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九十九章 安德鲁的独白

第九十九章 安德鲁的独白

    一切正如安德鲁所预料的那样,小德由于对周围环境的不熟悉并没有逃出石林之中,他只是仰仗着身法快捷,在安德鲁刚与自己拉开一段距离之后,赫然闪进了身旁的一堆废墟之中,强迫自己凝神静气,不流露出任何的声响,就这样藏匿于黑暗之中。

    安德鲁来来回回在周围兜了几个圈子都没法发现小德的踪迹,这样小德放心了不少,气息也随之调匀了许多。

    小德本想等着安德鲁发现自己消失后慌乱地寻找自己,从而离开这里。却不想安德鲁只是在都为转了几转,之后便开始在原地向自己喊话。不过小德自然不回去主动应声,只是依旧静静地隐蔽着。

    安德鲁也并未指望着自己一句话便可以引对方现身出来,而是自顾自地继续在那里说了起来。

    “我的父亲是一名基督教徒,打我自小开始他便教导我这个世界有着神的存在,神的化身是上帝,他救苦救难,他帮助任何有困难的人,只要你诚心向他祈祷,你便会你想要的一切。”

    “小孩子从来不会质疑父母的话,在他们的眼中,父母是远远超过神明的存在,他们说得话便是真理,他们讲的事情便是这世间的一切。”

    “我也不例外,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的存在,他们生于飘渺,却生活于现世,只要我虔诚地向他们祈祷,他们便会回应我,给予我想要的一切。”

    “我自小最不想要的东西便是我的这副容貌,我们家中公是姐弟四人,其他姐弟三人虽不是极为标致的俊俏人物,不过却也算是容貌出众。而只有我,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都丑陋无比,即便是父母对我也并不十分待见。”

    “可即便如此,我在所有的亲人之中对上帝都是最虔诚的。早起、吃饭、睡觉前我都会向他进行所由衷地祷告,向他诉说着我的烦恼,而我希望总有一天,这些令人不愉快的东西能消失在我的身边。”

    “不过一切并没有任何的好转。”

    说到这里,安德鲁开始缓缓地踱起了步子,好像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不过他那一对如鹰隼般的眼睛却在周围来回扫视着,不错过黑暗中的每一处细节的与漏洞。

    “无论我每日中如何勤劳地祈祷,无论我在做礼拜的时候如何虔诚,关于我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我依旧是我,那个丑陋得令人看不起的我。”

    “不过我依旧没有放弃,我只是觉得自己还不够虔诚,所想要的还没有传达给上帝,所以我才会被闹到如此地步。我需要更加努力地将自己的精神愿望传递给神。”

    “这个想法一直存在我的心中,直到长大成人我依旧对此深信不疑,最终我选择成为一名神职人员,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上帝,以另外一种虔诚的方式去为自己祈祷。”

    “多年后,通过我的努力,我成为了一名神父,掌管着一间属于自己的教堂。刚开始的时候,非常地满足,感觉自己的努力最终得到了认可,神终于感应到了我的请求,并且回报了我的祈求。”

    “哈哈,那是我已不太在乎自己的容貌,或许说我已经开始习惯了他人用那异样的眼光来看待我。即便我是神父,是上帝于人间最忠诚的仆人,教徒看见我,目光中也会有着嘲笑与不屑。”

    “当时我最喜欢的地方便是忏悔间了,每次坐在那里,听着另外一个阁间中的人毫无保留地向我讲述着他的故事,那些故事往往都是错误且罪恶的。暴力、不孝、偏执、欺骗、**、堕胎、偷盗甚至还有杀戮。总之人们在公众面前无法倾吐出来的所有故事,在那小小的木板隔间中都会毫无保留地倾吐出来。而我就像那《驴耳朵王子》故事中理发师用来倾诉的土坑一般,倾听着一切,而我的好处是只要我管住嘴巴,便不会长出那可以讲出真相的草叶。”

    小德始终藏在黑暗之中,不发一言,他知道安德鲁所讲述的一切都是为了引自己出来,不过身体却不自觉地开始倾听着安德鲁的故事,心中竟开始隐隐期待之后的事情。

    安德鲁一边继续在周围踱步,一边继续讲述着他的故事,声音忽大忽小,忽远忽近。

    “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找我来倾诉心中的秘密,甚至一些并非教徒的人也来坐在忏悔间中,希望我给他们的未来有所指导建议。”

    “说来讽刺,就我这么一个对于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寄托在上帝身上的人又怎么可能给别人建议呢?”

    “不过在那时候,我真的做了事情。我开始学习除圣经以外的社会学知识、心理学甚至还有两性之间的问题解答。总之那段时间里随着我接待人数的增多,我的名气开始越来越大,甚至在网络上还出现了小型的粉丝后援会。”

    “就在我最为成功的这段时日里,我发现我的信仰竟然没有之前那般虔诚,开始出现了松动。而那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我对上帝是否存在而产生了质疑。”

    说罢,安德鲁停下下来,对着黑暗之中再次开口说出了最一开始便讲述的问题。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吗?”

    小德藏身于黑暗之中默然无语,不过却有所紧张地吞了一口唾沫。

    “我曾向神无限祈求的愿望他并没有为我实现,我曾向其现身至死不渝,神依旧没有使我变得完整。我所得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而来,从中看不到一丝上帝神明的影子。”

    “世人有疑惑,是我为其一一解答,众人以为我是上帝的代言人,是神明在助他们度过难关,忏悔罪责。殊不知那些知识与方法都并非是从上帝的讲义中获得。从头到位,神都没有给我任何的指示,甚至他从未让我看到一丝光明。”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吗?”问题第三次问出口。

    小德微微颤抖的身体停了下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气他并非有任何的掩饰,因为掩饰已经没有用了。

    从刚才那一刻起,安德鲁便已经将目光牢牢锁定在了小德所潜藏的黑暗之中。

    这个世界是否神现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德最终还是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