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驭龙宗道士 > 第二卷 亡灵深渊 第九百九十章 紫色血竭

第九百九十章 紫色血竭

    上回书说道:溥勋他们找到了已经被自己的血液,浸成血葫芦的云子和巧英儿!

    这下子大家可够慌了神儿!所有的人心里都“扑腾扑腾……”的,珍妮弗嘴里嘟囔着:“这是怎么了?这才多大功夫不见呀?怎么就成这样了……”

    溥勋顾不上搭理她,在其他姑娘的帮助下,将两个人跟翻了过来,去寻找出血点。他们先看的是脖颈和胸腹,他们下意识的认为,这一定是什么动物,或者是那头白羊咬伤的,或者是摔伤的!

    但是姑娘们将云子和巧英儿的衣服拔开,擦干净了血迹,脖子和胸腹都完好,就在这时候,溥勋从两位姑娘的胳膊上看到了刀口!和上面包扎的纱布,他沉吟了一会儿,又想起了那陷阱之中的捕兽夹旁边儿的鲜血!溥勋大概齐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开口说道:“这俩傻姑娘,竟然要用自己的血做诱饵!”

    听了溥勋的话,姑娘们也算是明白了!都愣愣的脑补了当时的场景和整个过程,不觉有些冷汗津津!

    这得是如何的绝望,和无奈的情况之下想出来的办法!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们都没有时间去多想了!溥勋赶紧找出纱布,并且焚化的符咒,念动咒语,也动用了真气去为两个姑娘之血!其余的姑娘们都在浑身上下的、仔仔细细的检查云子和巧英儿身上的其他部位,看看是否还有其他的伤口!

    等处理完后,溥勋长出了一口气,但是却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说道:“这血是止住了,但是失血的量太大了!虽然我已经封住他们的经络,不使精气外泄,但是,成不了一时三刻!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输血!再晚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珍妮弗着急的说道:“抽我的!我是型血!巧英儿是B型血,谁的血都能给她输!”

    梦雪也算是在商船上和国外见识过洋人治病的,算是洋派的姑娘,当然听得懂“输血”是怎么回事儿!但是她却提醒道:“我们既没有针头针管儿,有没有生理盐水等设备药物!怎么进行大剂量的输血呀?”

    溥勋也是急的不行,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可不具备神仙鬼怪点石成金,随意变化的本事呀!

    珍妮弗急的直蹦!急吼吼的说道:“这可怎么办呀!总不能就这样看着她们要死,咱们不管吧!呜呜……“急的哭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头白羊,跑了过来,看着云子和巧英儿,那眼神之中,充满了怜悯和懊恼!溥勋知道,虽然它用结界圈住了她们两个,但是现在的局面倒不是它直接造成的!

    梦雪狠狠地瞪了这白羊一眼,它缩了缩脖子,有点像犯了错的孩子,扭捏恐慌!

    梦雪一挥手,那意思是让它推到一边儿去,以免惹得溥勋和其他的姑娘们心烦,毕竟这个结果,白羊也难辞其咎!

    但是白羊并没有走的意思,而是用爪子一个劲儿的扒拉梦雪腰间的黄金匕首!

    这引起了溥勋的注意,珍妮弗也看见了,说道:“难不成这家伙是在说,这黄金匕首能够救她们?”话音刚落,那白羊使劲儿点了点头!

    “匕首能治伤?可是……可是应该怎么用呢?用它做针灸是不是太大了!而且,咱们现在是得补血,可不是放血呀!”雅儿惊异道。

    只见那白羊一不拉脑袋,四蹄一蹬,向后跳出了三丈多远,然后侧着身子,躺了下来,把自己的一根犄角,垫在了一块平整的大青石上!

    “这是啥意思?是要让你用黄金匕首,把它的角砍下来?”珍妮弗看着梦雪说道。

    梦雪一愣,看着溥勋说道:“先生,这羊角能补血救命吗?”溥勋一皱眉,摇了摇头说道:“我就知道羚羊角有治疗高热抽搐及肝火炽盛之头痛、眩晕、目赤等症,可以用于热性病之神昏谵语、抽搐。倒是没有听说过有补血的功效……”

    没等溥勋说完,雅儿突然兴奋的说道:”我知道了,它的角的确就是灵丹妙药!“

    看着大家疑惑的表情,雅儿只好不嫌麻烦的去解释,她一边擦汗,一边儿以最快的速度说道:”在关外的老林子里,猎人们只见流传着—个美丽神话故事,我小时候听家里的老人说。

    很久很久以前关东的大地上没有一条大江大河、生活在这里的动物们—到干早季节就要受到干渴的折磨,痛苦万分。王母娘娘知道后十分同情它们,就指派七名仙女降临凡间,凿开了长白山天池,放出了一片清清碧波,从云端直落而下,形成一条瀑布,流成二道白河。白河之水又日夜不停地向前奔涌,涌出了松花江,救活了鸟兽们。可是不料开凿天池的任务过于繁重,工程完工时,七个仙女就累倒了六个,她们个个精神萎靡,疲惫至极,未累倒的那个仙女也十分焦灼,因为如果她们不能按时返回天宫就将有大祸。正在这时,从森林里跑出—只梅花鹿,它来到仙女们面前,泪眼婆婆,猛然间只见它一头向石坨子撞去,撞断了犄角,口含茸血喂仙女饮喝。六个仙女得到了鹿茸的滋补,转眼间就变得精神焕发。至今老林子里的关东猎人仍然对鹿茸情有独钟,视它为瑰宝,并作为生命的依托。”

    珍妮弗蒙蒙的说道:“可这是关于鹿茸的!这羊角也会这样吗?”雅儿反驳道:”我觉得应该是异曲同工!“

    溥勋还没开口,梦雪二话没说,“噌……“的一声,抽出了那把黄金匕首,手起刀落,利利索索,干干脆脆的削掉了一块两寸多长的羊角!

    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两个横截面,一个是被斩落的,一个是剩下的大半截断角,那两处鲜红的横截面,瞬间就涌出了很多粘稠的紫红色液体,越流越稠,很快便凝结成了膏状!晶莹透明,如同半干状态的额角!

    但是,这一刀下去,那头白羊疼得一翻白眼儿,四肢猛地一抽抽!看着就知道,那一定是钻心腕骨一般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