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八十九章 支柱的崩塌

第八十九章 支柱的崩塌

    当雨果以及ZERO赶到迪卡尔住处之际,原罪的成员们早己经讲那破旧的院落包围得水泄不通,没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焦急与关切,在众人眼中,迪卡尔不仅仅是原罪的最高领袖,更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当迪卡尔受伤的消息传遍开来的时候,每个人的神经都在第一时间陷入绝望,莫名的恐惧瞬间传遍于整个队伍之中。

    雨果看着沉默无声的众人,心中不禁一沉,看样事情的结果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这不仅仅是迪卡尔伤势的问题,而且关乎到整个组织的士气问题。哪怕整个队伍乱遭成一团,只要有一个能够有足够威信的首领出现主持大局,形势都会好起来,不过现在的沉默却是充满了绝望,每个人的脸上都缺少希望的光彩。这种气息在东岛之中是最可怕的,甚至危害要大于在身后追杀的机甲。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不过雨果现在顾忌不了这么多,相比之下她更关心迪卡尔的伤势。

    用力分开人群,雨果向着房间内挤去。就在这时,米娜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平时中无比冷峻的脸庞上此刻已经满是泪痕,像是一个失去了依靠的小女生。

    雨果见此情景,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整个人都瞬间僵持在那里。随后她发疯似的冲上前去,死死地抓住了米娜的肩膀失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迪卡尔现在怎么样了?”

    米娜看到雨果,刚刚失落伤感的情绪立刻变得怨毒、愤怒起来。双肩一抖甩开了雨果,雨果向后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应该躲在你的小屋子里梳妆打扮,练习女红,到这里填什么乱,快滚!”

    雨果猛地受到严厉的训斥,委屈得说不出一句话来,整个人都愣在那里,身体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ZERO见状挺身已经护到了雨果身前,一双眼睛充满杀意地盯着米娜,两只小手已经握紧了拳头,如同一个准备狩猎的豹子一般,浑身上下都紧绷起来。

    雨果见状担心ZERO会有所冲动,急忙伸手拦住了ZERO,米娜看在眼中冷冷一笑道:“不错不错,很厉害嘛。你的大靠山刚倒,小靠山又出来了。想来无论天上下什么样的雨,都是淋不到我们的大小姐呢。”

    雨果被米娜的话气的身体发抖,可是连张了几次嘴,也没有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ZERO见米娜如此过分,身上的汗毛都站立离开,目光中的嗜血杀意疯狂涌现而出,让周围观看之人见状无不心惊胆寒,众人实在想不出来,从一个如此年幼的孩子身上,会散发出如此强大的杀意。

    米娜训斥着雨果,同时注意力也放在ZERO身上,不敢有所懈怠,此时的她非常想找人打架,她需要将心中的情绪全部发泄出来。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迪卡尔所在房间的房门再度被打开,贾斯克迈步从中走了出来。

    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每个人都将目光转移向其他方向,不敢去直视这个高大的男人。

    在原罪组织之中,贾斯克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仅次于迪卡尔之下,不过原罪的成员们对于贾斯克的惧怕远远要大于迪卡尔。

    迪卡尔给人的是一种温暖祥和的气息,每个人在认识他之后,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习惯上他。贾斯克则不然,那一张如浮雕图腾的脸庞一年四季都没有一点表情变化,目光看似呆滞,不过其中所蕴含的杀气却让所有人都望而生畏。

    此时此刻,迪卡尔重伤在床,贾斯克便在无形之中成为了原罪的领袖,对于这一点,没有人有所意见。

    见到贾斯克从房间中走出,刚刚还嚣张挑衅的米娜也不禁讪讪地闭上了嘴。可怜虽然众人都在背后嘲笑贾斯克是个哑巴,不过当正式面对其时,自己却都成了哑巴。

    贾斯克的目光冷冷地扫视了一下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米娜的脸庞上。

    米娜脸上的肌肉颤抖了几下,吞了口唾沫,鼓足勇气直看向贾斯克,就这样,两位原罪的首领就这样相互注视着,场间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围观的众人见状即便大气都不敢出。

    过了良久,米娜最终有所动摇,脸上的肌肉再度颤抖了几下,随后愤怒地跺了跺脚,转身离去。

    无形的较量最终由贾斯克取胜。众人见状不禁都面面相觑,更不敢再多说什么。

    贾斯克看着米娜离去,随后将目光投向雨果,雨果见状点头友好地笑了笑。

    贾斯克向其招了招手,示意雨果进来。雨果略一迟疑,刚才自己心中的那份勇气实在是被米娜打消了不少。不过心中想了想,还是鼓足了勇气,在其他人的注视之下迈步走入房间之中。

    ZERO如往常一样,极是自然地跟在雨果的身后,也走向房间。不过令ZERO感到惊讶的是平日里如来阻拦自己,不让自己打扰迪卡尔和雨果相会的贾斯克,今天出人意料地没有对自己横加阻拦,默许他跟了进去,随后才伸手将房门关闭。

    迪卡尔的住所很是普通,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作为东岛中仅存的幸存者中最大独立组织的首领,迪卡尔的房间内没有任何的装饰物,也并没有雨果住所的干净温馨,房间内的整体环境甚至可以用乱字来形容,其更像是一个单身汉的公寓房间。

    此时,这杂乱的房间内充斥着刺鼻的消毒药水的味道,那医院中的标准气味中永远都让人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气息。

    迪卡尔正躺在其床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白被,紧闭双眼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犹如一张白纸一般,就连嘴唇都苍白无比,没有一丝正常人应有的血色。

    雨果见状再也无法抑制自己心中悲痛的情绪,猛地扑到迪卡尔的床边,失声流泪道:“迪卡尔…他究竟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