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正文卷 1606:收南盛,杀安慛(二十)

1606:收南盛,杀安慛(二十)

    西昌皇子虽然有些心计,但还是个十六七的少年,不说搁在姜芃姬眼里,哪怕是搁在齐匡、李赟几个人眼里,他的手段都有些不够看。演技不错,但还未学会如何完美藏匿自己的野心。

    尽管只有一瞬间,但他瞧姜芃姬时候流露出来的惊喜和算计,众人都瞧见了。

    当然,西昌皇子也不是一无是处,直播间五百万咸鱼他就蒙蔽了九成九。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咸鱼们看惯了各种抠图替身的电视剧,对演技的要求大大降低,西昌皇子的伪装搁在他们看来已经尽善尽美了。若不是眼尖,估计无人能发现这位俊美无害的美少年生了一颗黑心。

    嗯……

    当然,不排除颜值带来的滤镜让咸鱼们戒心松懈的可能。

    姜芃姬看似认真,实则走神地听完了西昌皇子的场面话,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当她双眸认真地看着某个人的时候,不论是谁,那人都能感觉到她眼底的真诚,仿佛那双眸子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西昌皇子也不例外,当他发现姜芃姬的凝视,心底溢出了欢喜。

    自从西昌皇室落败之后,他还是头一回如此感谢这张脸,不然如何吸引坐在上位的女人?

    西昌帝姬见了,面上不显,心里却有些复杂。

    孪生兄长若是入了姜芃姬的眼,日后飞黄腾达是板上钉钉的,但自个儿是女子,总不能与一个男子争夺女子的宠爱。西昌帝姬对皇后说的话,其实只是她说服对方的借口而已。

    西昌帝姬真正的目的还是嫁给姜芃姬帐下重臣当嫡妻。

    先前派人打听过,姜芃姬帐下重臣的年纪大多都是三十四十,儿女都能议亲了,唯独一人是个例外。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卫慈,卫子孝。年逾而立还未成婚,不知道是喜欢男人呢,还是身体有毛病,不孕不育不举?这对西昌帝姬而言没什么,她只图对方的地位而不是身体。

    趁着皇兄与姜芃姬对话的时候,这位帝姬眼尖找出了卫慈。

    尽管没有介绍,但卫慈并不难认。

    果真如旁人所言,一眼看过去,相貌最好、气质最清正的文士便是卫慈。

    只需一眼,西昌帝姬便对这位“未来夫婿”十分满意。

    不论对方有无暗疾,凭着卫慈的脸、才华、涵养、地位、权势,她都不会吃亏才是。

    西昌帝姬动作很小心,但是哪里逃得过姜芃姬的眼睛?

    她心下冷哼,面上却笑吟吟地套话,一副对西昌皇子很满意的表现,不仅关心对方一路上的经历,还试探西昌境内的情形。西昌皇子趁机顺杆子往上爬,着重渲染西昌皇帝饱受乱臣贼子的迫害、为了家国大业呕心沥血……当真是闻者伤心,在场众人要被感动了,嘤嘤嘤。

    姜芃姬也适当表现出动容的模样,顺着西昌皇子的意愿提及联姻,加强两国友谊的事儿。

    “父皇时常与人提及皇妹及笄,奈何西昌境内乱臣贼子当道,竟无合适俊杰与之婚配,为此愁恼非常。”那位西昌皇子也是奸诈,他没有提自个儿的婚事,反而说了皇妹的,一副担心妹妹婚事的好哥哥形象,捧了姜芃姬的同时又达成了目标,“听闻兰亭公帐下英杰辈出,若能结两姓之好,两国情谊必定更加牢固。如此,父皇母后也不需要担心皇妹终身大事了。”

    姜芃姬道,“这是好事儿,不过……我帐下之臣,大多年长且已有妻室,总不好委屈了帝姬殿下。年纪合适的,例如秦奉敬,他也有亡父生前定下的婚约,不宜毁约另娶。如此,这婚事怕是做不成的。我观帝姬生得花容月貌,怕是天仙也没这么好瞧的,婚事不能儿戏。”

    西昌皇子不愧是帝姬的孪生兄长。

    他与帝姬私下商议过,一同将目标对准了卫慈。

    哪怕是嫁给乱世诸侯帐下臣子,身为帝姬也不能做人妾室,卫慈就挺合适的。

    西昌皇子道,“兰亭公帐下有一人倒是极为合适。”

    姜芃姬在众人古怪的眼神中问道,“谁?我怎不知?”

    西昌皇子道,“此人便是卫子孝先生,听闻先生年少有才,跟随兰亭公南征北战十余年,盛名斐然。如今家中未有妾室,仅比皇妹年长十余岁,二人容貌皆是世间少有,岂不般配?”

    全场静默。

    咸鱼们也被吓得扔掉了手中的瓜,忘了弹幕怎么发。

    这两位西昌来的宝贝疙瘩说了啥?

    【偷渡非酋】:来个人打醒我,我没听错吧,这位小皇子看上了谁?

    【口红搜集癖】:活着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作死?

    【努力赚钱钱】:看上主播也比看上慈美人好啊,看上主播只需要被慈美人怼,看上慈美人要被主播捶成肉酱,谁来都拦不住那种。这位西昌皇子是过来联姻还是过来送人头的?

    “不般配,不般配。”姜芃姬冷笑着丢下一颗炸弹道,“与我倒是很般配。”

    众人:“……”

    他们知道主公说话很骚,但是没想到能骚到这种程度。

    他们默契一致地看向西昌皇子和帝姬,只见二人的表情僵硬住了,隐隐有崩裂之势。

    姜芃姬仿佛没事儿人一样道,“怎么了?有何不妥?”

    西昌皇子唇瓣哆嗦,因为他发现自己误解姜芃姬方才的眼神了。

    她——

    她居然看上了自己的皇妹,同性别的女人?

    难怪——

    难怪天下最强诸侯柳羲至今还是个单身,膝下无子,居然是个有磨镜癖好的变、、/态。

    那位西昌帝姬也是一副被雷电击中的表情。

    她虽然放话说兄妹共侍一人,但也没说真要去伺候一个女人啊。

    兄妹二人面如菜色,姜芃姬恍若未知,目光落在帝姬身上,三人相顾无言。

    场面有些失控,西昌皇子尴尬地找了蹩脚的借口告退,没有给准确回复。

    等二人走后,姜芃姬笑得险些打滚。

    “瞧上子孝?不摸摸自己脖子上有几颗脑袋——”

    姜芃姬皮了一句,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当真。

    当李赟一脸严肃之色劝谏自己阴阳调和才是自然正道的时候,姜芃姬的笑容差点儿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