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三十章 意外的母亲
    ZERO跟在年轻女人的身后进入另外另外一间房间,房间内的一面墙壁之上如同长形房间一般被布满了众多的显示屏幕,每个屏幕之上都显示着各种实时图影,类似一个监控器的集成中心。

    房间内散发着一股淡香气,闻上去很像是年轻女人身上的香气,显然这里是属于她的独立工作空间。

    年轻女人指了指一把椅子道:“休息一下,你现在很劳累的。”

    ZERO疑虑地环视了一遍房间,最后还是听从年轻女人的指示爬上了椅子,将裹在身上的浴巾围的更紧了一些。

    “喝些什么?你在实验舱室中已经呆了太长的时间,现在最需要的是进食一些流食物,可惜那种东西我这里没有。热可可如何?”

    ZERO抱膝而过,将头放置在双膝之上,并没有回答,而年轻女人也并未严格遵从ZERO的意愿,直接开始为ZERO冲制可可。

    “这里到底是哪里?”ZERO始终都在纠结着这一问题,显然他对年轻女人说这里是他的家一事耿耿于怀。

    年轻女人并没有着急回答ZERO的问题,当可可冲制完毕后她将满是热气的马克杯送到了ZERO近前,ZERO瞪大双眼固执地等待着她的回答,而那年轻女人却也如ZERO一般固执,只是僵硬着端着马克杯的手臂,脸色淡然。

    良久,ZERO率先败下阵来,伸出双手接过了面前的马克杯,放在唇边轻啜了一口。

    ZERO的“乖巧”表现让年轻女人很满意,她重新回到办公桌前,为自己也冲制了一大杯可可,随后开始饮用起来。

    她虽然面向文弱秀气,不过喝可可的动作却并不像小家碧玉的女人,很是豪放甚至粗犷,便好像一个坐在路边客栈痛饮烧酒的豪侠剑客。

    一口气喝下了大半杯可可,滚烫的液体让年轻女人的精神为之大振,镜片后的目光也明亮起来。

    “你对‘家’这一词有什么样的概念?”年轻女人突然发问想ZERO发问道。

    这问题自然一下子便问住了ZERO,双手紧握这马克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年轻女人不期待ZERO的答案,只是略等了片刻后便自顾自地说道:“最早的时期,家被指为人类小部族居中的空间环境,之后随着文明的发展,人们的认知也变得感性起来,对家认为是感情上的温暖归宿,正所谓有爱四海为家。”

    年轻女人正视着ZERO道:“所以说无论出于哪一项的解释,这里都是你的家,你曾住在这里,而且一生迄今为止所经历的一切事情都与这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这里便是你的家。”

    ZERO嘴唇轻颤,他很想反驳年轻女人的话,却感觉自己手中并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反驳对方的证据。

    “我不记得了…”这是ZERO唯一勉强能够说出的理由。

    “正常,毕竟每个孩子都有‘幼儿期遗忘’,而你最近的记忆恐怕只有外面的草地与大树吧。”

    ZERO闻言,双眼紧紧地盯着对方,显然对方一语道破了要点。

    “真的吗?”ZERO的神态很是丧气,不过从他的表现上来看好像接受了年轻女人所讲述的事实。

    “我没有必要撒谎。”年轻女人淡然道,她的平静无意于暗中提升了她话语的可信程度。

    “那么我想向你提一个问题。”ZERO握着马克杯手指的关节有些发白。

    年轻女人点头道:“我知无不言。”

    ZERO思绪片刻,最终好像下定了很大决心一般突然道:“我的妈妈是谁?”

    这个问题提出的很是突然,却也在情理之中。既然这里是ZERO的家,那么他的母亲至少在这里存在过。

    年轻女人闻言脸色突然变得很是难看,白皙的脸庞有些涨红,良久后,她才缓缓开口道:“如果从生物基因遗传学的角度上来看…我是你的母亲。”

    此话出口,就连一直紧张期待答案的ZERO也是大吃一惊,手中的马克杯赫然翻落在地,其中的热可可洒在了浴巾之上。

    房间内的空气瞬间变得凝固起来,让人窒息得肺部骤然发紧。

    年轻女人说出此言后,神情有些释然,也有一些无奈,轻轻地摘下鼻梁上的眼镜,双指在鼻梁上捏了捏,显得很是疲倦。

    “和你讲那些原理对你来说可能有些太过复杂,不过…总而言之你的诞生是采取了我身体内的一个卵.子细胞,与另外一人精.子细胞通过体外培养皿的融合,最终形成了你的原始干细胞,通过模拟子.宫舱,最终培养出了你…”

    讲述着这些令常人听得云里雾里的科学词汇,让年轻女人感到十分别扭,尤其是被一个孩子用一中务必异样的目光来看待,这让她隐隐有些神经崩溃的感觉。

    “总而言之,除了你体内有我一半的基因外,你与我没有半分关系,我没有十月怀胎生育你,也没有在你出生后对你哺育教导过一次,从道德方面上来看,我们俩只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而已。”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年轻女人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后定睛观看ZERO的反应。

    整个过程中,除了最一开始的震惊外,之后ZERO表现得异常淡定,便好像对年轻女人所讲述的事情完全听懂了一样,当年轻女人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说完一切后,ZERO才有些干涩地开口道:“那么…我的..爸爸是?”

    年轻女人沉默,在她的预想之中ZERO可能会嚎啕大哭,可能会绝望怨恨,无论对方有这怎样的表现,她都觉得自己可以接受并且不受影响,毕竟早在当初事情发生的时候她便早有了心理准备,不过当ZERO问其父亲的时候,年轻女人还是不可控制心中的感情,身体也为之一震。

    ZERO瞪着双眼,已与刚才一般的姿态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对不起,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年轻女回答道。

    “当初我们开始执行计划培育婴儿的时候,大家所捐献的遗传细胞都是随机配对的,并没有专一性,我当初也只是好奇自己的细胞是如何延续的,其结果会是如何,所以利用职务之便做了一点记号,不过你的父亲…提供精.子细胞的那个人身份我真的不知道…”

    “抱歉。”年轻女人再度道歉道。

    ZERO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沉默片刻后,ZERO道:“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