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六十二章 仇恨种子
    “九处。”高大宽口中轻念着,之前的思绪再次被勾起,一个不好的念头在脑中闪过。

    走出现场芝兰的身影随即映入眼前,只见芝兰手持着一件仪器在那里认真地做着痕迹扫描,检查着在犯罪现场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

    高大宽大步走到芝兰近前低声道“最近你们九处还真是够活跃,往年没有做的工作都要在这几日中全部补回来吗?”

    芝兰对于高大宽的暗讽并不在意,直起身影捋了捋额头上的刘海道:“九处从来不会去碰简单易破的案子,否则整个月岛的治安官恐怕都要失业了。”

    芝兰的话虽然很是刺耳,不过高大宽也没有出言反驳,因为芝兰所说正是事实而已。而就刚刚的调查结果来看,这个案子的侦破难度确实极大。并非治安警视厅所能达到的侦查范围,真的需要九处这种特殊机构的帮助。

    不过还有一点高大宽有些不大明白,疑声道:“最近九处好像很是敏感,虽然我知道你们的鼻子很灵,不过对于眼前这个案子你们的反应速度未免太快了一些,警视厅这边也是接到报案才赶到不久。”

    芝兰并未再想之前那样和高大宽打机锋,直说道:“最近的情况有些特殊,九处也为此提升了预警等级,对于有疑点的案子有错过没放过,不允许遗漏任何一点潜在隐患。”

    这个说法虽然直白,不过也有一定官腔的调调,让高大宽听了感觉有些不舒服,感觉自己好像是正在听讲的小学生。不过转念想到田梗那碎掉的右臂高大宽默然无语。

    良久,高大宽还是忍不住问道:“田梗现在身体如何?”

    芝兰耸了耸肩口气略有异样道:“好得很呢。”说完指了指身旁一个方向。

    说着芝兰所指高大宽放眼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随即映入眼帘,非是旁人,正是田梗!

    之前田梗现在离此偏远的街道旁,头向着四周不断张望着,就犹如一条警惕的猎犬在寻找猎物的痕迹一般。

    见此情景高大宽不禁也是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只凭这几天的时间内田梗的身体便恢复得如此健壮,精神也格外饱满充沛。

    隐约间更能看到那不断活动的右手!

    仅此几天田梗就能如此灵活地运用义肢了?高大宽极是惊奇。

    不过那条灵活的手臂怎么看都不像是散发着僵硬感的义肢。

    片刻,田梗也注意到了高大宽的出现,于是一脸笑意地走了过来,很是亲切地打了一声招呼。不过高大宽却冷冰冰地看着他,满是无动于衷的严肃。

    田梗看着高大宽冷冷的样子调侃道:“你这个样子很像是我欠了你钱不还一样,见到老朋友难道就不高兴一下?”

    高大宽冷笑一声道:“少来,你也说过我们并不是很熟。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解释一下你的手臂是怎么一回事。”

    田梗随意道:“还好啦,虽然之前受了一点伤,不过好在现在科技技术足够发达,那点小伤还全然不在话下啦!”说完还晃了晃自己的右手。虽然那只手臂上还透露着莹莹的粉嫩感,不过已完全属于他身体上的一部分,很完美地配合在一起。

    高大宽死死地盯着田梗的手臂,良久后厉声道:“这就是你们九处的黑科技吗,生死人肉白骨?”

    田梗笑了笑道:“起死回生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简单的复原还不算很难。”

    高大宽眼神复杂地看着那条手臂,欲言又止。田梗摇了摇头道:“恶魔的交易而已,牺牲我一人就好。”高大宽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田梗回首细细地看着空荡荡的街道,若有所思。

    高大宽走到田梗近前低声道:“感觉到了什么?”

    “血腥,很是残暴的味道。”

    高大宽疑惑地看向田梗,田梗沉声道:“不像是人类所谓。”

    “非人?莫不成是什么科学怪物?”

    田梗看了看高大宽道:“未必是怪物的就并非人类,有的时候人类与怪我之间的定义是很模糊的。”

    高大宽自然知道田梗所指的便是赤目巫女,对于赤目巫女那神秘力量警视厅一方也都大为头痛,先前警视厅与九处联手进行围捕以失败告终,并且损失惨重,田梗损毁一臂,井川惨死。

    想到井川高大宽心中一动,既然田梗的手臂能完全复原,那么井川......

    想起先前田梗说的起死回生不可能,高大宽心中一翻,刚刚涌起的一丝希望也尽数破灭。

    长叹一声,高大宽眼帘低垂,好似老上十几岁一般沧桑,低声叹息道:“真的要变天了,看样月岛今后的日子当真是不会太平了。”

    田梗道:“这本来就是一片因为猜疑、阴谋、恐惧、暴力、欲望而诞生的大陆,又怎能指望和平祥和永存与此,只是一时的表象罢了。只是这种表象持续的时间比较长罢了,让人们误以为是永远的象征,人类总是这样,愿意被眼前一时的景象所蒙骗,相信那一刻便是永远,当真可笑。月岛之象已算是奇迹,不过已不会再持续太久,因为那层面纱也早在十年前便已被撕破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放不下?”高大宽哀声道。

    田梗摇了摇头道:“仇恨就想是种子,若是不死,必有一天会发芽生长,这并不是我个人是否放得下就能解决的问题。”

    “这几年你在九处都经历了什么?”高大宽问道。

    田梗再次摇了摇头,沉吟良久道:“结案吧,那姑娘却是很可怜,不过她的悲哀只是无尽黑暗的无意之为罢了,之后像这样的悲剧一定不会少。所以还是不要知道真相比较好。”说罢转身径直离去。

    芝兰看了看高大宽,点头示意随后跟着田梗再次离去。

    看着田梗的背影,没有了之前的邋遢与放肆,更多的是一份挺拔和悲凉。

    高大宽抬头深深呼吸,却感觉胸腹之间像是巨石堆积一般,压抑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