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三十七章 自由的豪赌

第三十七章 自由的豪赌

    看到Thirteen后ZERO第一时间想要冲上前来,不过刚刚虚化出的身形根本无法进行自我控制。

    就在ZERO焦急之时,Thirteen缓步走到了ZERO的身前,伸出手来凭空一抄,便将ZERO的手掌握在手中。

    “放心,没事的。我们又见面了。”

    ZERO用力地点了点头,眼睛发热,却没有泪水能够流下来。

    Thirteen的手掌如同拥有一股魔力一般,在她的手掌触摸下ZERO的身体开始显现出来。

    看着ZERO激动的神情Thirteen展演一笑,手掌在ZERO的脸颊拂过。

    “好久不见。”Thirteen轻声说道,而ZERO只是自顾自地点着头。

    二人就这样相识良久,始终沉默不语。

    最终ZERO打破了这份寂静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Thirteen道:“具体我也并不清楚,不过肯定一点的是不是现实。”对于此ZERO也自然同意,他的脑中虽然混沌,不过对于实验舱室中经历还是记忆犹新,他明白眼前的世界只是大脑中虚拟出来的幻境而已。

    不过这幻境中的感觉实在太过真实。

    “对了…Thirteen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杀人了。”ZERO沉吟片刻后对其说道,虽然他知道杀人这件事并非正确,不过面对Thirteen还是忍不住说出真相。

    Thirteen并没有对此感到震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对其说道:“我相信那并不怪你。”

    ZERO想起黑衣男人那扭曲的尸体,胸中还是存着一个心结。

    看着ZERO愁眉不展,Thirteen对其问道:“你是为了什么而杀人呢?”

    ZERO思索片刻后道:“自由。”

    听到这两个字,Thirteen的眼睛一亮,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你…明白什么是自由吗?”

    ZERO缓缓地点了点头,在无限绝望的轮回之中他最为迫切渴望的便是自由,相比于很多世人ZERO更能体会到自由的真谛。

    虽然ZERO什么都没有说,不过他那一瞬间复杂的神情却让Thirteen明白了过来。她无法想象到ZERO在在袁静等人的安排下被做了怎样的实验,不过看着ZERO的表情,她便知道ZERO经历的事情绝非常人所能想象的。

    “苦了你了。”Thirteen轻声道。

    两个看似年幼实则经历了无数磨难而变得坚强的心在沉默中产生了共鸣。

    “接下来该怎么办?”ZERO问道,先前对麻美他也曾这样询问过,面对Thirteen他也同样有着依靠感。

    Thirteen歪头看向一旁低吟道:“我们需要完成一些事情才能出去。”

    “事情?”ZERO疑惑的皱起眉头。

    Thirteen对ZERO道:“你对幼儿时期的事情还有记忆吗?”

    “你是指什么?”ZERO不解地问道。

    Thirteen双目静静地注视着ZERO道:“你听说过特里托革莱娅石刻吗?”

    ZERO摇了摇头道:“特里…没有印象。”

    Thirteen点了点头,随后看向ZERO道:“你想成为神吗?”

    “神…”ZERO喃喃地说道,对于此他的印象更是模糊。

    Thirteen正色地点头:“你是注定中要成为神的人,这个世界的未来属于你。”

    “你到底再说什么?我听不明白,我…”

    Thirteen制止了ZERO道:“不用担心,有些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属于你的东西永远都是你的,而你所要做的不是抗拒它,只需接受就好。”

    ZERO迷茫地看着她。

    Thirteen笑道:“不必担心,我会帮助你的,我说过我永远都会呆在你的身边。”素手揽住对方,ZERO只觉得一股温暖涌上心头。

    Thirteen道:“我们至始至终都是为了自由而奋斗,我希望未来的你无论拥有了什么都不要将其忘记。”

    ZERO懵懂地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开始吧。”Thirteen微笑道。

    …

    地下空间内,淡紫色光芒的玻璃箱始终没有任何的变化。光芒照在西蒙教授的脸上,冰冷的神情透着阴森的紫气。

    “你不会成功的!”麻美的声音冷冷地传了过来。

    西蒙教授侧过头来看着麻美道:“在这一点上你并没有肯定权。”

    麻美坐在先前西蒙教授所坐的皮椅上,双手环在椅背后,两根大拇指并拢用双指戒指所束缚住。

    “你知道提前解冻的危险性,而且还是在那样的复杂环境之中,可以说是完全的雪上加霜。”

    西蒙教授不以为意地说道:“物极必反。”

    麻美冷声道:“你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一种可能性上吗?”

    西蒙教授转过头来目光冷冷地看着她道:“你在带着ZERO准备逃离这里的时候不也是一种豪赌吗?”

    麻美沉默不语。

    西蒙教授伸出手指挑起麻美的下颚。

    “我之所以没有杀了你,并非是心有慈悲,只是觉得在未来你可能还有些用处。”麻美闻言不解地看着他。

    “你是ZERO的母亲。”西蒙突然开口道,麻美闻言脸色赫然变得惨白起来。

    “虽然你们只是拥有相同的一半基因而已。”西蒙教授语气戏谑地说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麻美目光颤抖,好像是在看着一只恶魔。西蒙教授却是神态淡然。

    “我从未调查过那些孩子的出身,一则我想给所有的同僚们以隐私尊重,二则我不想在未来中面对那些孩子们的时候无疑中戴有隐形眼镜。”

    “不过当得知你带着ZERO逃离这里的时候,我第一时间访问了方面的数据库,终于发现了问题的答案。”

    西蒙教授长叹了一口气道:“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仅在科学定义上有所关系的母亲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不惜赌上自己的性命,这便是传说中的血浓于水吗?”

    “你的究竟有什么目的?”麻美生意颤抖地说道。

    西蒙教授摇了摇头道:“不要紧张,我说过你还有用。”转头看向玻璃箱,西蒙教授对麻美问道:“他知道你的身份吗?”

    麻美抿住嘴唇,脸色苍白。

    西蒙教授轻笑道:“他与你相认了吗?”

    麻美继续沉默不语。

    西蒙教授点了点头:“自然,虽然他的年纪还小,不过却也无法一下子接受你这个凭空出现的母亲。”

    “那么,他向你询问过他的父亲是谁吗?”

    麻美点了点头。

    “答案呢?”

    麻美摇了摇头。

    “这是当然,毕竟你没有访问全部数据库的权限。”

    麻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瞪视着西蒙教授。

    “你…究竟…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