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七十九章 学霸真的很可怕

第七十九章 学霸真的很可怕

    米洛阳与桔子就此离去,这对关系复杂的父女身影消失在昏暗的街道中。

    雨果坐在客厅内,目光有些呆愣地注视着桌面上的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残片挂饰,这是他用桔子换来的东西,也可以说是用依依的性命换来的。

    雨果不喜欢依依,但此时他的心中却对依依的死怀有伤痛之情。

    无论如何她都只是一个孩子,不安的命运降临在她的身上,她没有选择。

    当然性格的乖张与扭曲以及疯狂残忍的行经都是她主观能动上的行为,但一件事情出现错误结果之时也要注意它不幸的起始。

    雨果忽而思索着关于自己不幸的起始出于哪里?

    追根溯源正如曾经的麻美所讲,他的出生便有着诅咒。

    在雨果的身上所背负的命运要比Thirteen、ZERO、迪卡尔等任何人都要多!

    而这份命运的起点想来便是这块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了。

    麻美讲过在的雨果同一批实验的人造婴儿中,只有雨果活了下来,也便是说那是自己的命运便与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紧紧相连在一起。

    就在雨果陷入无奈的感慨之时,忽然间屋门被人推开,随即一个人走了进来。

    米洛阳与桔子离开之后门并没有被锁上,雨果也并没有想要锁门的意思,因为他知道还有一个人要进来。

    此人并非第一次走进七号别墅,上一次他来的时候一直带着兜帽令人看不清面相,而此次已没有兜帽能遮挡得住他那俊美的就连女人都会嫉妒的脸庞。

    入屋之人正是马戏团长。

    雨果与米洛阳见面并非完全没有其他手段,虽然他对自己的手段以及现今实力都有所把握。但双方如刚才那般完成交易后,失去手中的人质底牌,那么但凭自己的实力向独自面对庞大的九处无异于是以卵击石,所以雨果还是向一方做出了求助。

    就眼下情况来看,最好的求助方有且只有是马戏团。

    雨果虽然在此之前也与马戏团长见面交流过,不过当独自面对他的时候心中还是会产生莫名的压力,无论是其俊美的外貌还是深不可测的实力都绝对会让人感到自惭形愧,更重要的是此时的雨果对马戏团长更有数分愧疚之情。

    马戏团长步入客厅后先扫视了周围一番,仿佛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随后坐在雨果面前,那个不久前米洛阳刚刚做过的位置。

    “都走了。”马戏团长冷冷地说道。

    他所指的不禁是米洛阳与桔子,还有一同前来的九处猎人们。

    “谢谢。”雨果道。

    马戏团长摇了摇头。

    雨果长叹一声后对马戏团长道:“抱歉。”这一次马戏团长并未摇头,只是冷冷地看着雨果,半晌后道:“我需要一个解释。”

    雨果道歉自然是依依殒命一事,对此马戏团长既没有说怪罪他也没有说原谅他,他所求的只有一个解释。

    依依死了,然而真凶袁静没有死,而被捕获的俘虏桔子也活了下去,这对于与九处有着不共戴天仇恨的马戏团自然是无法接受的。

    雨果指了指桌面上的挂饰道:“我得到了这个。”

    马戏团长随着雨果所指要将目光投了过去,仔细辨认着这平淡无奇的环形挂饰良久后道:“特里托革莱娅石刻?”

    雨果道:“你知道它?”

    马戏团长摇了摇头道:“没见过,但有耳闻。”

    关于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在渎者之中并非是完全的秘密,原千岁便曾与其提及过其存在,只是那时的雨果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所以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对他而言也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存在。

    现在马戏团长仅凭猜想的便说出了他的名字,雨果在惊讶于其思绪敏捷的同时也好奇他是如何知道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的存在。

    马戏团长道:“自从渎者诞生以来,一方面我们要面对各方面的压力与威胁,在这种黑暗的夹缝中努力生存下来。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在思考着柏拉图留下来的问题,正所谓‘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渎者都是经历死亡才诞生的,但没有人认为我们的力量是源于死亡。毕竟死神已经秉公执法了亿万年,想他早已是一把年纪任性的可能性实在不大,而且再次之前世界上从未出现过渎者一类人的存在,所以我们断定我们的力量必然是源自某一场特殊事件,而那个时候所发生的唯一大事可以说只有一个...”雨果闻言心中不禁猛然一颤,他已猜到马戏团长将要说出得内容。

    “...那便是东岛事件。”马戏团长不出意料地说出了这个名字。

    “渎者的出现便是在的东岛毁灭后不久出现的,那时我们猜测便是东岛的核泄漏事件使得一些核能物质进入其他地区中,而这些物质无意对一些人产生了影响,在这种核辐射的的影响下最终诞生出了渎者。”

    说罢马戏团长冷冷一笑道:“现在想来那时的想法真是愚蠢,现实生活又不是电影,若是受到核辐射哪里会得到什么超能力,结果只会在无尽的痛苦中死去吧。”

    感慨一番后马戏团长道:“不过这只是现在的分析而已,在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对这一说法便是赞成,其中也包括我在内。”

    雨果道:“几乎所有人也就是说有人对这一说法有质疑。”

    马戏团长道:“没错,而这个人想来你也知道,那便是TAROT女祭司。”雨果闻言不觉有些诧异,虽然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但女祭司这个人物对于雨果而言也实在太过缥缈虚幻,更似只存在他们故事中的人物。

    但此人却绝非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平庸之辈,至少现在雨果所知晓的几件大事之中都有她参与的身影。

    马戏团长继续道:“对于女祭司这个人我也很不了解,与魔术师不同,此人即便是在TAROT中也低调得很,外人更无从所知。不过据说此人的学识很是渊博,在成为渎者前更是与物理研究有关的学者,对于常人揣测出的想法予以最为理性科学的驳倒。现在想来学霸果然真的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