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十四章 危险迫近
    佩琪闻言顿时之间整个人都僵直在那里,心脏砰砰砰地跳动成了一团。

    要知道,这两年多来让她朝思暮想夜不能寐的事情就是如何能将原罪毁灭掉,将那些苟活于世的“罪人”屠戮得干干净净。

    不过虽然这个提议让佩琪很感兴趣,不过出于职业军人的素质与警惕心,佩琪还是,没有将自己内心中的波动所表现出来。默默地继续听下去,等待着之后对方要说的下文。

    不曾想对方也停了下来,好像在和佩琪比耐心一般,同样静悄悄地一眼不发。

    佩琪意识到,这无声的较量不禁是自己向对方的考验,同时也是对方对于自己的测试。

    于是佩琪坐在座位上,紧紧绷直了身体,握住话筒的手都更加用力了几分,虽然心中激动异常,不过还是不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沉住气。

    就这样,两人又都僵持了良久,最终待佩琪都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但听得那边的声音再度传来,队长好定力,马歇尔有你这样的接班人也是知足了。

    佩琪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她知道是自己赢了,自己在无形的较量中得到了对方的认可。

    只听得另外一头的声音不紧不慢道:“队长你也不必太过骄傲,要知道我这卫星电话用太阳能充电一次,持续的时间可并不长。我可不比您,可以坐在舒软的椅子上喝着酒和我慢慢僵持较量。”

    佩琪闻言一惊,目光中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只听得通讯器那头说道:“第五中队驻扎在东岛这么长时间,一直无法将这里铲除干净,想来也是颇为闹心吧。虽然上总部并没有要对东岛进行彻底大清扫的意思,不过这样拖下去也还是不妥吧。”

    佩琪闻言心中惊讶异常,她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潜伏在原罪之中的间谍人员竟然对东岛驻军情况以及整体的政治格局都了解的这么清楚,如果不是对方提及了“犹大”代号以及说要帮助自己消灭原罪,那么佩琪真的要怀疑对方是有意打压挖苦自己的军队内部的竞争者。

    佩琪心中虽然惊讶,不过语气依旧颇为强硬冷静。

    “既然你的电话还不足以通话太长时间的话,我建议你就不要说这些毫无意义的废话。”

    通讯器那头的人好像并不想和佩琪就这一问题上较真下去,嘿嘿地笑了笑道:“队长大人莫怪,太长时间地压抑自己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能够用于我分析问题的机会,便有些跃跃欲试了。嘿嘿,我们现在还是来谈谈正经事吧。”说罢顿了一下后道:“消灭原罪最好的时机便是在三日后。”

    佩琪皱了皱眉道:“为什么?”

    对方道:“三天之后,原罪的首领迪卡尔将会和组内的一个名为雨果的女孩儿完婚,届时整个原罪组织都会开战热烈的庆祝宴会,整个队伍的纪律以及警惕性都会在那天之中达到最低,所以说那是最好的机会。”

    佩琪闻言点了点头,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很是重要,正如对方所说,如果消息属实的话,自己便真的有将其一举摧毁的可能性。

    突然,佩琪又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据说原罪的那个首领迪卡尔有着超乎常人的异能能力,你敢确定即使他的婚礼能够限制他的行为吗?”佩琪十分小心谨慎地问道。

    通讯器那边的人不紧不慢地道:“所以说剩下的东西就要队长你去是准备了。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用于谋事也是足够了。”

    “迪卡尔确实是一个十分棘手难缠的对手,不过他也只是一个远超常人的人,也就是说他并不是全能的神。不是神便有办法可以制服他。”

    “什么办法?”佩琪有些急促地问道。

    “圣堂。”对方沉稳地说道。

    “此番行动若有圣堂帮忙,则必然大功告成。单凭迪卡尔的能力还是没有可以完全与圣堂对战的资本,我干保证,三位圣堂骑士,足可以拖住甚至战败迪卡尔。”

    佩琪沉默下去,圣堂所蕴含的实力她自然清楚,不过圣堂中的骑士还不是她这么一个中队长可以调遣得动的。若圣堂真的不想合作,即便是月岛军方的总司令又能有什么办法。

    通讯器那头的人好像猜到了佩琪心中犯难的事情,又是讨厌地嘿嘿一笑道:“这个问题的确有些棘手,不过还是要将他交给你了。”

    佩琪暗自咬了咬牙,嗯哼着答应了下来。

    只听电话那边的人继续说道:“我一会儿会给你传送一个位置坐标,这里是现在原罪的暗中居住地点,先不要轻举妄动,耐心地等待六十三个消失,六十三个小时之后集结你的军队来到这里,不会让你失望的。”

    佩琪点了点头,虽然有着为难的事情,不过心中依旧澎湃无比,激动万分。

    就在对方准备挂断通讯的时候,佩琪突然问道:“犹大,有一件事情我并不理解,希望你能直言不讳地告诉我。”

    “悉听尊便。”通讯器那头的声音轻笑道。

    “你在原罪之中潜伏了那么久,为什么现在才有行动指示?”

    通讯器那头的声音闻言不禁桀桀地笑了起来,笑声持续良久,对方才缓缓道:“这三年来我与原罪的众人朝夕相处,可以说都宛如家人一般,有的时候我真的把他们当做家人来看,在我的心中也曾生出就这样继续下去,我和他们这样平安地生活下去的念头。不过事与愿违,近期发生的一些事情还是让我更加看清了现实,我还是需要实现我的承诺,完成我的使命。”说罢,其轻笑道:“还有什么问题了吗?队长。”

    “没有了。”佩琪轻声道。

    “那么晚安,三日后我们见。”随后对方彻底中断了通讯。

    将听筒放回原位后,佩琪呆愣愣地坐在那里,发呆良久,终于将桌上的酒杯端了起来,将其中剩下的酒一股脑地喝了下去。

    待放下酒杯的时候,佩琪已是泪流满面。

    自己为什么会流泪?不是已经都将其早就流干净了吗?

    也许是酒喝得太猛的缘故吧...

    佩琪的头重重地撞在桌子上,眼泪点点滴滴地滴落而下。

    “科泽,你等着,为你报仇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