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四十一章 其实你没有那么多的观众

第四十一章 其实你没有那么多的观众

    当黑泽被重重地摔在第13区警视厅门口的时候,剧烈的震痛将昏迷中的黑泽直接惊醒,苏醒后的黑泽只觉得五脏六腑之间一阵翻涌,肠胃里的东西都要从口鼻之中喷涌而出,黑泽死死地咬住牙关将想要呕吐的冲动一直下去,黑泽想到了曾经听过的一个最恶心的死法,就是溺死在自己的呕吐物之中,黑泽宁可吃上十公斤的“樱桃”,也不像死在已经消化了的牛肉饼里。

    就在黑泽还在咬牙坚持的时候,身边已经出现了两个人迅速地将黑泽架了起来,二话没说一副冰冷的手铐便铐在了他的手腕之上。黑泽懵懵然地睁开眼,只见身旁站立着两个身形魁梧的年轻治安官,面无表情地正驾着自己向着警视厅中走去。

    黑泽曾经幻想过自己有一天被治安官逮捕的情形,在想象中自己虽然被捕不过依然是一副豪迈坚挺的模样,迈开的步子依然是铿锵有力毫无畏惧。走入警视厅的那一瞬间所有的治安官的目光都牢牢地注视着自己,其中有仇恨、有激动甚至还有惧怕,主审官会千方百计地想要从自己口中套出“樱桃”的配方,用刑问手段以及司法引渡对自己进行威逼利诱。

    不过现实却并不如理想中的那么慷慨悲壮。

    黑泽被两个高大的治安官拖进了警视厅,受伤那条腿上所穿上鞋子不知遗落在什么地方,手掌上的伤口虽已不在流血,但是无比的剧痛钻心般向自己刺来。上身未着衣物,还有着半身未完成的刺青,一道殷红的划伤格外惹人注目,蓬头垢面宛如乞丐。

    警视厅中灯火通明,有着很多的治安官和治安巡警,不过大家都在忙碌着各自的事情,根本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有个别几个人看到黑泽被拖进来后,只是简单地抬手扫上一眼,冷冷地哂笑一声,随即再次低头忙着自己的事情,对于这位前一刻还是呼风唤雨的街头老大熟视无睹。

    一股巨大的屈辱感袭上心头,愤怒的情绪在黑泽心中无限膨胀着,这种感觉要比抽上他十个耳光还要难受。

    “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黑泽心中疯狂地呐喊着,眼前的情景与自己所想象的实在差距太大。不!简直根本没有可比性!难不成这就是自己的结局?

    就在黑泽内心之中处于崩溃之时,前方一侧的房门被推开,随后鱼贯地走出两男一女三个人来,正是田梗、芝兰以及高大宽三个人,迎面向着黑泽一方走来。

    待到两方擦肩而过的时候,黑泽闻到一股浓重的烟草气息,黑泽眉头一皱,他没想到在警视厅中会闻到这种气味,警视厅的公职者竟然敢公然违反法律。

    这时只听得咦了一声,突然有人将黑泽一行人叫住,黑泽回头一看,叫住自己的正是那个身上有着浓重烟味的邋遢中年人。

    田梗向前凑了凑来到黑泽身边,伸出一只手抬起黑泽的下颚,冷眼地看着黑泽的脸庞,黑泽直觉这道冰冷的目光如一道逼人的利剑瞬间将自己穿透,里里外外自己所有的秘密在对方的眼里都一览无余。

    “啧啧,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们叱咤风云的小黑泽嘛。”田梗满是调侃的口吻说道。

    “黑泽?果农黑泽?”一旁的高大宽闻言皱眉询问道,同时也将目光向着黑泽望去。由于配制出毒品“樱桃”,所以黑泽在道上被赋予了果农的绰号。

    “哼,正是你爷爷!”黑泽不忿地说道,只不过同样的话已经没有了先前对雨果所说时的那种阴厉凶狠的味道,反而带着一丝疲惫与虚弱。

    “嘿,不错嘛,小伙子,很有精神的嘛,我看好你哦。”田梗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伸手抓了抓黑泽的头发,仿佛一个慈爱的长辈在揉搓着晚辈的头发。

    黑泽怒目圆睁,狠视着田梗厉声道:“不许碰我的头!”这话语气虽然十分凶狠,不过此时此地说出这话显得实在太过苍白无力,更像是小孩子不甘心的反斥。

    田梗歪着头向着一旁的高大宽努了努嘴,然后哈哈地笑了起来。高大宽却并未发笑,他走到黑泽面前仔细地辨认了一番。先前他的手中有着黑泽的通缉照片,他也看过许多次,只是在刚刚的一刻并未注意到刚刚错过的落魄青年正是那个一直让警视厅头痛的街区大佬。

    辨认片刻,高大宽确定眼前的青年人正是黑泽,不禁地点了点头,同时心中生出几分对田梗的敬佩,这家伙的洞察力还是那样敏锐,不放过一粒沙子。

    “如何抓住的?”高大宽向着一旁的治安警员询问道。

    “门口签收的。”其中一位年轻警员略带俏皮的口吻回答道。

    高大宽皱了皱眉,心中已然知道黑泽又是那个白头翁所秘密抓捕的,几分不快并未表现出来。

    “嘿嘿,真算是踏破铁屑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几天我们正商量着围捕计划,却不想倒有一条大鱼被送了上来。”田梗在一旁幸灾乐祸道。

    黑泽垂下头,他甚至眼前的两个人都是谁,一个是第13区最有权威的治安队长高大宽,另外一个是号称“梦魇”的田梗,眼下自己落入对方的手中,如果太过嚣张得到的结果可想而知。

    “哼哼哼!”田梗有发出了一阵可恨的笑声,将头凑到了黑泽的脸近前低声道:“我能感觉到你心中的不满,不过这就是现实,无论它多么残酷都是现实,现在你就是一个阶下囚而已。不要感觉到不甘,这是你罪有应得,也不要感觉到什么不齿,其实你没有那么多的观众。”

    黑泽闻言满脸已由通红变成了暗紫色,呼吸急促,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怒火。

    田梗再次呵呵一笑,转身带着芝兰离开,高大宽示意了两位警员一下,黑泽被拖着走向了临时监牢。

    “白头翁!!!”

    黑泽心中反复恨声念着这个名字。

    “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