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五十五章 歌迷马修
    月神少爷闻言眉头一皱,一股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一瞬之间银色机甲赫然向下俯冲而去,直奔舞台中央的小百合而去。

    “我说过,你只能当做是一个旁观者,真的很没有自觉性啊。难道你不知观棋者不语?”教皇淡淡地说道,说罢手中的权杖向着月神少爷的所飞驰的方向遥遥一指,一道金白色的圣洁光芒自权杖的宝石耀眼发出,转瞬间便已追上了月神少爷。

    “砰!”的一记沉默声响,“弑神”铠甲撞在了一块厚重的光壁之上,巨力冲击之下的反弹力同样巨大,“弑神”铠甲中的月神少爷直觉无比的震力传遍全身,大脑瞬间一片轰鸣。一个金色的光球将月神少爷完全困在其中,光球的力量很是异然,能悠然地漂浮在天空之中,便好像是一个固定在空中的气球。

    月神少爷猛然挥出一拳,打在光球内壁之上,只是光壁巍然不动,强大的拳力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毫无相应。

    “这是我为你单独切割出的一个第四空间,在这个空间之中你可是独一无二的王哦。”教皇语气清淡地调侃着。

    “混账!”光球中的月神少爷嘶声怒号着。

    教皇轻轻地自空中漂下,停在了光球一侧,伸出白皙的手掌抚摸着金色光球道:“你这一身超科技的铠甲中有没有什么毁灭性的武器?例如贫铀弹?你可以是里面试试看能不能炸开这光球。不过希望你的铠甲可以承受那剧烈的攻击。”说道这里教皇那英俊的脸庞露出一抹笑意道:“‘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

    月神少爷挥舞着混怒的铁拳在光球中奋力地打砸着,几欲疯狂。

    教皇轻轻地拍了拍光球道:“年轻人要耐住性子,要不然怎么能看到好戏?”说着手指再度向着地方的舞台指了一指,月神少爷顺着教皇所指方向望了过去。

    小百合此时已被三十左右个安保人员所包围着,其中不乏出自警视治安厅的治安官。小百合望着四周那无比混乱的样子,眼中也是茫然一片,不知所措。三十余名安保人权都是严阵以待,谨防有任何的不测发生。

    突然,一个身着制服的治安官将手中的枪口对准了身边的同事,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之际已然扣动了扳机。

    尖锐刺耳的枪声赫然响起,殷红的鲜血喷溅数米之高,如同一颗在舞台中绽放的礼花。

    这突如其来的一枪当真让其余的治安官都大吃一惊,同伴的突然背叛要比任何噩耗来的都要突然。待众人反应过来之时,准备控制住这潜藏于内部的凶徒之时,身边的枪声确实接连响起。

    一个又一个身体接连倒了下去,一道又一道的血柱在舞台飞舞,最终在地上形成一幕惊心动魄的血幕。

    小百合已彻底地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残像所震惊,衣裙之上沾满了斑驳的鲜红血迹,就连脸上也被滴上了两滴不知从何处飞来的血渍。

    此时在舞台之上,除了小百合之外,只剩下五个身着安保人员服装的人,不过他们的目的显然并未出于和平。

    率先开枪的男人悠然地走到了小百合身边,从怀中取出一块洁白的手帕递了过去道:“不要看我平日做事略显粗暴,不过生活中我其实是一个挺细腻的男人的,尤其是见不得女孩子受到伤害。让一位淑女受惊可断然不是绅士所谓呢。”

    小百合瞪大双眼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突然发现在那顶安保人员帽子下是一张伤痕累累近乎扭曲的脸庞。

    见小百合没有结果手帕,男子也并不恼火,伸出手擅自用手帕将小百合脸庞上的血滴轻轻拭去,柔声道:“女孩子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仪容,即使环境艰苦些也不能马虎,想想灰姑娘,如果不是平日里有个好底子,单凭一双能穿下水晶鞋的玲珑足又怎能获得王子的青睐,除非那王子有着实在特殊的癖好。”

    重新将手帕收入怀中,男子看了看小百合笑道:“嗯,好像是我的容貌将你吓到了,嘿嘿,实在抱歉,其实我以前并不是这么丑的,都是因为发生了...一点事故。”男子自嘲地笑了笑又道:“其实丑陋的人内心未必是坏的啊,例如说卡西莫多,嘿嘿,真不知道何时能遇到我的爱斯梅拉达。”

    自顾自地说了很多男子将手伸向了小百合道:“我叫马修,是你的歌迷,很高兴认识你。”

    小百合怯懦地向后面退了两步,一脚踩在了一具尸体之上,猛然一个趔趄险些摔,而马修并未有任何上前搀扶的样子,在他眼中小百合的这副神态简直可爱极了。

    小百合紧咬牙关,尽力不让自己显得恐惧,不过她的身体还是突然抵抗住本能的反应,双腿一软,已然摔倒在血泊之中。

    “噢,你累了吗?那坐下来休息一下就好。我也去忙一点事情,稍后就回来。”说着马修还俏皮似得眨了眨眼睛,不过他的这个做法却越发地显得恐怖狰狞。

    马修向着周围的舞台中的其余四人挥了挥手,四人立刻分散开来,各自位于舞台的四角处,手持枪支,严阵以待。

    马修随即走向了不远处一个倒在血泊之中之人,马修此番的潜入行动一共带了七名帮手,刚才的枪战中有三人当场毙命,而其中的两人便是死于这倒地之人的手中。

    躺在血泊之中的男人艰难地呼吸着,他的锁骨之处已被完全击穿,鲜血如泉水一般止不住地向外流淌着。眼看已是只有出气,没有呼气。马修蹲下身来,满上伤痕的脸庞露出微笑道:“你很不错,可有什么遗言?”

    男人濒死之际,嘴角处涌着鲜血断断续续道:“你去...去...死...”

    马修点了点头,抬手一枪轰爆了男人的头颅,站起身来走到舞台边缘看向正片被罩在巨大光壁之中的混乱体育场,口中喃喃地说道:“我会把你的话转述给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