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二章 纸鸢的谢礼
    纸鸢的一声低吼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愣,当即数十道目光“唰”地一声投向了雨果。

    雨果忽被如此注视,不禁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耸肩对众人道:“我如果说我只是路过而已你们信不信啊?”

    自然没有人相信。

    但听原千岁一声怒吼道:“管他是谁?一起收拾!”

    得到老大命令后,当下众人自动分兵两路只扑纸鸢和雨果。

    雨果耸了耸肩,他虽然此番赶来本就抱着帮助纸鸢之意,但见到这伙人为首的竟是原千岁便不想今早参与进来,不过此刻即便他想抽身离去也是不可能了。

    雨果一手揽抱住暴力熊玩偶,一边飞腿而出将一个率先冲到他面前的少年踢倒。

    众人见雨果伸手同样了得当即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们本就以埋伏围殴为目的,自然没有所谓公平决斗的精神,当即一拥而上扑向雨果。

    雨果身形跃动宛如水中游鱼一般迅速快捷,在敌人中来回穿梭且不时地发起攻击。虽然雨果出手看似闲庭信步但却即是稳准狠,被其击中之人短时间内很难恢复战斗能力。

    就这样,不需要多时狭小的街巷之内已有十数人倒下,痛苦不迭地呻吟着。

    “废物!都是废物!”

    原千岁跺脚痛骂道,此时他的眼中已布满了红色的血丝,看上去像极了一头愤怒的豹子。

    雨果接连打翻几人后已冲到了纸鸢身前,而纸鸢也击倒了冲上前来的对手,二人当即背靠背站在一起,雨果埋怨道:“喂,你怎么拖我下水啊!”

    纸鸢冷哼一声淡然道:“你来这里不就是向进这趟浑水的吗?”

    一句话倒是让雨果有些无言以对,雨果轻咳了一声随后道:“那你怎么知道我是来帮你的,而不是这帮人的帮凶?”

    纸鸢歪了歪头,好似对此颇为认真地想象了随后道:“直觉。”

    雨果无奈地耸了耸肩,对于纸鸢的说话他还真的无话可说。

    纸鸢这时道:“你少要抱怨了,这个时候还是应对眼前这事,事结之后我请你吃晚餐。”

    雨果眨了眨眼睛道:“这么一说我感觉挺期待的。”

    此刻随着原千岁的一声大吼,其手下众人已再度向纸鸢雨果二人冲来,只是人数的锐减早已使其士气大减,所谓冲击丝毫没有刚刚的那般威慑力。

    雨果赫然发出一声清啸,音调之高仿佛要直冲云际。随即雨果大踏一步直向原千岁,还对身后的纸鸢说道:“讲这个人交给我吧。”

    纸鸢对此并不起疑,当即面对其余围拢上来的众人。

    雨果快速击倒几名阻拦他的人后便已来到原千岁面前,此刻原千岁那胖乎乎的脸庞早已被气得铁青。

    他今天的计划可以说是“完美无缺”,本以为可以将纸鸢好好教训一番,不想半路中杀出了个程咬金,将其一番大好计划完全打乱。此刻见雨果来到他的面前更是怒不可遏,当即高举拳头向着雨果面门砸了过来。

    雨果侧身歪头闪避,多开了原千岁的拳头,不想原千岁的反应也十分迅速,一拳落空后当即由拳换肘,一顶之间手肘向着雨果的喉咙撞去。

    雨果抬手伸出双指向前一探,正戳在原千岁大臂的臂筋之上,原千岁但觉整条手臂一阵酸麻,当即竟是一丝也动弹不得。

    就在原千岁对此大为惊异之时,雨果已贴身靠近原千岁,在其耳边低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今天你已不可能占到便宜了,还是赶快撤吧。”

    说罢的其好似被原千岁手肘重击下连退数步,脚下一阵踉跄险些摔倒。

    原千岁见状一愣,有些惊愕地看着雨果,眼前这个帮助纸鸢的陌生人竟会如此帮助自己,还向自己发出警示,对此雨果实在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但大势头已成定局,原千岁明白对方所言并没有错,如果自己继续一意孤行惹恼了对方,恐怕之后自己出糗更是巨大。

    短暂的犹豫之后,原千岁愤然地跺了跺脚,伸手取出PMT扫了一眼后大声道:“治安官要来了,我们撤!”

    治安官三个字好似的灌顶醍醐一般,即便倒地受伤之人闻言也顿时打起精神,相继咬牙爬了起来,拼命地逃出街巷,向着四周飞奔出去。

    很快,刚刚还混乱无比的街道便眼睛下来,只徒然剩下纸鸢同雨果一起大眼瞪小眼地对视着。

    片刻后,雨果来到纸鸢身前道:“还冷着干什么?治安官马上就到了,留在这里等着被抓吗?赶快跑!”

    纸鸢看了看雨果,随即跟着雨果也跑出了街巷。

    跑出寂静的街道,来到喧闹的大街,这一对少年少女好似的被什么追赶着一般飞快地奔跑着,不过脸上却满是兴奋激动的笑容。

    不知跑出了多远的距离,已经气喘吁吁地纸鸢一把拉住雨果停了下来,随即对雨果道:“呼呼...可以停下来了,现在应该不会有人追上来了。”

    雨果向后望了望随后点了点头道:“好像确实安全了。”

    纸鸢见状当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雨果道:“你装的还挺像的嘛。”

    “嗯?你说什么?”雨果好似没有听懂似的看着纸鸢。

    纸鸢淡笑道:“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治安官来吧,我相信凭原千岁那家伙的细心程度,设计埋伏我的计划绝不会疏漏躲避治安官的可能性。而治安官如此迅速地赶到也着实有些太过迅速,想来这只是他委婉的一种撤退方式吧。”

    雨果眨了眨眼睛道:“哦?是吗?想不到这家话还挺狡猾的嘛。”

    纸鸢笑道:“如果说狡猾的话,恐怕原千岁还不是今天所有人中最狡猾的一个。原千岁和我打过很多交道,他的实力我也最是清楚不过。他那一简单的肘击能够把你击退着实不现实呢。”说罢纸鸢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雨果。

    被纸鸢识破的雨果只能尴尬地挠头笑了起来,他没有想到纸鸢虽然当时处于战斗之中,却对自己所做的小动作竟也了如指掌。

    见雨果有些窘迫,纸鸢甩了甩有些繁乱的秀发爽快道:“算了,其中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看在你今天帮我的份上,走,我请你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