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历史军事 > 渡灵异事 > 第一卷 301 大结局
    二大爷和郭强在古墓里费了很大的劲才把陈艺可的魂魄给分离出来,可这样的魂魄因为曾经掺杂过别的魂魄,所以也是不纯净的了。

    看着蜷缩在墙角抱着自己膝盖的陈艺可,二大爷叹了口气。

    一向活泼可爱的女孩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郭强对二大爷说:“看看你们这些有点本事的,为了一己私欲去祸害别人,把一个好端端的女孩子都弄成什么样子了。”

    二大爷不高兴的说:“我害谁了?我要是出手,那个人必定是死得魂飞魄散,绝对不会留下这种问题的。”

    这个也没什么好争论的。

    郭强换了个问题:“这也一个多星期了吧,小秦他们怎么还没回来呢?”

    “那座山可不小的,不好找啊。”二大爷叹了口气:“我现在只希望公孙家和薛家不要当我传过去的消息是骗人的,不要把这件事就这么置之脑后了。”

    薛老太太从祭灵里读到二大爷的留言,先是震惊,然后结合这段时间南宫家的异象,又有点相信了,也她也相信二大爷在通过祭灵告诉她的,很多网络有关的,和电子产品有关的东西都会被窃听到,所以她必须好好的布局。

    好在薛家两姐妹死了,也是要办一个葬礼的,其余几家也是要来吊唁一下的。

    路家的人现在已经死光了当然没人来,南宫家来的是南宫七也没出乎薛老太太的意料,而公孙家来的是公孙晴。

    负责待客的是薛家伟,一屋子肃穆悲伤的气氛,南宫七和公孙晴上了香以后本来想说些场面话,却从后面传来一阵嚎哭声。

    薛家老太太被两个女眷扶着,一路苦着出来,一看到公孙晴哭得更大声:“我的乖乖啊,你和我家那两个小丫头都是一般大的,都是该有男朋友的年纪了,怎么我家那两个乖乖就这么离我而去了呢?”

    公孙晴被老太太一把抓住,看老太太哭的这么伤心也不好把老太太给推开,忙劝慰:“薛奶奶你节哀顺变,珊珊和思思也不会想你这样难过的。”

    薛老太太发狠的说:“你和我们家两个丫头一向很好,你也知道我们家那两个丫头脾气最好,从来不在外面惹是生非的额,这次死的不明不白,一定是被鬼害死的,哪个鬼敢在我薛家的头上动土,我可不会饶了它!”

    她对薛家伟说:“现在就给我缉灵榜,一千五百万!我一定要抓到杀死我那两个宝贝孙女的凶手。”

    薛家伟忙一口答应下来:“妈,你别激动,我这就发。”

    薛老太太满脸是泪的说:“南宫七,公孙晴,我知道你们两家不缺钱,可这件事不是钱的事,是关乎我们薛家的脸面,关乎整个渡灵界的存亡,它们这些恶鬼今天能动我孙女,明天就能对你们家的人下手,你们要是袖手旁观,是什么下场自己掂量吧。”

    说完她就被女眷扶着往后面去休息了。

    公孙晴的手紧紧握着一个纸卷,刚才薛家老太太在她手臂上写字,要她找个绝对不会被任何监控装置拍到的地方再打开看,这件事里绝对有猫腻。

    想到这里公孙晴还是很镇定,她站在那里陪着南宫七说了一些场面话,这才离开薛家。

    她也没急着找地方看,而是一路很正常的离开去机场,在回到了公孙家以后,她才去卫生间打开了纸条。

    纸条上面说的东西让公孙晴非常的震惊,可她是亲自去过古墓的人,如果说还有一个人会选择相信,那这个人肯定是它了。

    如何才能在不被对方发现的情况下,准确的通知自己的爷爷,还和薛家一起指定计划呢?

    回想薛家老太太一向是天塌下来也能笑眯眯的吃枣的性格,这次哭着出来在灵堂闹一场,肯定是为了给自己传讯,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缉灵榜了。

    公孙家和薛家如果有大规模的行动,必然是有个理由的,如果说是给薛家姐妹报仇,那也算是师出有名了。

    这次缉灵榜闹的动静很大,几乎整个渡灵界都惊动了,之前四大家的路家人突然死光了,到南宫家突然变卖一些实业,都让渡灵界议论纷纷,眼下薛家死了两个姑娘,更是让渡灵界充满了猜测。

    一时间竟有些暗潮涌动的感觉。

    南宫家在海外买的那个岛也被两家人给查了出来,可要去那个海岛,要么得用上船,要么得用上直升飞机,无论是哪一样都很难逃过一直在观察他们动向的邱少的耳目。

    首先要除掉邱少。

    这是公孙家和薛家达成的共识。

    杀了南宫砚或许不容易,可杀了邱少并不是什么难事。

    邱少自从恢复了以后,非常积极的参加各种高能集团的活动,就在他开车赶去开会的时候,居然发生了车祸,整辆进口跑车都烧了起来,他整个人也被烧成了一团焦炭,他的魂魄也被躲在暗处的人给收走了。

    没有了邱少,他手下的那些人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执行监视渡灵界的任务,南宫砚对高能集团这边根本没有相应的影响力,而且他沉迷在孤岛的实验室里,暂时还没收到邱少出事的消息。

    就在这个时候,一百多个公孙家和薛家选出来的渡灵好手,参加了一个横跨大西洋的邮轮之旅,而这个邮轮的航线,正好在那个孤岛的附近。

    就在邮轮路过孤岛的那天夜里,有十几个偷偷解开救生艇离开邮轮。

    这些人里面就有公孙晴。

    用公孙晴事后的话来说:“我已经准备在那里拼死了,可我到那里的时候,连打一架的机会都没有。”

    整个岛都被炸得面目全非,一些南宫家的人被捆起来丢在一间摇摇欲坠的小屋子里,那些被弄来的冤鬼都给度化了。

    公孙晴看到一个留着络腮胡,叼着一支烟的男人坐在一个木桶上,他的膝盖上坐着一个女鬼,这个女鬼搂着他的脖子,整个人无助的像一个小孩。

    这个女鬼公孙晴倒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是陈艺可。

    秦钺站起来,虚虚的搂着根本不需要他抱着的陈艺可:“可算把你们等来了。”

    他丢掉手里的香烟:“布个渡灵阵吧。”

    “这里的鬼你不是都给度化完了吗?”公孙晴有些诧异的说。

    “这不是还有一个吗?”秦钺叹了口气:“有些事我下不去手。”

    公孙晴虽然有些怀疑眼前这个中年人的身份,可看着这个荒芜的孤岛,感觉自己真的是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下去,她赶紧和自己家里两个好手一起布了一个渡灵阵。

    等阵布好以后,秦钺走过来把陈艺可放到阵里,陈艺可离开了秦钺的怀抱立刻变得不安起来,秦钺虚虚的一拍陈艺可的头:“去吧,我很快就来陪你了。”

    陈艺可一步一回头的往渡灵阵中心走,阵法发动,一阵温柔又温暖的光将陈艺可包裹住,陈艺可的目光一直看着阵法外的秦钺,就在它消失前的最后一刻,目光里露出一丝不舍。

    度化了陈艺可以后,公孙晴问秦钺:“你是什么人?这里的的这些是不是你做的?”

    “女孩子,还是别知道那么多的好。”秦钺虚虚的指向黑暗中的一个方向:“那边有直升飞机,能开的人我都给你留着,你们回去吧。”

    他点燃一支烟:“记得把南宫逗逗的尸体带回去好好安葬,没有他我也杀不了南宫砚,南宫家的人都值得尊敬。”

    当初是南宫砚牺牲了自己换他们离开了古墓,这次也是南宫逗逗主动跳进去,才能用自己和南宫砚身上的血脉之缘杀了墓主人。

    看着走向黑暗中的秦钺的背影,一个猜测浮现在公孙晴的心头:“你是……”

    秦钺举起手挥了挥,示意公孙晴不要说了:“我已经是个快死的人了,没什么好说的,我是谁都不重要了。”

    公孙晴既然猜出了他的身份,也听他提到了南宫逗逗已经死了,当然也猜到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觉得自己眼圈有些发热:“我们还会再见吗?”

    秦钺深吸了一口烟丢掉手里的烟头:“如果我死了变成恶鬼我会去找你的,记住那个时候一定要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