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四十四章 越狱
    听完瓦奇的全部讲述后,雨果低吟沉思着,消化着有所听来的内容。服务生向他们这里投来了不满的眼光,这两个人吃完东西一直没有离开,简直把这里当成了咖啡馆,虽然有心说上两句,不过想到先前瓦奇的表现还是作罢。

    雨果看向瓦奇道:“我突然感觉你这看上去玩世不恭的富二代其实并不简单,所知道的秘事当真多的惊人啊。”

    瓦奇嘿嘿一笑道:“这些没有什么奇怪的,也许在平民百姓的耳中这些都是惊天动地的异事,不过在我们的圈子中这只是让人眼前一亮的谈资,其中的很多事情都是我从不同位置的人口中听到的,其中也有我自己的一些意见与理解,一定程度上来说很是主观。”

    雨果所说并非虚言,他真的觉得瓦奇未必像表面上的那般放荡不羁,虽然他提及阿修罗的事情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过这件事情无异于也极大地勾起了他的兴趣。

    也许在这事件中我也应该插上一脚,雨果暗忖着。

    当初雨果进入天英的目的便是了解有关东岛毁灭日中的相关事宜,不过之后的事情并非如雨果想象的那么顺利,自己暴露了身份却也因祸得福似的重拾记忆,解开了诸多压在心头的谜团。

    不过关于东岛毁灭日后月岛政府等方面的反应秘由他还并不知晓,直觉告诉雨果在诸多实力默契保持着沉默、统一口径的背后隐藏着更大的阴谋之时,也许在自己所参与、所见证的事情中仅仅只是冰山的一角。

    但自从雨果脱离天英后,这种接近真相的机会便当然无存,已经被列入高级黑名单中的雨果不被抓住投入第五十一区的实验监狱中便已是幸运。

    而凯恩的死亡不仅仅是圣堂与天英交战的导火索,更是雨果可以从中获取情报的最好时机,当下雨果便做出了决定。

    雨果道:“如你所说,既然阿修罗有难,我这个朋友自然没有不去帮忙的道理。”

    瓦奇看着雨果虽然眼中满是笑意,心中暗道:果然是个魔王,自己撞大运般的尝试结果真的驱走了这瘟神,现在看他的模样对这两大组织之间的事情也很感兴趣。

    转念一想,瓦奇不由得再度后悔起来。

    这纹身若是参与到了这场事件之中,也许未来的事情真的有所转变,届时时好时坏...自己都要成为千古罪人啊!

    瓦奇的额头上渗出一片冷汗,心中突然对自己刚刚的言行懊悔不已。

    雨果站起身来道:“那么我先告辞了,我们后会有期,最后还要感谢你的请客。”

    瓦奇看着雨果那“兴冲冲”的模样,以为雨果对此已是迫不及待,喉咙干涩地说道:“别着急啊雨果哥,我们坐下来再谈些别的...”

    雨果起身时,一直“密切注意”的服务生当即喜出望外,见瓦奇还有意要“挽留”,害怕这两位上帝要继续闲谈下去,当即隔着柜台高喊道:“您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瓦奇的话被服务生打断,雨果笑道:“闲谈不必了,现在我也不想给你惹上麻烦,这里的事情让它留在这里就好。”说罢转身径直离去。

    瓦奇望着雨果离去的背影瘪了瘪嘴。

    这时服务生笑着凑了过来用酸酸的口气道:“先生,您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瓦奇转头看向服务生,眼中露出阴冷的表情。

    “如果月岛发生什么事情,我必然会把账算在你的身上。”说罢起身离开。

    服务生站在原地愣神良久才反应过来,不屑道:“吓谁呢?装什么装啊?自己吃个饭就点了一个三明治,咖啡都没有...”

    ...

    离开餐厅后的雨果脑中不断思忖着,之前自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计划要做的事情,不过既然临时出现了这件事情,雨果决定先将原来的计划暂且一放,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想要了解当年事件背后真相也许就在此次了。

    雨果脑中胡乱思考着,对于眼前道路并非在意,三晃两晃间便走到了一处较为繁华的商业区内。

    第二十三区的商业区也秉承着其特殊的地狱风格,并不想其他地区那般拥有众多的高楼大厦,相互耸立间将气氛搞得密不透风。

    这里的商业街也是采用较矮的建筑集群,从外观建筑到内部设计都有所独到之处。

    当然,凡是商业街都有一些同类的东西,这里也存在着其他商业街中所使用的时事投影。

    就在雨果匆匆行走的时候,忽然听到从投影中传出新闻播报的声音。

    “据清晨时分前方记者所得到的新闻获悉,一直在第五十一区莫拉塔监狱中服刑的罪犯柳正义于昨夜凌晨时分从牢房中越狱成功,并逃离了莫拉塔监狱,现在行踪不明,莫拉塔监狱方面以及第五十一区的警示厅分局已经开始布控大量的人手对逃犯柳正义进行追捕,现在已封闭了所有的道路关卡并进行地毯似的搜索,之后的结果我们会继续密切关注下去。最后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柳正义的犯罪史...”

    雨果的身体猛然僵在了那里,目光愣愣地看向投影之中,但见主持人的身旁投射着柳正义的狱服照片,并且详细地讲解着当年其所犯下的罪行。

    雨果直觉自己的喉咙中如有巨石堵住一般。

    柳正义的越狱他感到意外,不过柳正义越狱的初衷雨果确实明白。

    柳正义已经获悉了女儿阿瞳的死亡。

    这么多年以来,柳正义都一直在忍辱负重服背负着不白的杀妻之冤,其目的便是保护自己的一双儿女,现在女儿突然死亡,他的精神世界必然当即崩溃下去,曾经所坚守的莫须有罪名此刻变成了折磨他内心的利刃,他的委曲求全已不能保护他的家人,所有他要包脱这副枷锁。

    不过如果柳正义想要抵抗,又为何会选择越狱这种极端的方式呢?

    说到极端方式,雨果突然想到了阿修罗。

    阿修罗既然用疯狂的方式迫使天英表态,那么柳正义何尝不是也用了这个方法。出于对柳正义经历的考虑,柳正义所要顾虑的也许便是被刚刚拉入这战场内的月岛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