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球的远大意志 > 英灵游戏·三海霸主之战 第五百八十八章:救国圣女(始)远去的圣徒远行

第五百八十八章:救国圣女(始)远去的圣徒远行

    记得五百多年前的时候,冷弈还不是自我的囚徒,那时候正在兴高采烈的忙着监控波旁的海的英灵游戏,心中除了一丝枯燥无聊产生的空虚以外,大体还是正常的,而正常久了就有点厌倦,所以冷弈就想找些陌生的熟人见见。

    那么应该找谁呢?高高在上的冷弈在这个世界的熟人并不多,所以只需片刻,冷弈就想到了一对许久未见的熟人,梅依与但丁。

    圣徒始祖梅依与魔人之子但丁都出生在一切开始的地方,苏拉西。

    被誉为圣徒始祖,一切牧师祖师爷的梅依,最初不过是一个破落贵族的女儿,还因为苏拉西局势混乱沦落为几乎可以被称之为村姑的女人,只是因为有着独特的冥想模型,被神界看重最终开发成了牧师体系的模板,如今所有的牧师皆是由梅依冥想模型改造而来的。

    而梅依与但丁有什么交集呢?两人的交集其实要比两人相遇更早,梅依之所以会踏上牧师的道路,是因为她所在的村庄被一群想要归乡的暴徒给袭击了,暴徒将村庄的俘虏祭献给最初的魔鬼,地狱使者,凭借着红色之门,成功回到了家乡。

    这批当时的“暴徒”,后来建立了戈修革这个国家,并推翻了苏拉西,可以说只要能活下来并走到底,每个都是所谓血统高贵的贵族,但是对于但是还只是村姑的梅依来说,他们不过是将自己年幼孩子拿去血祭的恶棍,所以梅依后来也对他们施展了报复。

    这次悲剧之后,梅依在接受了冷弈旨意的培训以后,成为最初的牧师,可以抵御魔鬼的牧师,虽然牧师这个职业很快就腐朽堕落,但不能抹消梅依最初时对魔鬼的遏制贡献,正是在梅依的奔波下,魔鬼无法再肆无忌惮,开价也不会漫天要价。

    而魔人之子但丁,则是地狱使者**之下的产物,一开始不清楚魔人之子潜力的地狱使者对自己这个儿子漠不关心,倒是地狱使者强暴的那个女子的舔狗重情重义,在那名女子难产而死以后,将但丁抱回去收养。

    舔狗将但丁养到十多岁的时候,遭到了梅依的袭击,梅依奉神界之令,斩断魔鬼与凡界过紧密的联系,而但丁毫无疑问就是目标之一。

    遭到梅依袭击以后,舔狗将但丁托付给自己的学生妮菇尔,然后为了抵御梅依而死,或许是从这个舔狗身上看到了某些自己的过去,不论如何,梅依放弃了继续追杀但丁,这就是梅依与但丁两人生命的第一次交接。

    这一次分开以后,两人的生命线就分成了两段不相交的平行线,但丁跟着自己的养母妮菇尔,侍奉她从一个青春少女直到一个耄耋老妇,等妮菇尔去世以后,但丁给她守了一些年的坟,就办做佣兵在苏拉西四处游荡,借酒消除自己那漫长生命的忧愁与寂寞。

    而同样因为成为始祖,拥有悠久寿命的梅依,则因为自己这么悠长的寿命,开始对这个世界产生了迷茫与困惑,空有寿命数百年,看着人类不断重复着悲剧,难道人生来就是要在这个世界上受苦的吗?

    这时候,神界给予梅依一个任务,让梅依进行圣徒远行,在全世界推广牧师体系,梅依觉得,或许自己无法改变这个堕落的世界,但是从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起,比如让魔鬼不再肆虐,不也是对这个世界的贡献吗?于是梅依答应了这个命令。

    此后为了建立牧师体系,防止魔鬼的肆虐,梅依进行了漫长的奔波劳累,前后横跨十余年之久——虽然梅依的奔波都是借助魔鬼的传送阵,这让梅依感到有些难受。

    梅依建立牧师体系是在1150年开始,故乡——尽管苏拉西已经灭亡,但是戈修革与苏希受到苏拉西的遗泽,也早早就建立起牧师体系。

    第二站是苏拉西西方的罗曼赫非与赫非这两个国家,梅依在1151年完成牧师体系的建设。

    离开罗曼赫非以后,到达茂菟岛,1153年完成对艾丰奇的建设,1154年完成对芬诺与艾努的建设;接着南下到达信奉太阳的亚弥与信奉余晖的梅达斯,皆在1155年完成建设;萨菲尔奇和巴姆则在1156年,巴菲尔克在1157年。

    随着旅行时间的渐长,梅依也有些飘飘然起来,她觉得可以倚靠自己的牧师体系,来为某些国家带来和平,而梅依的这一行动,因此在1158年时,对于欧力尼与伊文克努多这两个国家来说,梅依首次这么行动了,以牧师的力量和神界的威严来干涉世俗。

    主要是这两个国家确实有干涉的价值,欧力尼在1137年以后,随着奥苏莱克王朝统治的崩溃,进入了所谓的边缘乱世。

    梅依虽然只待了一会儿就走,但是凭借着她留下来的学生,成功在1162年时通过扶持奥苏莱克家族分支霍奇瓦家族建立了霍奇瓦王朝,成功的让欧力尼恢复了和平——当然,两百年后霍奇瓦王朝的统治被山间流浪者给颠覆,那就和已经是古人的梅依没有关系了。

    欧力尼恢复和平的消息传到梅依此时待着的伊文克努多以后,给了梅依鼓舞,让梅依认识到自己的事业是有价值的,是可以给民众带来福祉的(自认为),于是更加努力的在伊文克努多弥合当地的冲突。

    位于腹里地域的伊文克努多这个寡头政权,随着1130年对希尔文人战役的惨败以后,直接引发了1138年的“山岚政变”而进入乱世,梅依凭借着自己奉神之命,在这里用了5年的时间,终于弥合了各方势力的冲突。

    礥时代的所谓“诸神见证的永恒中立之地”莫索罗纳,就是梅依这段时间搞鼓出来的成果,凭借着梅依的光环,以“伊文克努多联盟”标志着伊文克努多表面上再次统一。

    但是当时的梅依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强行插手让伊文克努多统一,导致了非常严重的后果:由于梅依声称要不偏不倚,不帮助任何一方,最后的结果就是每个势力都无法奈何对方,伊文克努多在表面统一的外表下,被撕裂成了无数个更细的碎片。

    迪迦进入腹里地域的时候就曾经发现过一个现象,腹里地域居然同时有4支蛮族后裔居住,萨贝伊巴人的萨贝伊人,希尔凡人的希依文人,拉蒂纳索亚人的拉文克人,卡莱茨人的卡莱茨伊文人。

    之所以会这样,就是梅依表面的强制统一,使得这些蛮族彻底的,真正的占据了入侵的领地,导致他们有了自己的基本盘,也为后来腹里地域的群魔乱舞创造出了条件。

    所以这次强行捏造出来的,梅依拼凑的和平,到了1196年就以“阋墙战役”宣告破灭,腹里地域再次迎来乱世,随后是萨贝的独立,萨贝灭掉了伊文克努多,伊萨凡洛从萨贝独立,伊萨凡洛灭掉了萨贝,直到礥·须伟里的年代,腹里地域仍未有长时间的和平。

    梅依一直是到1245年才重新回到腹里地域,知道了自己所造成的一切惨剧(梅依是这么认为的),可是此时除了默然以外,梅依还能如何呢?

    随后梅依到了埃多楠,又到了波旁,此时还是如日中天的波旁,皆在1164年建立牧师体系。也正是梅依曾见识过如日中天的波旁,才会在二十四执政长之年以后重回波旁时,有那么多的感慨。

    接着梅依于1165年在迈拉米建立牧师体系,1166年在印哥纳建立牧师体系,随后重返中土大陆,1167年在拉文蒂卡建立牧师体系,1169年在汉玛多尔建立牧师体系,1170年先在沙罗,再回到腾龙大陆的乌尔奇、布拉亚松建立牧师体系。

    1171年梅依在哥尼格塔建立牧师体系,1172年在玛纳达与兹拉建立牧师体系。前面这些国家大体正常,所以梅依待的时间也很短,但是到了玛兹岛时,由于兹拉与玛纳达处于不断冲突的状态,所以梅依留下来调解两国冲突,让两国一百年之内不再有战争。

    玛兹岛处理完以后,梅依前往南疆大陆,在1173年到达菲力,1174年到达悉尼,1175年到达瑞英与瑞英麦邱,1176年到达奥迪,1177年负责法克尤地域四国,法克尤、法兰尼尔、法修姆和多利安,最后1178年在诺斯群岛的厄奇与马锡构建体系,宣告长达28年的旅行至此结束。

    圣徒远行结束之后,梅依逐渐发觉自己昔日构建的体系,似乎并不能达到自己最初的目的,甚至还有与魔鬼同流合污的迹象,失望之下,梅依决定进行一场自己的远行,不借助魔鬼的传送门,只用自己的双脚,好好的在这个世界走一走。

    于是梅依又走了一百多年,将自己家乡所在的中土大陆给走了一遍,可是梅依的困惑却没能解开,反而还越来越浓厚了,于是才有与冷弈的“人神问答”:

    “我行走大陆数百年,见证了无数英雄豪杰的崛起,草莽小民的挣扎,英雄的生老病死,势力的兴衰沉浮,一切都会变化,就如同人不会踏进同一条一样的河流两次。然而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只有贪婪的欲望,以及随之而来的,那永不休止的战争。”

    为什么呢?梅依这么问冷弈,可是冷弈怎么懂得如何回答?最后只能故弄玄虚胡扯一堆离题万里,算是把这事给揭过去,可是疑问始终是梅依心中的一根刺。

    能解答吗?能解答吗?谁能解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