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变身灵山大师姐 > 正文卷 0710 冷静
    或许是因为楚凄水和柳瑜比较熟悉,所以她更加熟悉无暇之体的特性,也比大家所想象的更加的了解真实的柳扶风,在这方面上,红绫也比不上她。

    如果红绫知道了楚凄水对柳扶风的看法,或许就能推测出什么东西。

    而现在……柳扶风已经死了,幕后的东西,必须交给时间来揭开了。

    李竹子的房间。

    陆绫面色很痛苦,但是依旧在休息。

    屏风之后,鸾凤真人准备出远门,但是还是来这里走了一趟。

    鸾凤真人准备离开,走之前,她来到这里,有一些事情要和李竹子说。

    “事情就是这样。”鸾凤真人道。

    李竹子点点头,她大概知道灵山这么做的意义,她们也只有这种办法了,让她意外的是……云舒的离开。

    是真得很意外。

    “柳扶风的事情,暂且保密吗?”李竹子问。

    毕竟,九峰的弟子,在灵山新一代弟子中的名气还是有的。

    包括赵樱歌和戏凤,现在或许并不是很好的,让她们担心柳扶风的时候。

    “恩,暂时保密,包括……方秋雨她们,等陆绫清醒之后,你告诉她吧,至于说徐徐和秦琴她们……瞒不住也没有必要强行来。”鸾凤真人道。

    “恩。”李竹子点头。

    她知道,鸾凤真人的意思是,她们不在灵山,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多多在意一下,李竹子乐意帮忙,毕竟这也是她应该做的。

    鸾凤真人道:“我这一趟去大悲谷,中间会先路过邳城,就是柳扶风的家乡,看看她有没有回去,如过柳扶风不在,我再转去大悲谷。”

    “上一次,接人之后,去邳城柳家的人是谁。”李竹子想了想问。

    “接人的是周若,也就是第六峰的司时,后来接触柳扶风的不是她,是阿瑶。”鸾凤真人思考了一下,继续道:“而之后……送去财帛的是东方怜人。”

    东方怜人……

    李竹子愣了一下。

    这倒是很意外。

    不过她也知道,东方怜人不喜欢待在灵山,喜欢到处乱跑,而她也会收敛自己的毒。

    “东方怜人吗……”李竹子犹豫了。

    而鸾凤真人不太明白柳扶风的意思。

    “我是这么想的,这是我们寻找柳扶风的路线。”鸾凤真人挥手,面前出现了一张大地图,接着她在图上画出了几条线路。

    可以看见,几十条路线从灵山出发,往外几万里之后,形成一个包围之势,而包围圈中间就是一个小小的城池,那里是柳扶风的家乡,邳城。

    路线分先后到达邳城,随后再一次向周围扩散。

    地毯式搜寻,就是这个意思。

    “很全面,按照师姐你的线路,的确是大家先后到达邳城而且是不同的时间。”李竹子点点头,接着道:“不过我想说的是,最好,安排一个人常驻,可以不是第一批到,但是是有必要的。”

    “你的意思是……”鸾凤真人稍稍思考了一下。

    “邳城……因为灵山的关系,柳家的势力还可以,接触过的人最好,东方怜人吗……”

    鸾凤真人思考。

    倒不是不行。

    “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李竹子摇摇头道到,要认识柳扶风,并且有足够实力,而且还要熟悉邳城前后变化,对细节敏感的,就只有东方怜人了。

    “也是……不过这样一来的话,东神海就要安排其他人去了。”鸾凤真人点头,算是同意了李竹子的想法。

    鸾凤真人继续道:“倒也不强求,东方应该会来看陆绫,到时候竹子你和她说一下常驻邳城的事情,如果东方愿意就让她去,不愿意就算了。”

    李竹子点头同意了。

    她觉得,东方怜人也会同意的……毕竟,对于东方怜人来说,灵山……待着还是有些许压力的。

    想到这里,李竹子看了一眼里屋的陆绫,心事满满。

    邳城……

    柳扶风的家乡。

    陆绫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想去的吧,那么,能够让李竹子信任的,带着陆绫一起走的,暂时就只有东方怜人一个,而且,她也想在这段接触期间让东方怜人多调查一下陆绫身上的寒毒以及那种诡异的文魂毒。

    不得不说,李竹子总是想的最远的那一个。

    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鸾凤真人也就离开,先往邳城去了,其实她走之前想去看一下楚凄水的,因为对方表现的让她很是担忧。

    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

    她看到今天楚凄水的样子……多少也有些失望,当年的绝仙终究是已经死了。

    而她专门来了一趟李竹子这里,留下了自己的个人令牌和峰主令。

    在她不在灵山的时候,灵山大小事件,李竹子都可以一个人做主。

    这是多方思虑之下的结果,李竹子作为四重尊者,是她们仅剩的这些灵山众中修为最高的,而且性格稳重冷静,很适合掌握大局,实际上,当年李竹子比她更有资格成为一峰的峰主,甚至在柳瑜陨落、楚凄水堕落之后,她是最有资格成为大师姐的。

    可惜……她太懒了。

    而现在,有陆绫的关系在,李竹子已经没有偷懒的打算了。

    “交给我就好了。”

    李竹子的话语在鸾凤真人耳边回荡,让她一直以来压抑的心情稍稍舒缓了一些。

    她这一走……李竹子会面临很多的麻烦。

    墨青,白云帆,李忘生……

    还有呢。

    陆优、以及琼华,还有精灵。

    这些东西随便一件事情都能让鸾凤真人焦头烂额,现在,反倒是全部都抛给李竹子了,而李竹子显然知道未来的麻烦,但是她一点也没有退缩,好像以往那个非常怕麻烦的不是她一样。

    如果她愿意,自然可以将一切都处理好。

    李竹子会答应鸾凤真人的托付,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大悲谷的确需要鸾凤真人去走一趟,二……

    没有发现,上面所有的麻烦的事情,全部都和陆绫有关吗?而且都是直接关系。

    她作为陆绫的先生,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鸾凤真人离开之后,李竹子就回到了陆绫的身边,静静的看着沉睡的少女,叹息,不语。

    陆绫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从来到她这里时间没有一个下午,陆绫的脸色就没有一点血色过。

    甚至……

    白的不像话。

    这种诡异的惨白色,让李竹子想到了,陆绫刚刚上山时候的皮肤,那是寒冰血脉没有觉醒时候的样子,可是陆绫现在早就掌握了血脉……

    也就是说,她的阿绫,在退化吗。

    紧张。

    李忘生……精灵……墨青……

    一系列的名字闪烁在李竹子的脑海中。

    本来,灵山是准备让陆绫迅速发育起来的,可是现在出了这些事情,陆绫……或许就没有机会去参加天光墟会武了,那么,也就不需要这么快的去修行了,还是要先稳定她的情绪才好。

    李竹子虽然没有精灵那种,可以隔空感应陆绫的能力,但是在她的眼里,陆绫此时的状态也非常的不妙。

    陆绫此时极度虚弱,力量似乎在溃散。

    李竹子没有办法,只能静静的退出房间,让陆绫一个人好好休息。

    ……

    ……

    当唐刻羽带着冰美人来的时候,李竹子已经在院子中等待多时了。

    雪在下。

    “没想到,先来的是精灵吗。”李竹子此时烫了一壶茶,给两人各倒了一杯,此时的李竹子,已经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她不会让自己情感而影响她的一切判断。

    因为陆绫,她暂时进入了这种状态,至于说可能会让她更加的冷血……那都是后话了。

    唐刻羽坐下,呼出一口冷气,同时捧着茶杯暖手,担忧的询问李竹子:“阿绫怎么样了。”

    李竹子暂时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唐刻羽身侧。

    冰美人可没有要坐下的意思。

    冰美人感受到了陆绫的力量,已经快忍不住了,李竹子见状,也没有阻拦:“她就在里面,去看一眼吧,不要吵到她。”

    话音落下,冰美人就冲过去打开了门。

    唐刻羽蹙眉,正要说什么,就见到几秒之后,冰美人就这么小心翼翼的退了出来,满面的担忧。

    唐刻羽很惊讶。

    她以为……这个精灵那么的纠缠陆绫,一定会待在她身边呢。

    李竹子抬眼看了一眼精灵,呡了一口茶水。

    看来,这个精灵真的很为她的阿绫着想……这么看来,这个人不仅不是麻烦,而且是一个助力。

    “居然这么虚弱。”冰美人出门之后,叹息一声。

    她进入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现在不能打扰陆绫的休息,她的能量几乎是亏空了,而且不能外物补充,只能靠自己的慢慢休息。

    而力量消失,暂时也就不知道陆绫究竟是不是退化了。

    这种心死的状态,说实话就算是她也没有太大的办法,只能求助李竹子这个人类。

    “有办法吗。”

    “没有。”李竹子摇头,现在最好的,就是让陆绫好好休息,或许,睡着睡着就清醒了。

    最好的药物就是柳扶风回来,退而求其次,柳扶风的消息,也可以当做一记良药。

    李竹子有很多办法可以唤醒陆绫。但是她都没有做,休息,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照顾好她,我去找一些海底玄冰,或许可以给她补充能量。”冰美人突然的开口。

    “多谢了。”李竹子轻轻点头。

    很意外,但是又不意外。

    海底玄冰……或许只有精灵可以轻松取到,至于能不能帮助陆绫补充元气,那就不知道了。

    冰美人转身直接离开了,一瞬也没有耽误。

    她已经确认了陆绫的状态,相当的糟糕,偏偏她也没有办法,所以只能去找一些天材地宝了,希望可以派上用场,如果能遇到一位最上位精灵的话,或许也能请她帮帮忙。

    冰美人走了之后,唐刻羽很惊讶,没想到,这么简单的就解决了精灵,她还以为会很麻烦呢。

    “阿绫怎么样了?”唐刻羽问。

    “很不好。”李竹子握着茶杯,失去了喝茶的心情。

    “阿绫的力量在流失,包括她识海中的精神力,就好像……泄气的袋子,一开始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现在来看,应该是她体内的平衡被打破了。”李竹子道。

    “有办法吗。”

    “没有。”

    ……

    ……

    沉默了。

    唐刻羽想说什么,还是没有开口。

    事情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她看了一眼闷不做声的李竹子,想到了自己的徒弟,唐徵。

    也许,竹子的心情就和自己一样吧。

    “会有办法的。”唐刻羽安慰李竹子。

    “恩。”李竹子点头,接着道:“我可没有消沉。”

    她只是心疼陆绫,而且,现在的李竹子处在绝对冷静的状态。

    “我叫了墨青,他是东神海的人,对寒冰血脉或许会了解一些。”李竹子淡然的道。

    “墨青……她知道柳扶风的事情吗?”唐刻羽问。

    “或许不知道,不过这都不重要。”李竹子摇头:“墨青来了。”

    “李……师妹,你叫我。”男人走进庭院,看的出来,很紧张,外人看到,绝对不会认为这位是那个威名赫赫的墨青。

    他和李竹子的关系缓和了许多,也不叫尊者了,而是唤一声师妹,这倒也符合规矩。

    只不过,他感觉到了李竹子对他的距离,自从上次他提过陆绫的父亲的之后,李竹子就再也没给他好脸色看过,就算是找他帮助陆绫写功法的时候,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也没有一丁点的缓和。

    而现在,竹子居然主动找他了。

    墨青极度兴奋,在听到消息的时候,丢下了一切的工作,换上衣服就赶过来了。

    一时间,之前被护山灵阵窥视的不舒服全部消散。

    “阿绫……出事了。”

    此时,墨青还没有站稳呢,李竹子就开门见山,平静的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墨青闻言,愣了一下。

    陆绫出事了?

    什么情况。

    一时间,墨青紧张了起来。

    陆绫……对于东神海意味着很多东西,他本来应该很担心东神海的利益才是,可是现在一点想法都提不起来。

    不要忘了,陆绫是李竹子的女儿。

    一时间,李竹子的冷静与平静在墨青眼里就变成了一个女儿生病之后,焦急不安的母亲的伪装,为了女儿,哪怕对方是决定刻意回避的男性,也发出了自己的求助。

    他知道李竹子在刻意回避他,可是就因为这样,他才更加的心疼的李竹子。

    墨青看着李竹子平静面容,仿佛看到了那后面的慌张与担忧,顿时一阵揪心。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事情,绝对不会推辞。”墨青严肃的站起来,接着补充了一句:“我也不是外人,不用在意东神海,我现在是墨青。”

    “谢谢。”李竹子点头。

    唐刻羽在一旁看着两人的对话,看看李竹子,又转头看看墨青。

    君子吗……不,和叶尊者的性格有些许距。

    一个痴情的人。

    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这个男人还是很可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