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宙斯的悲叹 第九章 真假世界
    柳正义的话让雨果不觉一愣,颇为诧异地看着他。

    柳正义仿佛刚刚所言完全属于无心之说,当其将话讲完后不觉有几分后悔,但已是覆水难收。

    不等雨果追问,一旁的阿瞳却忍不住急切道:“爸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柳正义侧目瞪了女儿一眼,阿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此时他们所正面对着患者,而医护人员的不沉稳极有可能带动患者的恐慌。

    好在雨果倒是一副极为平静的模样,这反而让柳正义感到意外,从医多年来,即便是在已知自己大限将至的绝症患者身上他也从未见过这种从容。

    柳正义淡然一笑对雨果道:“你不必担心,其实我所说的异样并非的是什么危险事情,倒不如说是一件极其平稳的事情。只是...此事有些太过平稳,以至于让我感到有些不正常。”

    雨果闻言也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其理解。

    柳正义顿了顿随后对雨果道:“你在平日之中注意过自己的心跳频率吗?”

    雨果闻言心中猛然一动,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道:“没有怎么注意,我感觉我的心脏一直都还不错,从未出现过什么问题。”

    柳正义摇了摇头道:“我刚才说过了,并非是你身体异常的问题,而是你的身体太过正常。我先前为你检查身体的时候便注意到,即便是你陷入昏迷的时候,脉搏频率便趋于一种极致的稳定。好像心脏并没有收到身体机能的改变而影响。而现在的情况与之前处于同样状态,虽然心跳脉搏次数并不相同,但依旧保持在那一平稳状态。”

    阿瞳在一旁又忍不住插嘴道:“这么说来不是挺不错的嘛。”

    柳正义道:“心脏频率平稳的确是一件好事,但物极必反,如果人体心脏永远都持续在一个平稳数值时那么便很是危险。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的平均的心跳都在六七十左右,但如果在我们在经过剧烈运动后心脏频率必然不会保持这一数值,因为其需要给身体提供相应的能量,所以其必须加快运作速率。如果其还持续在一个水平值上时,人体可是要出危险的。”

    雨果在一旁闻言自是没有说话,在被小百合杀死复生后,雨果的心脏频率便近乎固定在一个数值左右。无论面临怎样的险境、危难,其心脏数值都没有变化过。当初天英入试中,庄则也正是因注意到了此点才断定出雨果的特殊身份。

    阿瞳闻言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雨果见状笑道:“我应该还没有达到那种夸张的地步,在学校长跑之后也会清晰地感觉心脏剧烈跳动的。”

    柳正义淡然一笑道:“也许是我多虑了。放心吧,你现在的身体各项情况都很好,如果条件可以的话可以留在医院多观察两天,这样可以更为保靠一些。先前阿瞳也向我提及了一些情况,治疗费用方面你就不必有所担心了。”

    雨果望向阿瞳,见对方甜甜地向自己一笑,霎时间雨果的心中涌过一股暖流。这一次雨果并未有所推辞,只是真诚地向柳正义道:“谢谢。”

    柳正义也欣然一笑,笑容中充满了长者的慈爱与关怀。

    雨果看着这张谈不上熟悉的脸庞,想到现世之中其悲惨的结局,心中不禁隐隐作痛。

    又向雨果叮嘱了几句,柳正义与阿瞳离开病房。

    雨果躺在床上只觉得心中之结到现在也没有被解开。进入这个新世界已有几日,曾经熟悉的人在改变身份后如走马灯般出现在雨果眼前,令雨果感到思绪烦乱。

    无论是苏婉、庄则,纸鸢、原千岁,还是柳正义与阿瞳,这些雨果身边的人们在这个世界中仿佛都找到了自己的安宁与幸福。

    在这里他们并没有背负着各种不幸的命运,没有悲惨的遭遇,他们的生活平静却充满希望,每一天都似那么的光明。

    反观之下,只有自己依然背负着不幸的命运。

    东岛依然毁灭,他依然孤零零地住在马尔福公寓之中。如果他似乎熟悉的世界面目全非一切都似改变,那么唯一不变的便是他自己。

    此时的雨果宛如一个宇宙神明观察者,唯有他自己一人知道这个世界是虚假的,一切都是在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残片挂饰中的残余力量在自己的记忆中新建立起来的一座海市蜃楼。

    不过这片海市蜃楼实在太过真实,甚至让原本记忆的拥有者雨果都在这个虚假世界中寻找到一丝归属感。

    但即便如此,雨果的心中已然明白这个世界并不真实。

    “这不是我的世界。”雨果喃喃自语道。

    忽然间,雨果的脑海中闪现出了一个问题。

    原本的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在雨果没有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一切都处于平静之中。

    纸鸢、原千岁做着他们的“不良事业”,苏婉、庄则走到一起,阿瞳与父亲快乐地生活。当这一幕幕场景再度出现在雨果的脑海之中时雨果忽然意识到,这会不会便是原本应该现世所拥有的世界?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他,东岛毁灭日也许便不会发生。那么这些人便不会受到干扰。

    苏婉不会流落异乡,柳正义不会蒙冤入狱,纸鸢、原千岁不会成为渎者。

    而如果自己没有进入都市区,便不会与阿瞳相遇,那么阿瞳最终也不会因为自己而丢掉性命。

    所有恶果的追溯都起源于他的身上。

    他才是所有不幸的源头。

    雨果眼中的瞳孔骤然紧缩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天花板。

    当这个念头出现在其脑中的时候便再也挥之不去,且如滴在宣纸上的墨滴一般越发扩散,最终将其心都染成了一片黑色。

    “都是因为我吗...”

    雨果低吟道,声音之微弱即便他自己都很难听清。

    虽然雨果习惯于将很多事情怪罪于自己得身上,但此时其内心的自责感却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顶峰状态。

    无尽的黑暗如同黑泥一般从窗外渗入,将雨果彻底包裹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