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四章 不得解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袁静的咆哮声在医疗病房中回荡着,房间内的几名工作人员额头上都冒着焦急的汗水,却没有人敢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都聋了吗?我在问你们的话?”袁静再度吼道,眼中似有一团熊熊燃烧的怒火。房间内的工作人员依然“默契”地一言不发。

    袁静被这份沉默搞得更加愤怒,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人的衣领道:“你!给我解释一下现在究竟是怎么情况!”

    头戴眼镜的圆脸青年额头上的汗水如豆瓣大小,面对此刻近乎暴走的袁静更是说不出话来,只能上磕磕巴巴地说道:“现在的情况还不...清楚,我...我们还在做进...进一步的检查?”

    “进一步的检查?”袁静瞪圆双目对圆脸青年怒斥道。

    “已经过了二十四个小时,你们到底检查出了什么?研究所中的仪器几乎都是世界上最先进了,有这些东西的辅佐即便是个白痴也能开诊看病了,而你们却什么都端倪都检查不出?废物!”

    若是如此你倒是亲自来啊!

    在场的众人心中都不断揶揄着袁静,却是都敢怒不敢言,各自只好把头垂得更低。

    圆脸青年此刻都要被逼得哭了出来,啜声道:“她...真的没有什么大碍,一切生命指数全部正常,她现在的状态...只是睡觉而已。”

    袁静猛地一把将其退出,圆脸青年脚下一软踉跄出去,若不是被同伴即使扶助必然跌倒在地。

    “放屁!那个人睡眠会达到这么长的时间?植物人?还有她有意识前最后一刻所发生的事情必然是昏迷行为,怎么可能会一切正常?查!必须给我查出结果!”袁静的咆哮声响彻整个房间之内,在场其余每人的脸上都露着惧意,寒蝉若禁。

    “咳咳...”一阵干咳声在袁静身后的门口处响起,但见欧文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袁静道:“袁教授,我有话对你说。”对于欧文,袁静还是有所尊重的,欧文的地位在学术界内很高,即便是西蒙教授见到他也很客气。袁静知道这个看上去很是文弱和蔼的中年男人骨子里的硬气不是寻常人可比。

    欧文带袁静来到医疗病房旁的一剑病情分析室坐了下来,脸色有些僵硬,可以看得出其对刚才袁静的表现很是不满。袁静知道自己的刚刚的做法确实有些过头,不过强烈的自尊心却不允许其向任何人道歉,一时间两个人的陷入了僵持的沉默着中。

    良久,欧文才长长地叹了口气,这口叹息表现出了他对袁静倔强的妥协。

    “我进行了三次全面检查,结果证明Thirteen的身体无碍。”欧文静静地说道,同时双眼宛如利剑一般看着袁静。

    袁静也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调整了一番自己的情绪,很是坚决地对欧文道:“不可能。”

    当场的气氛再度凝重起来,若是让刚刚的那些工作人员看见此情景必然会对袁静竖起大拇指,连如欧文一般的医学权威都直接质疑,这种气势也是无人可比了。

    刚刚欧文用“三次”、“全面”的字眼来暗示检测的准确性,同时其更突出了一个“我”字,便表明出其在结果上的绝对态度,然而就让对方如此轻易地反驳掉,不禁愣在了那里。

    袁静看着欧文正色道:“如果没有准确结果的话就进行第四次。”此话如尖刺一般反击向欧文,可以说不留丝毫的情面。

    出乎意料的是,欧文忽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刚刚还不满的眼神充满了上无奈之情。

    “袁静,你也并未是一个外行,整个医疗团队的水平如何你比其他人都更清楚。对于我们给出的结果你是从客观上的不满意还是主观上的?”

    欧文的简单直接,不过直白得却也是字字诛心,只攻袁静的要害。

    袁静道:“我没有在主观上对任何人有所意见,我只求一个结果。”

    “一个无中生有的结果?”欧文咄咄逼人道。

    “你的心里最清楚,我们的医疗团队更擅长的是解决病人的疾病,而非被你们搞的乱七八糟的实验白鼠。”欧文沉声说道,从中可以听出压抑在其心下良久的不满与愤怒。

    对此,袁静也哑口无言,不过可以从她的目光中看出对自己看法的坚持。

    欧文长出一口气,眼前的情况让他感到颇为神烦。犹豫片刻后,欧文道:“从检查结果以及Thirteen的表现来看,她的身体绝对不存在任何问题,对于这一点我甚至可以用身家性命做担保。”顿了一下后,欧文继续道:“不过也并非说Thirteen的身体没有一丁点的问题,毕竟一个人昏睡这么长的事情其本身便不正常。”

    一个长时间昏睡,却又身体指数正常的人便更是不正常。

    袁静听出欧文所说话语中的端倪,不觉眼前一亮,很是知趣地继续保持沉默等待欧文的叙述。

    “我怀疑Thirteen她受到了某种辐射干扰。”欧文犹豫间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辐射?”袁静微微眯起了双眼,作为整个“创神计划”的主要实施者,袁静可以担保自己所经营的每个环节都不存在其受到异常辐射的状况,那么欧文的猜测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欧文抬头凝视着袁静道:“昨天Thirteen被人送来之时我听说与其最后见面的是西蒙教授。”

    袁静点了点头,在她的心中曾经对老师有过怀疑,不过她却想不通老师这么做的目的究竟为何,而且只字没有向自己透露,这种情况很不符合常理。

    欧文道:“我听出之前Thirteen曾到市区内游玩,但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曾给其带了一对特制的‘手镯’,对吗?”

    袁静不可置疑地点了点头,作为昨日游玩的主领人,她自然对这些印象极深。

    看到袁静承认这点,欧文道:“在她被送到我这里的时候,那一双‘手镯’已经不见了。”

    袁静呆呆地愣在那里,她自然彻底明白了欧文的猜测,并且在第一时间内发觉此时可信度极高,全部符合情理。如若这么说来,再暗中动手脚之人正是西蒙教授。

    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