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三十章 异世新人
    夜晚的天空之中,难见繁星点点,只有几颗不知名也不知距离的星辰点点闪烁着,没有人知道现在所看见的星辰光芒是其何时所散发出来的,更不知现在那颗星球还在不在。

    漆黑的夜空幕布上,突然开启了一道黑门,仿佛是一道从地府中开通出的入口一般,幽冥无比。

    从黑门外迈出一只脚,随后从中走出一个人来。此人身形消瘦,虽然还没有达到皮包骨头的地步,不过那种凌然暴瘦的状态还是使得其显得很不健康,看上去便好像是一个大病还未初愈之人。

    消瘦之人的眼睛身处有些涣散,好像一直在思考着什么,既然是处入着奇特的异世,也没有被脚下虚无壮观的景象所震惊到,反而直接抬头看向上方那更加漆黑无比的夜空,随后口中低喃道:“白头翁...”

    进入这新维多利亚时代中的并非旁人,正是在之前还在自己房间中与令世界震惊的的小百合说话谈判的秋田。

    秋田最终还是选择了向小百合让步,答应进入她所说的神奇异世,帮助救出那个困在这里的人——白头翁。

    秋田对白头翁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早在白头翁横空出世的时候,网络上便议论开来,虽然在当时那个无比混乱的时间内,白头翁“是人是鬼”的身份并不明朗,其踪迹行动更像是人们茶余饭后都市传说,仅是谈资而已。

    不过随着日后渎者们真实面目的逐渐流露,白头翁的形象身份也越发清晰明朗起来,只不过在随后如镭射体育场事件等发生后,白头翁这个曾经便不是十分响亮的名字更是被各种重大事件所掩盖,让人无从响起。

    秋田也在同样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停奔波着,涂过不是小百合的突然出现并告诉了他这个名字,也许在几个月后他也会淡忘这个名字。

    说起来,秋田对白头翁的主观印象并不坏,隐隐知道他是一名较为正义的新人类,与其余那些残害他人生命的新人类不大相同。不过秋田还不知道,那个害死了自己好友并且彻底改变自己的那个晚上,与佩戴着魂戒的蜂猴正面对峙的正是那白头翁。否则不知秋田又会发生怎样的感想。

    虽然身体感觉有些空乏,不过他的精神却越发地好转起来,自从进入这异世中来,秋田便感到心中升腾出起无限波浪迭起的感觉,便犹如一匹饿狼进入一片生活了无数羔羊的草场之中,那隐隐的“猎物香气”正不断地刺激着秋田的神经。

    在一瞬之间,秋田只觉得自己有些饥饿。

    “好像快点开饭啊...”恶魔般的声音在秋田的耳边再度回响起来,不过这一次秋田好像并没有因为这道声音的出现而感到恐惧,也许能接受眼前的这片奇异世界,那恶魔般的声音听在耳中也没有了之前的不适。

    秋田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手之上的一枚戒指,那戒指的造型很是别致,细细的戒身,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紧箍咒一般,细看上去更像是根根丝线所构成一般。

    一缕青丝。

    就在秋田用思想将那耶稣的眼泪化为戒指的一瞬间,秋田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一张美丽的面孔,这张面孔无意是现在秋田心中最大的慰藉,所以当响起她的一瞬间,那枚戒指便定形出来。

    一头长发。

    一缕青色。

    一份思念。

    有着这份思念,秋田才觉得自己能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活下去,也能在无限的迷茫中在寻回自己。

    向上走。

    秋田突然想起小百合在他进入那黑门之前对自己初那世界时的嘱托。双脚用力猛一蹬地,秋田的身体便赫然窜入了漆黑的夜空中,消失不见。

    ...

    雨果带着高阳继续前行着,而星币ACE一直保持着一定距离地跟在雨果的身后,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小跟班,不过他这个跟班却是特别想取雨果的性命。

    “下一步我们准备去哪里?”高阳负在雨果的身后,继续向雨果发问道:“不知道啊,正所谓走一步看一步,现在我只不想被人从后面追上来而已。”高阳知道雨果所说要追上来之人正是之前提到过的不不。

    不过雨果随后笑道:“也不必担心,现在我们不还是有个熟知地理的小向导呢对不对?”高阳知道这小向导说的正是被逼跟在身后的星币ACE。

    雨果侧过头去,放缓了几分飞行速度,与星币ACE并肩平齐,随后问道:“这方圆百里之内哪里会较为安全一些?”

    星币ACE道:“即便我说了你会相信?”

    雨果歪了歪头道:“我会对此加以判断的,如果发现你欺骗了我,后果是什么你知道的。”

    星币ACE默然无语,看上去不想多说一个字。既然他不主动说,雨果只好发问道:“我们按照现在行进的距离开看,前方是哪里。可是你们TAROT的地盘?”

    星币ACE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后摇了摇头道:“再向前行进一段距离便不再是着浮岛区,而是一片雨林部落。”

    雨果笑道:“想不到你们TAROT的世界还有这份闲心,开创这个空间的时候竟然还划分了主题,莫不成还有火星救援?”

    星币ACE不理会雨果调侃,反而很是认真地说道:“进入雨林部落后,那是另外一个渎者组织所控制的独立区域,并不归属我们TARO管辖。”

    雨果笑道:“看不出你们TAROT还是一个有公益心的组织,竟然不插手别人的事情。”

    星币ACE冷笑道:“TAROT自有自己的处事原则。”

    雨果不屑道:“处事原则?镭射体育场中那数万的受难群众又何处招惹了你们TAROT,最后惨死在你们手中之人可在少数?”星币ACE知道镭射体育场事件只是TAROT向世界宣战的一个契机而已,至于其行动是否在理,每个人心中也都有着一份属于自己的评价。

    雨果见星币ACE沉默下来又道:“对了,刚才你还没有告诉我那雨林部落是那个渎者组织所主要掌管着?”

    星币想了想,沉吟道:“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