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二十章 小百合的来信

第二十章 小百合的来信

    小楼的门内漆黑无比,想来自是伸手不见五指,雨果脑中回想起当初自己进入那小楼中的地下室险些丧命之事,在那深越地下数十米深的空间之内,有着另外一番令人胆寒的神秘景象,那如远古时期的邪教一般,充满了隐晦诡异的气氛,然而就是在那里,雨果寻到了可以战胜迪卡尔的黑刀。

    当初自己的脑中为何会出现黑刀记忆,雨果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随着记忆的逐渐恢复,雨果意识到自己的每一个想法都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在自己失忆的时候,必然与之发生了某些事情。

    雨果很想再度进入那小楼的地下室中一探究竟,不过眼下他所面临的情况相比七年前并不强上多少,当时的自己急迫着要回到原罪之中揭穿迪卡尔的真实面目,而现在雨果需要尽快搭乘飞机回到第13区。

    距离当初进入地下室已经过去了七年,七年间那里的情况是怎样的雨果心中并没有一丝的把握,那地下室中的空气质量如何,是否发生过塌方等事件,种种不确定的因素使得雨果一时间进退两难,而这样这样的困难抉择确实最为浪费时间。

    顷刻间,雨果已经隐隐听到自己的头顶上有着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那临时代号为游轮的飞机已经来接自己了。

    雨果咬了咬牙,事到如今自己只能将好奇心再度放上一放。通讯器中很快传来飞行员的通知声音,雨果拾起背包,身后的一对黑色巨翼赫然展开,凌空破云而上,冲入夜幕之中。

    ...

    坐在弹性十足的真皮沙发之中,雨果并没有感到任何惬意的感觉,相反疲乏如潮水一般向着其汹涌袭来。

    整整一天多的旅行让雨果的精神消耗的最为严重,无论是石林、军事粮库还是福利院中,每个地方都能让雨果回想起曾经的往事,而这些往事无一例外地都有着无比悲伤的回忆,这让以为忘记了一切的雨果再度煎熬无比。

    飞机在夜空中奋力冲翔着,飞行员在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来与时间竞速,力争以最快的时间赶回第13区,将雨果送回马尔福公寓。

    看着机窗外飞流而过的云朵,以及开始飞越海峡后看到的城市灯光,雨果忽然有一种初到新维多利亚时代之时看着脚下那无比辽阔的地球现世的情景。

    雨果心念再动,Thirteen顾名思义为“始祖体”的话,也就是说她很有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可以完全操控自己能力的渎者,按照柳正义讲述视频的内容来看,能够操控白鼠互相残杀,其能力特点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既然如此,那么之后所出现的渎者会不会与Thirteen有着什么关系呢?

    始祖体...

    雨果再度轻念着这个名字,难不成之后的渎者都只是她的“子孙后代”吗?这个疑问在脑中诞生的那一刻,便彻底烙印在其脑海之中,再也挥之不去。

    想到新维多利亚时代,雨果也不禁联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自己之所以眼下如此被动,正是因为自己从新维多利亚时代脱身的消息被人得知。按照沈名、庄则的反应判断来看,其各自都对自己以及TAROT创造的异世有相当大的了解。雨果甚至怀疑在TAROT中有着他们的间谍,既然星币ACE为了自保与自己共同救出了高阳等人,那么圣堂、天英也都未必没有机会,况且他们能够满足你的很多冤枉。

    一个个复杂的信息相互交错在一起,乱麻一团,雨果将头向后靠了靠,尽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些混乱的事情,强迫自己闭目休息。

    ...

    凌晨时分,雨果走进了马尔福公寓七号,客厅之中没有开灯,华先生坐在沙发之上,面前的桌上放着半杯麦茶。

    雨果点头道:“华先生,辛苦。”

    华先生歪了歪脖子道:“还好,由于你不在,这一晚上已经有三波间谍尝试进入这里了。”

    雨果一挑眉毛道:“人呢?”

    华先生耸了耸肩道:“躺在他们该躺的地方。”雨果瘪了瘪嘴,没有深究华先生为什么用了一个躺字。

    雨果同样坐在了沙发上,华先生提了提下巴道:“你平日里就爱喝这个?”

    雨果道:“肯定不如你酒好喝。”

    华先生道:“我尊重每个人的选择。”说罢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先休息吧,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呢。”华先生揉了揉疲倦的眉心,随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雨果道:“对了,你朋友给你来了一封信。”

    “信?”雨果诧异地问道。

    华先生点了点头道:“应该是个女孩子写的,毕竟我无法想象一个男人会用一个粉色的信封。”

    雨果:...

    雨果无奈地说道:“你就不怕信封里有什么玄机吗?比如说类似纳米炸弹的东西。”

    华先生道:“我没有检查别人信件的习惯。如果你感觉危险扔掉就是,东西在你的卧室之中。”说罢转身离去。

    雨果长叹一声,感叹着事情果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将身体深深地扎入沙发之中,良久才爬了出来,缓步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如华先生所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放在床单上,显得很是顽皮可爱。雨果拿起信封随手拆开,虽然他相信华先生并不会拆看他的私人信件,不过必然会再此之前进行过细致的检查,所以其中具有危险性的可能自然忽略。

    信封内是一张印满了卡通图案的信纸,信纸上只简简单单的一行字: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三日后自前来交换,请自备帮手。

    虽没有落款,不过雨果已知道来信之人正是小百合。在新维多利亚时代中,雨果并没有与小百合见上最后一面,据高阳所说,小百合与另一个困在黑城堡中的犯人一起离去,雨果不知她有何打算,不过心知这个女人绝不会发生什么危险,况且其即便是身首异处也谈不上有丝毫的无辜,便也不再去想。

    现在看来,小百合也同样很快地离开了新维多利亚时代,而且在第一时间找到了自己,看来她对于特里托革莱娅石刻上的文字有着很大的兴趣,这才如此着急。

    雨果虽然并不认为眼下是一个碰头的好时机,不过一趟东岛之行彻底勾起了他对自己往昔记忆的渴望,三日后自己必须要搞清曾经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