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二十章 值得
    天空中的黑云密布翻卷着,微弱的星月之光也无法渗透过来。

    满是骷髅骸骨的洞穴之中只有那人造的照明球散发着光芒,如同茫茫大地间唯一的火种。

    阴冷的气息让维尼的身体不断颤抖着,此刻她也不在乎众多的骸骨,身体蜷缩在一个较为避风的角落中瑟瑟发抖着。

    雨果盘坐在照明球的不远处闭目养神,散发着比此地更为妖异的气息。

    维尼突然开口道:“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上他了,除此之外我也没有更多的手段,你现在将我拘禁在这里,恐怕我死了他也不会知晓的。”

    雨果已经闭合着双目道:“这一点并不要紧,无论你是死是活对我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白总会知道你在我的手中,而结果不管怎样他都会抱有一线希望前来。”

    维尼苦笑道:“你好像将所有的事情都算无遗策所,厉害。”

    雨果道:“如果我真的有那样的本领的话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的地步。”顿了一下雨果道:“这个世界所给我的意外之事实在太多了,而我的命运也在一个又一个意外之间挤压漂泊着。”说罢雨果睁开了眼睛。

    “我想摆脱这样的命运。”

    维尼道:“看我现在的处境你就应该明白,很多时候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雨果笑道:“我才发现原来你说话竟如此风趣,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跋扈且刻薄的女人。”

    维尼道:“就凭你的说法方式我真的想不到会有怎样的傻女人喜欢你。”说罢雨果与维尼都讪讪地笑了一下,因为他们都共同认识这样的一个傻女人。

    雨果不想在这一话题上纠缠下去于是道:“我听了你的演奏,很不错。”

    “谢谢夸奖。”

    雨果道“你接触音乐有多长时间了?”

    维尼手指抚过吉他道:“很长时间了。”

    “我的父母都是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所以自小起便对格外注重对我在音乐方面进行培养。”

    “说来我在音乐方面确实很有天赋,虽然不能与莫扎特相比,但也是很多从业者羡慕的对象。”

    “我儿时的主公方向便是钢琴,以为我母亲认为演奏钢琴曲的女孩子都会成为优雅的公主,但你无法想象长时间坐在钢琴前繁复弹奏一首曲子的枯燥无味。不过我还是沉默地努力着,为了使自己变成父母以及其他人所喜爱的那人。”

    “一天放学后,我路过一处街口,有一个少年就在那里席地而坐,手中弹着一把吉他。”

    “他的年纪看上去与我相仿,弹奏的乐曲水平很一般,不过我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到平静与快乐,那是我在演奏音乐是从未体会到的情感。”

    “我停下来,向他借了吉他开始演奏,虽然我并不熟悉弹奏吉他的技法,不过适应了一会儿还是能弹出连贯的曲目。就那样,我与那人就坐在街头上一直胡乱地弹着琴,直到很晚很晚。”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的父母因为我的晚归而大发雷霆,不过我告诉他们从现在开始我只想做我自己,而首先要做的便是放弃音乐。”

    “呵呵,我至今都难以忘记当时父母脸上的表情。”

    “第二天,我在那个街头再度找到了那个少年,我告诉他我叫维尼,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他告诉我他叫小白,白色的白。”

    雨果静静倾听着维尼的故事,听到最后点了点头道:“很浪漫的故事。”

    “浪漫吗?我倒是认为它挺平淡的,它就那样自然而然地发生,而一切都如我之前的生活一般。”

    “不过从与小白相识后我的人生确实发生了不小的改变,我离开了钢琴前的作为,转而坐在了机车的驾驶位上,从那之后我也结识了很多朋友,那让我第一次理解志同道合的含义。”

    雨果微笑道:“那种感觉非常幸福快乐。”

    维尼也笑道:“没错,很幸福。”

    沉默片刻后维尼道:“我说这些并不是企图让你改变什么,我只是想说小白他...也许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坏,他的身上也许有很多的秘密,但我相信他的内心始终都像第一次遇到我那样,对这个世界抱有最温暖的善意。”

    “温暖的善意吗?”雨果重复沉吟着。

    “如果我没想错的我,也许我与小白是来自同一个城市。”雨果缓缓地开口道。

    “在我的印象中那里繁华、美丽,人们的脸上永远都带有热情与快乐,那种感觉便好像人们永远也不知道忧愁是什么一样。”

    “然而就是这样的美好之地,却受到了其不该有的待遇,一夜之间生灵涂炭。而更让我无法面对的是无论在危机来临的前后,我所感受到的都是这个世间人类所怀有的最大恶意,只是那时我还并不相信。”

    “直到几日前,我所爱之人在我身后倒下的那一瞬间,我才感觉到了那充斥在空气中的满满恶意,那种感觉简直令我窒息。”

    “杀人凶手并非小白,但是小白也明确地站明了方向。那一晚有很多人想要我死,我活了下来,不过所付出的代价未必要强过死亡。”

    说罢雨果的目光看向维尼怀中所抱的吉他。

    “在我来第二十三区之前,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很多事情并部分对与错,善与恶,人与人之所以相互对峙,只是所处位置、考虑事情的出发点不同罢了。”

    “再者,如果今晚我没有出手将你劫持,那么很多人都不会知晓我的身份,我的名字也许如同之前一般潜藏在黑暗中。”

    雨果说罢后停了下来道:“你所看到的小白只是他光明的一面,很快你便会见识到那光明之下的黑暗了。”

    雨果站起身,抬头望向传来呼啸海风的洞口道:“即便为了你,他也要化身成黑暗,并非被逼无奈,只关值不值得。”

    维尼的脸上露出凄哀的神情,她的目光循着雨果的目光看向洞口处。

    在那里隐隐地出现了一个身影。

    泪水从维尼的脸庞上滑落,随即无声抽泣起来。

    小白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为了她一切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