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六十四章 不幸所得
    “在我刚刚上学后不久,我的母亲便患病了,很不好的病,即便在医疗技术如此发达的现代已然是不治之症,即便是最有钱有势的月神家也只能是延缓片刻生命而已,而对于我们普通的家庭来说这是一个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秋田沉默片刻后道:“不久后,母亲便死去了。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想可能算是前者吧,因为那种病症的后期临床表现只能说是让人生不如死,以我们家的经济条件根本无法让母亲在镇静剂中度过余生。”

    “那段日子对我来说是相当昏暗的,每天唤醒我的不是母亲的轻抚,而是冰冷的闹铃声,回家后没有热乎乎的可口饭菜,只是千篇一律的速食面,晚上睡觉前感到害怕时也无人哄我,只能自己咬牙度过。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父亲的改变...”

    秋田的眼睛微微眯起,眉宇间打成了一个结,好似陷入了某种的痛苦回忆之中。

    “母亲的死对父亲的打击非常大,可以说是一蹶不振,无心工作,更无心生活,每天陪伴他的只有酒,在那种醉生梦死的虚幻中麻痹着自己。”

    “很快,父亲失去了工作,于是申请了政府的低保救助,但他也只是用那么一点微薄的资金去买酒。这听上去可能很像是电影中的情节,但它就发生在我的生活中,而那种影响要远远比电影中还要糟。”

    “曾经那个慈祥的父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有职责与怒骂,时常还加以拳脚相加,那时的我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所穿的衣服又脏又破,于是同学们开始嘲笑我,而我饱受欺凌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的。”

    “有一段时间里,老师对我还算关注,她察觉到了我家中的情况,曾经向我询问过家中事项,但我不敢对她如实讲明,因为我担心她会将我的事情告诉相关机构,保护我的法律会对父亲造成严惩,我已失去了母亲,已不想再失去父亲了,无论如何他都是最后的亲人。”

    说到这里秋田轻咬着嘴唇,不知不觉间二人已来到一个长满的常春藤的石架下,秋田的将轮椅倒至石凳一侧,芝芝挨着他坐了下来,同样安静地听着秋田的诉说。

    “就这样我度过了小学时光,那时的父亲已经糟糕透顶了,整个人无论是外貌还是内心都大变模样,曾经的朋友、同事都无法相认。”

    “我虽然不想让他受到法律的惩治,却也不想再与他生活下去,于是我独自向政府提出学习资金援助,加上我平时花销理财也小有心得,所以独立活下去还是不成问题的。而且那时的我已经是个游戏高手了,在网络上通过游戏也能赚上一些钱,所以生活确实算有了保证。”

    芝芝淡笑道:“虽然不幸,但确实是很励志的过程。”

    秋田摇了摇头道:“我并不这么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算是的我另外一段不幸的开始。”

    “进入国中后,我本认为会有一个新的开始,然而事情却向着另外一个可怕的方向发展。小学的时候虽也有人欺凌我,但相比与国中的人真的只是小儿科,他们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

    秋田用舌头轻轻地湿润了一下嘴唇,此时的他喉咙有些干渴。

    “现在想来那些不堪的细节还能清晰地出现在眼前,就好像珍藏在脑中的幻灯片一般,唯一不同的是无法删除销毁。”秋田自嘲式地笑道。

    “不过生活好在并非没有一丝希望,在这里我遇到了可以说是救赎我的人,他可以算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朋友。”

    芝芝知道秋田所指之人,也知道在镭射体育场时,秋田背包里所装的便是那个人的骨灰。

    秋田道:“我们有相同的兴趣爱好,有说不完的共同语言,他的性格很好,为人宽宏大量,与人为善,即便是和我这样经常被他人欺凌的人在一起也从来不说上句,甚至还经常是我出言讽刺调侃他,就好像要把被人给我造成的痛苦从他身上找回来一般...呵呵,我真是个无可救药的混蛋啊...但即便这样,他依然对我很好。”

    说到这里,秋田的嘴角处浮现幸运的微笑,往事同样展现在脑海之中。

    “也许他也有一些缺点,但现在我真的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他所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完美的人。”

    芝芝轻轻地点头,那种感觉她隐隐有所感同。

    “他死去的那天是陪我出去玩,那时的他还在期待着小百合演唱会,总是兴高采烈的。他让我请他吃东西,那好像是他对我为数不多的要求,而我也是能做这些微小的东西。”

    提及此处,秋田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情,嘴唇也有些颤抖,芝芝想要让秋田停下来但转念一想也许一吐为快对秋田才更有益处。

    秋田道:“他死的时候很恐惧,那种悲鸣声我至今记得,想来即便晚年我患上老年痴呆也不会忘记。”

    说到此处,秋田摸了摸自己的手指,在那里本应有一枚戒指存在,但现在它却不见踪影,秋田知道它依然存在于那里。

    “那天晚上他死了,我活了下来。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只是那时我还没有察觉。”

    芝芝闻言心中一动,她没有想到秋田竟然会将自己成为新人类的事情也告知给自己,显然秋田将自己内心中最大的秘密告诉给了她。

    “之后的那段时间我很消沉,甚至被人欺凌都没有痛苦的感觉,身体没有丝毫痛楚,整个人就好像被完全麻痹了一样。呵呵,说来可笑,那时的我有些对父亲有所理解了。”

    芝芝这时想起自己那次在树林中制止大奎的时候,秋田眼中那种死寂萧索的神情,现在想来便是受那件事情的影响吧。

    “后来...也就没有什么了。我从他的父母手中求来了他的骨灰,想要替他完成最后的心愿,但没有想到最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不过在那场悲剧中我也有所收获,就好像冥冥之中受到了母亲与他对我的庇护。”

    “我活了下来,拥有了能力,更...结识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