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一百章 与世界相看
    在雨果儿时的记忆中,最为鲜明的便是那一片绿油油的草地,还有那高大得直入云霄的大树,除此之外,对于东岛这座城市的繁华并没有任何的记忆。

    等等!

    真的一点都没有吗?

    雨果闭合的双目微微皱起眉头。

    不对!

    自己确实见识过那美丽迷人的繁华。

    虽然仅有一次!

    看着雨果那豁然的神情,小百合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不过这抹微笑中透着无比的疲惫。天上的雨水开始变大棉,宛如瓢泼一般,周围的景物在这厚重的雨水间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小百合知道,这并非如先前一般是自己所模拟出来的景物状态,其是自己同雨果连接精神世界的体现,也是二者之间的记忆共同点。

    雨果不知,但是小百合明白,这里才是二人思想记忆的出发点,便是那最一开始的混沌世界。

    此时,这个混沌世界在经历了种种的记忆冲击下,开始露出其真实的形态,而且也在这重击之下开始变得支离破碎起来。

    雨果与小百合二人都感到无比的疲乏,正是整个世界即将崩溃起来。

    随着倾盆大雨的垂落,这个废墟世界开始处于一种汪洋的状态,如雨果刚刚所念及的那样,消灭那些烟雾的洪水即将来临。

    小百合走到了雨果的及去近前,看着雨果那恬静的脸庞,小百合露出苦涩的微笑。

    “你终于要都想起来了。”

    “Thirteen,我兑现了我的承诺。”

    说罢这两句话后,小百合身体歪了歪,险些摔倒在这浑浊的泥水之中。

    小百合伸手扶住了雨果的手臂,在冰凉的雨水拍打下,雨果的手臂肌肤上依旧渗出一股滚烫灼热的气息,让小百合感到一种异样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即便是十年前自己与Thirteen相处之时都从未感受到过的。

    伸出手掌抚摸着雨果的温暖的脸颊,小百合的眼神开始有些变得迷离起来。

    “你是不是发烧了啊,温度怎么这么高?”小百合口中轻噫道,说罢身体轻轻前倾,将雨果拥在其怀中,脸颊贴在雨果的胸膛之上。

    “呼,很舒服嘛。别多想,我只是有些累了,借用靠一下而已。”小百合轻声说道,在周围仅有二人且雨果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她的解释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这就是你给人的感觉吗?十年来我还是第一次体会到...真好。”

    小百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天空中的雨水越发凶猛,甚至闪电与雷鸣已然出现,浑浊的波涛洪水伴随着瓦砾石块向着二人涌了过来。

    在小百合同雨果的相拥处脚下,一个黑漆漆的裂缝出现,洪水呼啸着卷入黑色裂缝之中,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

    二人悬浮在漩涡之上,宛如世界最终的神明,即将与自己创造的时代共同走向零的终结。

    小百合闭目趴在雨果的怀中道:“你一直怪我杀过你,不过当初在新维多利亚时代,我已救过你一名,在镭射体育场中也放过你,在与猎人的那个巷子中...算了,不说那些了,今天我在帮你一次,算是彻底了了我们之前所有的恩怨。”

    淡淡的光芒从小百合的身体上散发出来,淡淡的光芒缓缓扩散着,最终将小百合同雨果二人都包裹在其中。奇异的是,二人之前身上被淋湿的水汽顿时消失,在倾盆暴雨中如同两个处于异时空之人。

    小百合轻声道:“这是我最后的手段了,我实在太累了,要睡一会儿了,之后的就全交给你了...包括我的命。”

    “喂,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我...”

    小百合的声音越发变小,最终其只变成了喃喃的梦呓。

    暴雨中,废墟世界不断崩塌着,一望无垠的四周开始剧烈地塌陷,时候也从四周不断扭曲开来,一个个空间裂缝宛如黑洞一般,在各种力量的牵扯下撕裂着空间将其推向彻底的灭亡。

    世界的中心处,黑色的漩涡越发变大,相拥漂浮的雨果与小百合的身形愈发变得渺小起来。

    这个世界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了。

    小百合还在昏迷。

    雨果还在沉睡。

    ...

    昏睡中的雨果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当上下眼皮分开的时候,一道耀眼的明媚阳光刺入眼中,让他又马上闭上了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雨果才睁开了双眼。

    明媚的太阳在东方绽放着,温暖的光芒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

    根据太阳方位的判断现在应该是上午,雨果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还贪睡,不过想来一个无人管束孩子的作息时间是无法控制的。

    雨果,准确地说是ZERO从草地上爬了起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既然是睡在草坪上,想来是早上贪玩的时候又睡了过去,雨果想到不觉有些失笑。

    他的思维触觉已然与年幼的ZERO同步着,虽能感受到其所有经历的一切,却无力改变任何事情,便如同一个严格按照编剧导演是指定剧本进行演出的演员一般。

    忽然,一片苍黄的叶子在ZERO的眼前飘过,落在其脚边。

    ZERO俯身将其拾起,看上那苍黄树叶上干枯的脉络很是不解地皱了皱眉,回头看了看那高大的树木。

    直耸入云的挺拔大树此刻看起来有些佝偻,便如同一个日暮西山的老者,满树的叶子全部变得枯黄起来,透着沉沉的死气。

    “秋天到了吗?”ZERO拍了拍自己的小脑瓜不解地自言自语着,看了看周围那郁郁葱葱的草地,ZERO大小了自己跌想法。

    “你是病了吗?”ZERO对大叔问道。

    自从不久前Thirteen在树下呕吐后,这个树的状态便开始变得很奇怪,每天都变得越发枯槁脆弱。

    ZERO天真地想着一定是Thirteen的病传染给了大树,想来自己也要在大树病好起来之前离它远一些,否则恐怕也要被其传染,ZERO可不喜欢因为呕吐无法进食的那种感觉。

    向后懵懵地退了几步,突然身后撞在了一个人身上,ZERO吓了一跳,回过身去只见身着白袍的白发老者正站在他的身后,慈祥的面容露着慈祥的笑容。

    “早安啊,小ZERO。”老者笑道。

    “早安,爷爷。”ZERO声音稚嫩地大声说道。

    老者突然蹲下身来,身后抚在ZERO的头顶,雨果从其掌心中感受到淡淡的温暖。

    “小ZERO今天想不想开开心心地游玩一番?”老者温和地说道。

    “什么是游玩?”ZERO的词汇量以及理解能力还很差。

    老者伸手指了指远方的灰色围墙道:“就是去墙的那边去看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