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国子监绯闻录 > 正文卷 第陆佰章 夫妻情
    舜钰笑着看沈二爷,她都是孩子娘了,哪里会去跟只鸟儿计较呢。

    董娘子送来饭菜,皆是家常肴馔,一碗南瓜瓤肉,一碗笋煨肥鸡,一尾清蒸鱼,两三盘油盐清炒的菜蔬,没会再端来个砂锅,揭起盖,沸着热腾腾香喷喷的猪肉馄饨。

    舜钰倒首次见拿南瓜这样烹饪的,拳头般圆小瓜挖空内瓤,里头塞碎肉、香蕈、笋尖浇酱油香芃放笼里蒸,她挟了一筷子津津有味地尝了口,咸鲜滋味还混着南瓜的清甜,直赞董娘子好手艺。

    沈二爷替她拨碗粳米饭摆面前,自己则舀几个馄饨连汤盛碗里,他吃口清淡,尽挑菜蔬慢慢嚼咽。

    舜钰撇撇嘴儿,挟条肥鸡腿搁他碗里:“吃哪补哪,这个给二爷。”

    沈二爷礼尚往来,把另条鸡腿给她,面不改色:“昨晚娘子的腿在吾腰间总挂不住,缺力气,也得补一补。”

    “........”舜钰臊了大红脸,哪有人像他那样狠的,间间歇歇弄到窗纸透进清光来才止,便是铁打的身骨也受不住呀......都不晓得自己是怎麽熬过来的,二爷还敢嫌弃她.......娇嗔的瞪他一眼,偏挑碗里吸足油水的笋子吃。

    沈二爷见她耳垂泛起嫣粉,弯唇暗自浅笑,说起已是两个孩子娘,可床笫间依旧羞涩如少女般,弄狠了只会紧攥锦褥瑟瑟发抖,像误入陷阱走投无路的小鹿,水眸含潮可怜的看他,动人的不行,却更勾引得他去欺负她。

    他(她)们这一世在恰当的时间相遇相知,彼此心无芥蒂的结成夫妻养儿育女,同甘苦共患难,人生得如此,又夫复何求呢!

    董娘子送来蒸好的大螃蟹,拌好的姜醋油碟儿,及一壶烫温的黄酒,退出房外。

    沈二爷用香茶漱口,又净过手,才给舜钰剔蟹黄,一面问她在大理寺做的如何,杨衍可有故意为难。

    舜钰摇摇头,把南平县案子同他细讲一遍,又道:“冯双林今儿受皇帝所托,命我后日进宫鉴宝。”再把杨衍关于此行凶险处说了,沈二爷手微顿,眸光深邃地看着她:“他倒变了许多。”

    “哪里变了?”舜钰没觉得,满脸不以为然,沈二爷笑而不语,舀一细匙蟹黄蘸姜醋送她嘴边,稍顷方沉吟说:“杨衍的法子虽能保命,但那些古器被损毁想九儿定是不肯,你可有应对之策?”

    舜钰默了半晌回话:“原想反其道而行之,只恐他狗急跳墙揭我女儿身,是以犹豫。”

    “不怕。”沈二爷语气从容:“若要揭你身份早揭了,不必等到此时,他自己也难脱干系。”

    舜钰松口气,看他眉眼温润、万事皆成竹在胸的模样,心底说不出的踏实,搁下筷著,慢慢凑近沈二爷身边,双手环住他的腰,忽而倚进他宽厚的怀里蹭了蹭,有种很温暖的感觉。

    沈二爷微怔,其实时常他都有种错觉,舜钰青春年少的身躯里,似乎藏着个看透世事、历经沧桑的魂魄,每当他想深究去抓握时,她又拒他于千里之外,一来二去他倒淡然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舜钰是,他又何尝不是呢,或许终有日云浅风清了,他们彼此会坦城相待,或许就这样一辈子,也没甚麽,漫漫余生他(她)们能相携至老便好,其它皆不重要。

    “娇气。”沈二爷嗓音醇厚温和:“很想抱抱你,不过手上都是蟹腥味.......”

    他的话未完,听得舜钰闷闷问:“我们甚麽时候才能回家?想母亲和荔荔还有那只鹦鹉。”

    “快了。”沈二爷亲亲她洁白的额头。

    ....................................

    两日后辰时,舜钰依约来至午门,冯双林已在等了。

    他(她)也不乘轿,沿着青砖御道往西暖阁走,官员们常朝未散,宫殿穿了一座又一座,不见人影,便是偶见一两宫人也晃眼而过,唯有秋日的凉风在墙根檐前游荡,萧萧瑟瑟的。

    “沈二爷身骨可痊愈了?”冯双林抚去肩膀飘落的一片黄叶。

    舜钰眼神懵懂,似乎不知他何以这般问,冯双林笑了笑:“二爷是我谋划救出昭狱的,但他当时伤势过重,生死只得天定,前日见你绾发的簪子是他的,想必你们已经见过.......他可好?”

    舜钰回话:“谢你救命之恩!他身上的伤日渐痊愈,余的只是些疤痕.......”瞟见冯双林眸光幽深,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脸颊有些发热,抿抿嘴唇道:“总是好了。”

    冯双林吁口气,瞅一眼她:“听闻你诞下两个孩子?”

    舜钰颌首微笑:“一个男娃,乳名元宝,一个女娃,乳名小月亮。”

    “长得像你,还是像二爷?”冯双林又问。

    舜钰挺认真的想了想:“还太小看不大出来,不过元宝眼睛像我,鼻梁挺挺的像二爷,小月亮眼睛同二爷一样,鼻唇则如我。元宝性子憨憨地,不晓得长大后像谁,小月亮娇娇的胆子很小,便是这般见着二爷都没哭,亲得很,二爷可欢喜了,雕刻一屉的物什给他们.........”

    冯双林静静听着舜钰喋喋不休,天边红日东升,一缕金黄的光线刺透稀薄的雾气,直洒照进他黯涩难懂的心境,豁然就变得开阔起来,二爷过得好,他应该高兴和祝福不是吗?!

    “........永亭闲暇时不妨来见见他们。”

    冯双林“嗯”了一声,不再多言语,已近西暖阁,守门前的公公过来,迎他们入内。

    他二人跪下行拜,听得朱煜说免礼方才起身,舜钰悄瞟见右侧坐着个官儿,正在端盏垂颈吃茶,待他抬起头来,舜钰眼皮子一跳,不是别人,正是大理寺卿杨衍。

    他来做甚麽?!舜钰心中惊疑却不表,只暗自思忖。

    朱煜面色则显得有些疲惫,昨晚夏皇后吃了块果馅梅字蒸糕,忽就小产了。

    他大怒,东宫伺候的宫女公公皆杖毙,连带几个嫔妃也捕去宗人府问讯,其中有最得他宠爱的丽妃,他眼睛都没眨一下。

    夏皇后很满意,痛哭流涕不止,他温言安慰,言行举止都含满疼惜。

    夏万春是兵部尚书,削藩之战迫在眉睫,不能让他因此而起异心,善待他的女儿是最稳妥的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