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十七章 最后的筹码
    听到吧服少女所说,在场的五个人重新陷入了安静,周围的氛围也变得开始严肃起来。任谁心中都清楚明白,今晚来到此处的目的绝非是为了用言语相互调侃嘲讽对方从而获得幼稚的快乐,今晚所要商议的是一件将要轰动世界的重大事件!

    肥蛭咬了咬牙看向神情自若的隐士道:“我们‘绿林’不想参与到这场争斗之中。”

    这开头的第一句话便是拒绝,使得会场的氛围变得格外冰冷起来。

    隐士轻轻地微微一笑道:“肥蛭先生不必这么快地就回答我,今晚的时间还很长,不如我们多喝几杯多聊一会儿。”

    肥蛭嘿嘿一笑道:“我看还是不必了,维塔家族的‘酒吧’虽好,却实在不是像着这种山野村夫所能消受得起的,我还是更愿意躲在我的通天塔里吃泡面。”

    隐士轻笑道:“通天塔?你是说流民街区中那栋六层小楼吗?恕我冒昧,我实在看不出它有任何通天的气息。”

    肥蛭冷冷地说道:“也许在你们月岛的市区眼中,那六层小楼不算什么,但只要在流民街区,那便是通天的存在!”

    隐士摆了摆手道:“抱歉,肥蛭先生。我刚才的话没有任何对你看不起的意思,相反,从我个人而言十分欣赏您的所作所为以及行事风格。”肥蛭闻言冷哼一声,喝了一口杯中的血腥玛丽。

    隐士继续道:“不过仅呆在流民街区,即使做上一辈子的黑道皇帝又有什么意思呢?”肥蛭的目光瞥向了隐士,目光中带着狐疑的神情。

    隐士道:“在诸位在接到维塔家族替TAROT所发出的请柬之时想必也获得了一些消息,那就是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内容,不知几位看法如何?”

    骷髅男孩冷着脸没有任何的表情,叶孤坐在那里,蜷缩着那高挑异常的身躯,脸上充满了怯懦的神情,不停地摆弄着手指也是一言不发。肥蛭看了看二人不禁心生怒意,低声骂了一句,不过还是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再次硬着头皮说道:“说实话,当我得知消息的一瞬间当真吃惊非小。我手下也有一些情报渠道,听说TAROT与漫研社以及马戏团已经宣战,你们这些大家族的利益纠纷与我无关,我也没什么兴趣。不过你们此番是想和全人类乃至世界宣战,这个实在是太疯狂了!”

    叶孤闻言轻抬眼睛看向了隐士,显而他对肥蛭所说极为赞同。骷髅男孩还是一副漠然的样子,好像几人所说的内容与他毫无关系,也仿佛身旁的几人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隐士静静地听完了肥蛭所说后略有不屑地撇了撇嘴道:“想不到一代枭雄的肥蛭先生竟然瞻前顾后的想得这么多,真得让我很意外。”

    对于隐士的微嘲肥蛭并没有任何的恼怒,只是轻声道:“我的‘绿林’虽然只是小门小户,不过我的手下还是有不少人的,我怎么也得为他们考虑。”

    隐士点了点头道:“虽然说是如此,但如果渎者真的与人类正式开战,肥蛭先生又如何能避免战火?你不会以为这几年猎人们都一直在消耗公款吃闲饭吧?”

    肥蛭面色一边,咬了咬牙还是嘴硬道:“我想他们还不会滥杀无辜吧!”

    隐士闻言嘿嘿地一笑,目光中透出几分高深地意味看向肥蛭道:“我的年纪很小,可能对十年前的事情印象不太深刻,不过那时肥蛭先生已经成年了,想来对那件事印象很是深刻。你把控流民街区数年,想必一些世人不知的秘密你也知道不少。即使不知,我们是怎样变成今天这副模样想来还是清楚的吧。”

    肥蛭的神情变得更加阴沉起来。

    隐士继续道:“政府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绝对不是如同宪章法规上所写的那样。届时,他们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我实在想象不出来。”

    肥蛭阴森森地道:“那还不是你们TAROT要搅乱这趟浑水!”

    隐士不以为然道:“搅乱这浑水的可不是我们TAROT,至少现在不是。前些时,一个叫外号‘白头翁’的渎者追杀马戏团的背叛者蜂猴,不慎将我们潜藏数年的身份曝光出来,现在你知道外界怎么称呼我们吗?新人类!哈哈,说实话,我还挺喜欢这个名字的,至少没有被称为异形或者金刚之类的。”

    这时一直怯懦地扣着手指的叶孤突然开口,语气很是轻微道:“我听说,蜂猴的背叛事件好像与TAROT有所关系,也正是因为如此,TAROT与漫研社宣战之时,马戏团很是决绝地站在了漫研社一方。”

    隐士将目光从肥蛭身上缓缓转到叶孤身上,叶孤将头垂得更低,就好像是知道一个犯了极大错误的孩子。

    “‘人马座’向来都是最为低调的渎者组织,没想到消息情报方便当真是不弱,莫不成还与旧人有所联系?”隐士清淡地说道。

    叶孤闻言抬起头看向隐士,目光中没有之前的怯懦,反而透出了一道冰冷的气息。即使身旁一直静坐的骷髅男孩在一瞬间也不禁为之动容,吧台后的吧服少女手指下意识地摸向了不远处的冰锥。

    不过叶孤并没有做出任何的举动,只是冷冷地说道:“她选择离开‘人马座’进入TAROT是她的选择,不过我始终是尊重她的选择,希望你也是。”

    隐士闻言脸上浮现出讪讪的表情,坐在他身旁的春木看了他一眼,意思不言而表,短短的几句话之间隐士已经将肥蛭与叶孤得罪的不轻,这可不是什么谈判良好的信号。

    隐士顿了一顿,快速地整理了一番脑中的思绪道:“事情已到如此,如果我们一盘散沙地无秩序行动下去,那么无论是谁无论做什么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团结起来,坚定地走下去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肥蛭冷哼道:“与数十亿的人类为敌,无论怎么选择,下场都是可想而知的!”

    隐士闻言轻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尽然,不要忘记,我们还有还有新维多利亚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