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盗墓派 > 仙墓魔沟 仙墓魔沟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木佣栈道(中)

仙墓魔沟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木佣栈道(中)

    没过多长时间,眼前的火帘已然熄灭,这代表着气流里的白色虫子已经被烧光了。

    我眯起了眼睛,用手指在下巴上摸了一下。

    用非常低沉的声音说道:“她很可能在暗处观察我们。”

    王排龙嘶了一口凉气,立即吩咐手下伙计道:“都打起精神,机灵点,戒备好周围,别再出什么岔子。”

    很快,我们大家自觉地围成了一个向外的防卫圈,王排龙问我道:“郭老弟,下一步你是怎么打算的?”

    我一听他说这话,就知道他没了主意,也许苏妲己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一个噩梦。

    我说道:“你不必这么紧张,咱们刀枪人手齐全,她不会跟你正面交锋的,要害死你,大不了也是用计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跟她斗智谋。”

    我又说道:“这次我打前锋,惠珍在我后面,我们顺着来时的脚印出去。”

    这地面上其实有着一层厚厚的土层,有些绿色的藤蔓还倔强的生长着,先前紧张并未在意这些东西,我又叫花猴子和韩小二左右方向去跑,我要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大。

    可结果却令人很失望,左右的宽度还没超过六十米,如果猜想的不错,这个地下空腔的形状是一个倒“T”形,在干尸阵的另一端也同样有这样的通道,这种设计非常适合逃生,如果其中一个通道有危险,那么很快就可以选择从另一个通道逃出去。

    我之所以把王惠珍安排在我的背后,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当时在玉楼,苏妲己可以有一万次机会,杀了我和王惠珍,但是她没有,就算在王家王排龙打开她的黄晶棺材,她也并没有杀害过任何一个人,这说明她并没有意向去杀人,她这么做只可能是拖住我们,给自己争取有利的时间。

    不过话说回来,要从善恶来划分的话,我倒是觉得王排龙和牛北斗他们比苏妲己坏上更多,在苏妲己的目光里,也许她只想去探索魔沟的秘密,而并不想与尘世去做什么斗争,我现在帮助王排龙他们进入魔沟,是不是就阻挠了苏妲己的目标了呢。

    要知道我来的目的就是见我爷爷,看见他一切平平安安的,就是这么的简单。

    而王排龙说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寻觅黑玉棺材,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是这样,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为什么他不在进双龙黑玉山之前,就动手挖一些黑玉石了事呢,而是继续挺进魔沟。

    再说牛北斗,他这个人就更加的复杂,无论是是从背景还是从他的来历来说,我对他的了解完全是一团浆糊,一开始他的身份是王排龙夹喇嘛夹来的一个帮手而已,而现在他摇身一变,竟是吴军阀的参谋军师,他的目标应该是和苏妲己是一样的。

    想到这,我不觉得有些后怕,无论是王排龙还是牛北斗,我都不能让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进入到魔沟去。如果以后王排龙把这里当成了开采神奇秘宝的金矿怎么办?那么他无论是势力还是财力都会强大到无人能够控制的地步!

    而牛北斗的关系脉络只会比王排龙更加复杂,且难以对付,现在军阀打仗缺的就是军饷。

    而且我的老祖宗们也在神农架,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吓得心惊肉跳,后果算来算去对我是最不利的!

    王排龙进入到魔沟,那魔沟的奇珍异宝和秘密就是王家的,到头来王排龙说不定会翻脸不认人杀了我灭口,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他当初为什么有意会将王惠珍,许配给我了,原来竟是这样的目的!

    假如要是牛北斗得到了魔沟的秘密,那这个魔沟必定会引来整个中国人的窥探,倘若艾狄生进入魔沟,那么这个魔沟,有可能就会升级成为整个世界,共同瓜分的目标了。

    想到这,我已然下定了决心!

    摆在我面前的,无非有两种选择,要么就是杀了他们,要么就是让他们退回去。

    下定主意,我决定摆脱他们,去跟我二爷爷郭擎天会合。

    我抬起手臂,握成拳头,后面的人全部停下来了。

    王排龙以为有变,在后头说道:“郭老弟,又怎么了?”

    我强装得很很镇定,淡淡地说道:“前面有八卦阵,风向气流怪异得很,你们都不要动,原地等候我,如果我半个小时还不见回来,你们就想办法从妲己墓回到地面吧,以后再也不要来神农架。”

    一下子整个队伍散开了,王排龙脸色非常凝重,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他说道:“有关一起闯,我们保护你,郭老弟何来得要说这么伤感的话。”

    先前我并没有想到牛北斗背包里的信息,他从艾狄生抢的背包里有关于魔沟的古图资料,这些东西不能泄露出去,我一定要拿到手。

    几乎瞬间,我先前的计划又有了变动,那就是在此基础上,杀了牛北斗。

    我打定主意,对王排龙说道:“多谢王大哥关心我,现在不是讲义气的时候,减少伤害才是最重要的,这种风水机关局很高深,除了我,你们谁都解不开的。”

    肥龙见我先前不搭理他,一直憋着气,现在有些愤怒地说道:“老郭你的心比针眼还小,这个时候越太过谨慎越反受其害,你得学学我,装装大尾巴狼,没准那就是个障眼法。”

    我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王排龙立即训斥了他一句,“住嘴,郭老弟办事这么精细,不能拿大伙的命当儿戏。”

    我不知道王排龙是真小人还是假君子,他看似这么一说,结果的意思还真让我一个人去了。

    王惠珍当时就不干了,抓住我的手腕,盯着我的眼睛,说道:“郭大哥,你不要推辞,我必须去。”

    王惠珍这种坚毅的眼神,她确实是认真的,可是我怎么可能会带王家人下魔沟。

    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她的手推开,我说道:“这里没有敌人,只会有机关暗器消息埋伏,如果非得要跟我破解这个局,这样吧……刀把子和牛北斗大哥就够了,刀把子手里的刀足够快,反应敏捷,牛北斗大哥被称作扫地牛魔王,听说一扫地上土就知道大墓有多深,这么高的手艺,也只有你才能帮助我破解这个风水机关。”

    牛北斗显然没有想到还会有这么一个节骨眼,我用大拇指尴尬地指着自己,用怀疑地口气说道:“啊?什么?郭老弟,我能帮助你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