痒痒,现在面前的克里不是早就念着和自己切磋吗?为什么他现在开口了,克里却是一脸见鬼的表情。

    他有那么可怕吗?不就是上次把他打晕了,用得着一念就是几年啊?

    “得,我看你也不欢迎我,我也不来了,记得按时给我打钱啊,我有号几个老婆,花钱如流水。”

    “狗屁,你那么多钻石,就是吞钻石也饿不死,我才不会信你。”克里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

    “我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来,看你过的很好,我也就不惦念你了,唯一念的是我的分红,记得按时打给我,要是我自己来的话。还要花钱买飞机票。”

    “滚……”克里最后给了他一脚。还没有等他还手,那个狡猾的家伙就已经躲了起来。

    这个可恶的家伙,刘东泉只好去看那柱子的老大生活过的怎么样。看来他很惬意,那他就不打扰了,又不是视察工作的,远远的把柱子看了一眼,知道过的好或是不好不就行了?男人的友情或许很简单,就是这么的简单。

    没有什么理由。

    要看的人都已经看过,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冷无血的坟冢,他却是没有力气去查看,就是在去看那个人也回不来,徒增伤悲罢了。

    “小灵儿,你真的不厚道啊”雪飞儿坠在千灵儿的后面。“我怎么了?”千灵儿已经被雪飞儿培养的脸皮极厚,所以正主坠在后面她也不怕,该做什么做什么。

    “你干嘛趁我喝醉了把我丢在地上?”雪飞儿想到昨天就咬牙切齿的恨。

    “我有嘛?没有,你是不是喝多了记错了不是我啊?”千灵儿使劲的狡辩。

    “千灵儿你个骗子,你欺骗我的感情。”雪飞儿在她的后面追的快要哭了。“骗子……你欺负我。”

    “我没有,真的没有,你自己喝醉了的滚下去的,我没有看见,不知道啊。我也不是很清楚。”

    听见他们对话的就要满头黑线了。

    “哎呦我的小祖宗……”

    这边是张沐雅追着两个孩子:“你们能不能老老实实的坐一会,好叫你们的外婆感受一下家庭的气氛、”

    “家里已经很有家庭气氛了。”一个小鬼躲的远远的。对他老妈做了一个鬼脸。

    “等我先抓住你一定把你的屁股打瘪。”张沐雅发狠,这两个孩子真的是太皮了,怎么打也没有用,真的不知道他们的老爹小的时候是不是这么的顽皮。

    “妈妈。你敢打我,我就找爸爸告你。”

    “告我什么?说来听听……”就是把你晚上不老实,不安分。这两个孩子都是自己生的,怎么没有一个和自己亲?他们的爸爸从来不理呀,那结果就是什么?一个个都和他们的老爸亲的很。

    千中横带领着村里的一帮老头在楼前空的摆了几个桌子打麻将,老毛病不改的老头,老是悔牌,弄到最后没有人和他玩。无聊的老人家最后把眼光看向了千灵儿的肚子:“小冰啊,你们在一起几年了,你怎么还没有动静啊?真么时候给老爸生几个外孙会是外孙女叫老爸给你带孩子啊,你不知道我无聊的,那些老头玩牌没有牌风,老是耍赖皮。”

    千灵儿一头黑线,明明耍赖皮的是她的奇葩老爸。

    那个暴力的老爹喊人家开门。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在不严重的时候好解决、雪家的老爷子也来看女儿,不知道女儿为什么选择这个条件不是很符合他家要求的那个人,想的是不错频。

    张沐雅的老爹就更是奇葩了,他不喜欢刘东泉身上散发的感觉。总是觉得他的匪气太重。不符合他们家的气息,张沐雅的脑袋轰的大了。孩子她都生了几个了她的老爹还要挑他的毛病。

    “一看就知道是个不老实的,沐雅你怎么看上这么个小木头”张老爸不满的看看女儿,根本就看不住那里对他过意不去、“好”

    不管他罗嗦什么,张沐雅只是说好。

    这个几个老爸还是蛮能折腾的。

    “怪了,我家灵儿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啊?”千中横来了好几次了,雪爸爸只好在旁边安慰:“我家也是怪啊,来那么多次都是张家的丫头,是不是我们的闺女没有张家的讨喜?”

    “不知道啊。”几个老头都看向了张家的老头。

    眼中的眼神都是明明白白的不安好意。

    “今年我们一家去那里游玩?”雪飞儿笑眯眯的一边帮刘东泉盛饭,一边给几个人使眼色,以后家里的人越来越来了想要一起出去玩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是啊。”第一个出来附和的就是张沐雅,她三年生两,早就想出去玩了,以前在娱乐圈的时候还能倒是飞的跑着玩玩。

    虽然能进的地方是很少,还是能不起不少的国家,现在她在家养的腰身都丰盈了起来。

    千灵儿看向家里跑的两个小身影:“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你,现在我算是看开了,命里无时莫强求、”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好像有些成熟,不过都是糊弄他家老爸的,只有老爸那个糊涂每次都那么好哄。

    “大哥,我们真的要遵循杀道至尊的命令?”一个黑衣人已经站在了柱子的后面,“啊?”柱子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你说说你什么意思?”

    “大哥,既然从事了这个行业就要快意恩仇。”

    柱子脸上浮起了一幕冷笑。“本来我们这个行业就是危险重重,你不记得我老大说出的话了?”那个人虽然离开了这里他永远奉他为老大。杀道至尊的名号虽然年轻,可是只只水域属于一个人。

    “不杀无辜,是对的,别弄到我们的组织就像是丧家老鼠了。”

    像是感觉到了有人再念着他,刘东泉看向了远处的方向。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笑容。这个生活是他自己的选择。

    和自己喜欢的人过这样子的平静生活,是他一直以来的向往,可是他发现他那三个可以城的上是奇葩的三个老丈人,竟然比他还能折腾。

    那种刀尖舔血,朝不保夕的危险生活,不是他要的,虽然那样的生活里,赚钱不是难事,只要干完事情,顺手洗劫苦主的藏宝。

    “在想什么?”雪飞儿轻轻的走在了的身后,伸出圆润的玉臂揽住他精壮的腰肢,小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背后。

    “在回忆以前的一些事情,想想真的都是不可思议,没有想到自己还真的能有一天过这样平静的生活。”刘东泉把自己小家的一切尽收在眼底,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之感充斥在胸臆之间。

    “傻瓜,傻瓜。”像是能够感觉到刘东泉的低沉,雪飞儿紧紧的抱住了他,怎么也不肯放手,以前的时候,最怕就是他从事的杀手那个危险的行业,结果他还真的一去好几年,害她们在家里担惊受怕。

    报了家仇。金盆洗了手,现在的平静生活是那么的来之不易。

    落日的余晖把所有的人洒上了一层金色,阳光的暖意直达每个人的心底。他们还在一起,他们还都是好好的,他们过着他们想要的生活……难道这不是幸福?

    短暂出现的杀道至尊销声匿迹了,只有他的年轻,他的身手,还有他的崛起,都是杀手界的神话。

    只是那个人真的不知道去了那里。

    就像是从未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