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宙斯的悲叹 第八十章 动物园内的王者

第八十章 动物园内的王者

    如果在刑罚方面相比,柳甄敏也需要比十八世界的欧洲行刑官更为恐怖。

    他并未是一个钻研如何致人痛苦的科目,恰恰相反,柳甄敏所学习研究的内容是让人如何变得更加强大、幸福。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原因,柳甄敏比很多人都更加了解人性,因为了解人性中的快乐便必然了解人性中的软弱。

    拉克伯之所以愤怒并非是柳甄敏对其的痛苦折磨,而是其用一种极为卑劣的手段来引诱并且愚弄了自己的人性与欲望,这种直窥内心的感觉甚至要比自己以赤裸状态示人还要恶劣。

    但他并没有任何回击的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柳甄敏缓缓地坐了下来,但他并非直面拉克伯而是背对着他。柳甄敏将自己最为薄弱的地方交给了对方。

    当然这并非柳甄敏的无故挑衅,也并非他的肆意妄为。

    因为在柳甄敏与拉克伯之前还有着一道牢固的玻璃屏障,而就以现在拉克伯的状态是决计无法突破这层屏障的。

    拉克伯怒视着靠坐在玻璃屏障上的柳甄敏,心中的怒意达到顶点,然而理智告诉他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那么的苍白。

    但即便如此,拉克伯还是将手臂放在玻璃屏障之上,所是无用,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幻想着自己的手掌会透过这层玻璃屏障,随后贯穿柳甄敏的身体,将这个将自己折磨的非人非鬼的家伙一击处死。

    对此拉克伯愿意付出一切代价,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然而现实是冰冷且绝望的。

    就在这个时候柳甄敏开口道:“你去多动物园吗?”

    拉克伯没有回答,柳甄敏对此也并不在乎,继续自己的讲述。

    “一般狮子、老虎、豹子这类极为迅猛的猫科动物都会被关在如这样一般的饲养房中,当然它们的房间要比这里大上很多。”

    “观光游客们便会透过如这样一般的玻璃壁来观看他们,嬉笑、拍照、投食,而无论是山林之王还是草原霸主这个时候都只能无力相对,即便他们发出最为凶狠的怒吼也只会换来更多的闪光灯与笑声。”

    “长此议案下去,这些动物也逐渐意识到了眼前的处境,于是它们变得懒散怠慢,用自己的无视来抵抗人类对其自由的束缚。”

    “然而猫科动物的智慧始终不如灵长类的高,很快人们便发现了更为行之有效的戏耍方法,那便是将后背面向他们,装作一副好不之情的样子,然而在那种已然有无数的照相设备准备记录着这一切。”

    “当野兽们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可以说相当欣喜若狂,他们会逐渐靠近背对着他的人类,当到达一定距离后会忽然扑起,想要将其扑到撕咬。但他们不知道在其面前的是一面厚重的玻璃围壁,它们扑的越凶,自己则会撞得更痛。而人类笑声与尖叫也会更为响亮。”

    拉克伯听着柳甄敏的讲述,最终大笑道:“这看上去也许很蠢,但这也真是百兽之王的抉择。也许自己身陷囹圄,但自己的灵魂却永远高傲,对于那些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烂人其永远都不会屈服。”

    柳甄敏点了点头道:“也许吧,但你认为只有那些野兽撞在玻璃围壁之上时才是其最为可悲的时刻吗?不!它们的悲哀是因为其太过弱小。即便其用着健硕的身体、锋利的爪牙但其却永远都无法战胜人类,其实想象捕捉一头有时候并非是多大的难事,只要有着足够的财力物力,即便并非专业人士也可以在精心设计下将一头狮子捕获。”

    拉克伯冷笑一声道:“也就是说我现在之所以沦落到这里都是进入了你的陷阱对吗?”

    拉克伯摇了摇头道:“并非如此,如果我早知你的存在的话我所做的一切都会很轻松,不至于如那天一般那么狼狈。”

    拉克伯脸庞抽搐了一下,摇了摇牙,最终没有说什么。

    柳甄敏继续道:“而那些野兽们的身上还有一件悲哀的事情。即便它们真的能够突破玻璃围壁,将那些愚弄嘲讽它的人类撕成碎片予以复仇,但他们却永远无法回到属于他们的环境之中。”

    “动物园外依旧是城市,而城市的街道上不会有一头野兽被放任独行。”

    拉克伯血红的目光中忽然闪烁起来,目光凝聚在柳甄敏的身上,柳甄敏话中的含义其自是已经完全理解了。

    柳甄敏继续道:“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离开这里后会回到哪里?”

    拉克伯沉默不语。

    柳甄敏淡笑道:“远山公寓你已经回不去了,漫研社的大门永远不会再向你敞开。至于新维多利亚时代嘛...那里至始至终都不是你的家。”

    拉克伯闻言脸色忽然大变,他不想柳甄敏竟然知晓如此多的秘密。

    对此柳甄敏却并未感到有任何得意之处,看他的模样还想只是吧百科全书上的词条注释读出来一般简单。

    “你背叛了漫研社,想来仅此一条你就已无法在任何一个渎者家族中生存下去,而TAROT嘛,不必我说,至始至终他们都并未将你看成他们其中的一员。”

    拉克伯的脸庞有些痛苦地扭曲起来,柳甄敏所言这些他又何尝不知道,当其与不不进入TAROT的第一天时拉克伯便清晰地察觉到了这种异样。

    TAROT可以说是一个结构严谨却又异常排外的组织,即便向不不这般早年间被布置在纸鸢身边的棋子当其回到TAROT中时都受到了有所抵触,在魔术师、皇帝等几大头领的压制,很多人才最终才算是接受了不不,而这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不不过人的能力与才学。

    而拉克伯对此更是无可比拟。

    作为漫研社的反叛者,TAROT中人在拍手大笑的时候对于拉克伯的目光也是不屑鄙视的,在这些人眼中拉克伯无疑只是不不所带入的一条狗而已。

    不同于海伯,在失去双臂后的海伯已经彻底没有了丝毫的梦想,他的活着只是为了能够让不不感到安心,于是乎海伯在新维多利亚时代中选择隐居的生活。

    正海伯的抉择却是作为有着雄心壮志的拉克伯无法承受的。

    更重要的是已然决定了与世无争的海伯最终也死在了雨果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