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四十六章 Choose
    正义是什么?

    高宽直觉喉咙有些干涩,这个问题很是主观抽象,与其说这是一个严谨的定论表述,其更像是一个虚幻的讨巧的答案,比较适合一个政治家来回答。

    所谓正义无非是人们心中的一杆秤,它将善良美好的东西表现出来,属于人类道德标准的量尺子,也是推动着整个人类文明向前发展的基本要素之一。

    不过正义一词语实在有太多不同方面主义解释,高大宽思谋片刻后组织了一番语言后道:“正义便是代表着爱与和平等一些人性美好事物的集合体,同时也代表着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公平等社会基本权利。”

    高大宽感觉自己的回答已很是全面,应该能让柳甄敏有所满意。

    “你说的很好,不过我并不这么认为。”柳甄敏淡淡地说道,听到他的回答高大宽惊讶地发觉自己竟对此并不意外。

    “正义,只是为了维护大部分人类的利益而产生的名词而已,说的简单一些便是一个欲盖弥彰的借口而已。”

    高大宽皱眉道:“你的这个说法实在太狭隘了。”

    “狭隘吗?我并不这么认为。”

    柳甄敏继续淡然道:“如果一艘在海上行驶的一艘巨轮受到了海难,这个时候海神出现,他告诉船上的人们,想要获救的话必须用牺牲船上的一个婴儿,否则只有那个婴儿可以活下去,那么这个时候你该如何选择?”

    “这到底是什么混蛋海神!”高大宽怒斥道。

    “这并不重要,你可以认为他是尼普顿,也可以认为是波塞冬,总之他有这样的能力便是了,而且这一问题也并非是我凭空杜撰出来的,在人们数千年的航海史上用人命在做‘献祭’屡见不鲜。”

    高大宽犹豫片刻后最终缓缓说道:“我会牺牲婴儿的性命,挽救其他人。”

    “嗯哼。”柳甄敏发出并不意外的声音,其实这个问题某种程度上来说并非是一个双选题。

    高大宽急忙解释道:“已经船上有着其他众多的性命,权衡利弊之下只能是牺牲...”

    “我懂,你不必解释,想来只要是一个思路正常,拥有基本三观的人都会得出这个答案,便是我本人也不例外。”柳甄敏打断了高大宽的话说道。

    “可是这就是正义吗?”

    高大宽道:“这是两码事情,你这是在偷换概念。”

    “也许是,不过我们现在只是利用这么一个小问题来探讨一下人性罢了。即使在你的眼中用一个无辜婴儿的性命去换取其他人的性命是值得的,也许在所有人获救之后都会歌颂那个牺牲掉性命的婴儿,人们会为他谱写赞歌,树立丰碑,他的名字会被载入史册被永远传唱下去,不过这些对于那个婴儿来说重要吗?”

    高大宽默然。

    “无论是海神还是做出选择的人都从未考虑询问婴儿的意见,在所有人的脑海中所谓的正义选择便如一道数学题一般,而且还是最简单的那种,一加一等于二,而二大于一。”

    高大宽的身体颓然地靠在椅子上。

    柳甄敏道:“看,正义只是这么一串数字而已,冰冷而又无情,刚刚你所说的那些美好特征都没有在其上表现出来。”

    “怎么会这样...”高大宽口中呢喃着,虽然他的心中明白柳甄敏是利用了诡辩的手法,不过他实在没有驳倒对方的说辞。

    柳甄敏道:“这就是事情最原本的本质,不要忘了,人性中最难摆脱的情感便是自私,包括诸多爱与恨的情感都源于此。而基于此点的正义有怎么是真正的永恒公平,想来上学的时候老师也告诉过你,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那么正义一词有从何说起呢?”

    高大宽继续沉默着,话是如此,高大宽隐隐从柳甄敏的话中察觉到了什么。

    “我的父亲便是那个婴儿,在无辜下被冠上了莫须有的罪名,在无奈下被迫承认了罪行,在无助下忍受着妻亡子散的痛苦。而这一切都是那群同船上的人所选而致,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选择让婴儿死亡,即便没有海神的出现提出交换条件,他们也会如此。”

    高大宽觉得胸口很是沉闷,最后缓缓说道:“你的父亲是你救出去的吗...”

    电话的两端都陷入了沉默之中,高大宽甚至觉得自己能够听到柳甄敏皮肤的呼吸声。

    最终柳甄敏喃喃道:“我已经失去了妹妹,不想再失去父亲了,而我父亲也亏欠了阿瞳太多的东西,即便阿瞳已死,依旧希望能对其有所补偿...”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高大宽赫然咆哮起来,柳甄敏也并不反驳,只是静静地听着高大宽的责骂,不过良久,高大宽也只是不断地骂着疯子两个字,其他咒骂的词语他实在想不出来,更说不出口。

    最终,高大宽停了下来,他的大脑彻底陷入了空白之中。

    怎么会这样...

    高大宽不知道这是今天自己第几次发出这样的感叹。

    “你是一个好警官,更是一个好人,像你这样的人在这片土地上已并不多见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地活下去,不要再牵扯进无谓漩涡中。你不必再来找我,我会用自己的方法向世人传达自己的声音。”说罢柳甄敏中断了通信。

    良久,高大宽才无力地将PMT放在桌子上。

    呼!

    高大宽长出一口气,在他知道真相随之而来的愤怒后,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身的轻松。

    高大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心理,不管转念想到如果一个蒙冤入狱之人已受刑十年,即便越狱获取自由又何尝不对呢?

    难道正义与法律就是这样所谓的“无情”吗?

    不是的。

    高大宽摇头。

    身体瘫坐在椅子上,高大宽撕扯开衣领,让自己感觉不那么压抑。

    无论如何,自己终于掌握了事情的真相,虽然一条很不错的线索暂时中断,不过高大宽绝不是那种轻言放弃之人。

    轻吐几口气,高大宽闭上了眼睛,眼前浮现的全都是田梗生前吸烟的动作。

    “有时候,真的挺羡慕你们的...”

    离去是解脱,而留下必有责任。

    高大宽赫然睁开了双眼,用PMT重新拨通了另一个ME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