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四十五章 何为正义?

第四十五章 何为正义?

    柳正义越狱时间已如狂暴的野火在正片月岛大陆上疯狂蔓延着,其风头甚至直接超过了雨果在喀斯特音乐节上所制造出的混乱。

    曾经在整个月岛大陆具有极高威信影响力的民主人士杀妻入狱时本就引起了社会的轰动,十年的时间让大众逐渐遗忘,此番越狱事件将其重新点燃。

    在电视媒体、网络中都开始疯狂地讨论着关于柳正义的种种过往经历,十年前的案子也被网友翻出来讨论,各种光怪陆离的说法猜测铺天盖地而来,言之凿凿的样子都颇有真相之感。

    此次事件爆发后,人们才吃惊地发现柳正义的话题依然存在着极大的热闹,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在十年中挤压了太过的情感与好奇,这下全部都爆发了出来。

    第十三区警视厅,高大宽坐在办公室中用PMT不断刷新着有关柳正义的最新报道,脸色阴沉似水。

    啪!

    最终高大宽将手边的水杯重重地摔在门上,发出尖锐的碰撞声。

    门外的工作人员们都被这猝不及防的声音震得一惊,有人想要走进去探望一下,都被女干事的用犀利的眼神拦住,其他人只好怯怯地分散开去继续着自己手中的工作。

    女干事将耳朵靠近门边,想要了解里面之后的发生了什么,不过门的那边只有一片安静。

    女干事轻叹了一声,对于高大宽的表现她已开始习以为常,自从央储银行被劫事件后,高大宽的精神状态便开始有些不佳,尤其在脾气方面显现的尤为明显。

    而在经历了镭射体育场事件后,高大宽宛如一夜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人般,先前身上只是散发着不苟言笑的威严,而现在却变成了近似孤僻的阴冷,除了工作上的必要事宜外高大宽完全不与任何人交流。

    先前在工作中高大宽总是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放在工作之上,经常独自加班到深夜,留宿在办公室也是家常便饭。然而现在高大宽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虽然在工作上同样一丝不苟,不过再也没有之前那种拼命爆肝的工作精神,每到下班时间总是准时离开,甚至要比其他人更要准时。

    下班后,高大宽都会换下身上的制服,床上另外一套黑色的简易的运动装,戴上兜帽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之中。女人的直觉告诉女干事高大宽必然在独自坐着某件不可告人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其背后的真相,不过高大宽的状态还是让她无比担心。

    不过她有能怎样呢?

    她与高大宽无亲无故,所有的关系也只是上下级而已,自己究竟能做什么呢?

    只有一声不高的轻叹而已。

    办公室内,高大宽仰面靠在椅子上,手掌掩面,不过却无法遮挡他那无比的愤怒与愁云。

    究竟哪里出问题了!

    这个声音在高大宽的心中不断呐喊盘旋着。

    柳正义越狱时间在很多人的眼中可能只是茶余饭后的闲谈,不过对于现在的高大宽而言却是正在紧张进行解决的问题。

    两日前,他刚刚在阿瞳的墓前与柳甄敏接触上,在自己的坚持劝说下,柳甄敏勉强同意要与高大宽联手,推翻柳正义的冤案,为柳正义名冤申雪。

    在那之后,高大宽已经完全着手于此事,同时在媒体方面他也开始与詹妮丝接触,二人开始秘密谋划着一个能够震惊世人的大翻案。

    不过这个大翻案却被当事人柳正义自己所破坏。

    当詹妮丝愤怒地给高大宽来电,告知他柳正义越狱的消息时,高大宽整个人呆愣在那里,良久无法缓解过来。

    当时他的脑中只有一个问题:怎么可能!

    然而当他接入网络的时候,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新闻消息,高大宽不得不接受这一事实,随之而来的问题还有便是他先前所有的努力与心血全部毁于一旦。

    当高大宽清醒过来的那一刻,第一时间给柳甄敏致电,然而柳甄敏的电话却始终无法接通。

    愤怒与不甘在高大宽的心中不断积攒着,却又无处爆发。

    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浏览着新闻消息,不过官方所提供的新闻消息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标准的通稿文上看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而至于其他娱乐媒体与自媒体上的发言基本完全都是杜撰出来的消息,掺杂了太多编辑者的主观意淫,只为博取眼球与流量,对于从事刑侦工作数年的高大宽而言,这点小把戏当即便可以揭穿。

    去他.妈的世界!

    高大宽心中疯狂地咒骂着,最后他已无法去面对PMT的投影屏幕,只好枯坐着,等待自己内心的平复。

    不知过了拖长的时间,高大宽的PMT突然发出来电提示音,显示的虽然是一串陌生的MEID,但是高大宽还是毫不犹豫地将来电接通。

    “喂!我是高大宽!”高大宽急切地说道。

    对方沉默片刻后淡然道:“是我,柳甄敏。”

    听到这个声音后,高大宽的心赫然放了下来,不过随即忍不住发火道:“你怎么这么时间才接电话?你有没有看到今天的新闻!”

    “嗯。”柳甄敏静静地回答道。

    “你还有心说嗯?!看好了,那是你父亲越狱了!我们刚刚为他准备好了翻案的方向资料,他却越狱了!上帝,我都不敢相信,他在莫拉塔中已经苦度了十年的时间,怎么会突然无法忍受?就在这个紧要关头越狱?现在的他是全民眼中的逃犯!”

    听着高大宽激烈的言辞,柳甄敏在那边已然沉默着,待高大宽狂暴地发出一番脾气后,柳甄敏才缓缓开口道:“高警官,你从事兴执法工作多长时间了?”

    高大宽一愣,他不知柳甄敏所问问题意在何为,不过还是下意识地回答道:“十七年。”

    “十七年...很长一段时间了。那么我想你应该能问答我的问题。”

    高大宽吞下一口唾沫,他不知道接下来柳甄敏要问出什么令他为难的问题,只是有些紧张。

    “在你眼中,所谓的法律是什么?”

    高大宽道:“法律是保护人民安全、维护人民公平权益的秩序条款,是由正义演化而来的武器。”

    “那么正义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