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三百一十六章 观星之谈

第三百一十六章 观星之谈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转眼间华怜抵达“弥罗宫”空间站已有十日之久,而在这段时间中,整个“弥罗宫”都笼罩于暗物质风暴之中。

    此番所经历的暗物质风暴虽然规模并不算庞大,但所持续的时间也并不算短,至少没有如成子所说的最低限度。虽然近几日中暗物质风暴的强度在不断降低,但估计距离其完全结束也需要七八天的时间。

    华怜在经受了一段时间的枯燥等待后终于平静下来,这种宇宙的力量绝非是其所能违背抵抗的,整个人类的力量在其面前都显得分外渺小。

    无论地球方面现在有何事情发生,现在都不是她所能关心参与的了。

    而在这段等待期间,华怜也开始逐渐适应期空间站中的生活。虽然“弥罗宫”空间站中进行极为重要的科研计划,但出于各方面角度的考虑,这里的工作强度并不高,甚至接近于地球上的正常人的工作时长。

    而这里的科研人员也并不会整天将各种科研项目术语随时放在嘴边,一有空闲之时大家更会探讨音乐、绘画、等相关娱乐其他话题。

    在这样的环境中,华怜也就不太感到压抑与烦躁,且其也不断地劝说着自己,就当此次意外是自己难得的一次假期。

    每日中,华怜都与圣堂方面保持着通信往来,时刻了解着现实方面的各种信息,虽被困于此,但华怜还不想成为一个“聋子”,无论是出于自己的身份考虑,还是自己制定的计划,华怜都要时刻保持在活跃的状态之中。

    “也许这种状态真的要持续到我死的时候了。”

    华怜站在巨大的观望窗前,看着眼前看似平静的星河,口中喃喃自语道。

    这个时候华怜注意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当下华怜收敛心神不再思考心中的烦乱。

    很快胡佛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个人在这里观星吗?”

    华怜微微侧头笑道:“闲暇无事,就在这里看看。”

    今天的胡佛身着着一身白色长袍,整个人都显得很是精神,一副水晶眼镜架在其鼻梁上,通过华怜的角度可以看见其镜片上照应出观望窗外无尽的星辉。

    胡佛站在华怜的身侧,目光同样窗外观赏一阵,随后微笑道:“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这样的景色早已经看过无数遍,但不得不说,无论什么时候观赏这片景色都觉得无比地美丽。”

    华怜道:“这种壮观的景象真的是照片所无法展现出来的,明明看上去只是一片漆黑的虚空,但那其中点点闪烁的微光便有是一个个强大星系文明,蕴含着无穷的神秘力量。”

    在这段时间中,华怜也学习到了很多宇宙学知识,对于之前很多无视的事情都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胡佛笑道:“确实,确实。这也是我为这里所着迷的原因所在啊。”

    华怜眨了眨眼睛对胡佛道:“教授您在这空间站中已工作了多长时间?”

    华怜虽然阅读过有关胡佛的详细资料,对于胡佛的生平履历都有所了解,不过其还是向胡佛进行了提问,这也算是二人交流的一个话题。

    胡佛闻言叹了口气道:“十五年零七个月了,呵呵,时间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我又怎能想到自己会在这里工作了这么长的时间,可以说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年华都给了这里。”

    华怜点了点头道:“十五年的时间,的确很长。”随后又问道:“那么教授准备什么时候回到地球呢?”

    胡佛闻言笑了笑道:“现在还没有具体的计划,虽然我的年纪已有些大了,并不适合生活在这里,但这里的很多工作还需要我来主持,并非我在这里吹嘘,若是现在我放手将一些事情交给这些年轻人,我还真的不放心。”

    华怜笑道:“教授如果这么想的话可是要永远都要挨累了,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有你操不完的心,适当的时候也应该选择放手才是,您的一生已经为月岛的宇宙航天做出了太过的贡献,适当的时也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生活,您这样的选择不会有人说是自私的。”

    胡佛笑道:“别看你年纪轻轻,在很多事情方面却比我这个老头子看得更清。”随后胡佛又叹了一口气,然而此声叹气明显要比之前的叹气更为沉重、无奈。

    “有的时候夜深人静,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这一生为别人做了太多的事情,是不是也要为自己做点什么呢?不过思来想去之间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么就是我为自己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说吧胡佛的目光看向华怜道:“我一辈子都将精力致力于科学研究工作,可以说这些便是我生命中的全部,每天早上我睁开双眼其便出现在我的眼前,直到我入睡。甚至在我的睡梦中其也会出现,呵呵,我的整个生命都被各种数字、各种问题所占据着,它们不仅是构成我履历上资料,更融入我的体内构成了我生命的Dna,所以说如果我放下这些东西,那么我也就感受不到我的生命所在了。”

    胡佛的话语中透着一种迷惘,这个一生都孜孜不倦的老者心中竟也有着如此不为人所知的负重。

    华怜道:“教授我的意思并非是让您放弃所有,在地球进行工作也很不错嘛,而那里会为你生活的增添许多色彩的。”

    胡佛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可是...”胡佛顿了顿,随后苦笑道:“在这里生活的越久,你对其他的地方就越发感到惧怕。”

    说罢胡佛对华怜道:“你可曾看过《海上钢琴师》?”

    华怜摇了摇头。

    胡佛笑道:“一部老掉牙的电影了,不过很经典。”

    “现在的我就如那个钢琴家1900一般,心中虽然对于陆地有所想往,但是却很难走下那艘客轮了。”

    华怜道:“无论是客轮还是空间站,终究只是盛装生命的一个载体,其并不是监狱。”

    胡佛道:“话是没错,但我们的心中都有一个樊笼。”

    说罢胡佛将鼻梁上的眼镜摘了下来,虽然镜片很是干净,不过胡佛还是取出一款洁净布仔细地将其擦拭着。

    “我于地球上已没有什么亲人了,父母早已亡故,也无兄弟姐妹,我至今从未婚娶,子女自是没有。昔日的朋友也已久疏联系...哈哈,不得不说在地球之上我实在找不到一点的归属感。”

    “十五年前我进入这里,那个时候我的心中抱有无限的报复,希望能够振兴我们月岛的宇宙方面的技术,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很多领域几乎还是在原地踏步。我们的起点太晚了,和中美俄这样的宇宙强国相比几乎便是呱呱坠地的婴儿。虽然很多人都为此不断付出努力,但效果并不算明显,而这也算是我心中一个永远解不开的结。”

    “而最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开始对月岛越发地感到陌生...”

    说罢这些后,胡佛将手中的眼镜重新放在鼻梁之上。

    十五年的的时光中,月岛自是发生了无数的大事,而在这段时间中必然也有几件重大之事会震惊到这位一心治学的老学者耳中。

    华怜心中一动,东岛毁灭事件倏然地出现在其脑海之中,不过华怜想到这里后便予以了否定,东岛事件虽大,但应该还不至于对胡佛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就其资料来看胡佛与东岛之间的联系并不算大。

    胡佛喃喃道:“曾经的世界和平之地啊,现在看上去已越发浑浊了。”

    华怜道:“所谓和平向来都是相对而言的,水至清则无鱼,现在的月岛虽然略有浑浊,但整体的社会状态却是最为良好的。”她明白在这位老学者的心中对于现世中的各种交往已有极大的抵触,很多事情说好听,但也只是老人的一个借口而已。

    胡佛沉默片刻,随后颇以为意地点了点头道:“诚然,是我老糊涂了。”

    华怜笑道:“如果胡佛教授都老糊涂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可就都是蠢蛋了。”

    胡佛闻言笑道:“上尉说笑了,说笑了。”

    “今天与上尉的一番话也让老朽茅塞顿开,看来有的时候我自己是该选择改变一下了,用陈旧单一的思想看问题可是我们科学从业人员的大忌呢。”

    华怜道:“正是如此。”

    胡佛道:“看来我也该适时计划一下我未来的退休计划了。”

    华怜道:“等教授退休回到地球的时候,请务必要联系我,届时我一定登门拜访,若不嫌弃的话我也可以当您的生活向导。”

    胡佛开心地说道:“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一言为定了。”

    二人虽表面上言谈甚好,不过华怜知道这也只是暂时之事。就胡佛心中的心结樊笼岂会是自己三言两语便可解决的,胡佛此刻虽像看破一切,但冷静下来后必然又会被那心结所困,最终畏首畏尾起来。

    对此华怜也只能无奈叹息,她也没有任何的好办法,只能暗自祈祷这位老学者可以早日看破一切,为自己的晚年生活增添些色彩。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在这里的生活真的让其感到惬意快乐的话,于此地终了又有何不可呢?

    就在二人详谈之际,一位名为玲玉的研究员找到了胡佛,对其道:“教授,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胡佛闻言不禁用力拍了拍脑门道:“哎呀呀,真的是老了,老了。我本来只是路过这里,不想和上尉一谈之下竟然忘了之前要进行的工作。呵呵,差点误了事情。”

    华怜笑道:“是在下不懂事,耽误了教授工作。既然教授还有事情处理我也就不叨扰了。”

    胡佛道:“哪里的话来,你愿意陪我这么一个糟老头子聊这么久,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言罢后胡佛顿了一下道:“上尉之后可有工作?”

    华怜用手指了指窗外的无尽虚空道:“观望这里,就是我的工作。”

    胡佛笑道:“如此说来上尉就是无事可做喽,既然如此不如和老朽同去,一起去看看我们所进行的工作项目,相信我,那一定比你站在这里数星星有趣得多。”

    华怜没有想到胡佛会邀请自己前往观看其学术实验,当下略有迟疑道:“这个...恐怕不太方便吧...”其始终都担心自己会无疑触碰到这里的秘密项目上,出于职业的敏感,华怜对这些事情很是避讳。

    此刻一旁的玲玉接口道:“上尉不要担心,今天我们所做的项目并非是什么重大项目,只是最为日常的检测而已,不会涉及到任何问题的。”

    在这段时日中玲玉也与华怜有所熟络,而玲玉会如此开口则证明接下来的事情并不是什么重大秘密。

    胡佛也笑道:“没错,没错。这里的规整制度老朽最熟悉不过,上尉尽可放心。”

    得到二人的如此包票,华怜自然也就放下心来。她虽然对这里的科学项目并不感兴趣,不过日复一日的困闷日子也的确让其感到无聊。

    当下华怜应允道:“既然如此,我也就同去观摩一番。”

    随后三人共同出发,期望位于中央工作区外西北方的一个星域检测塔内。

    当三个人抵达检测塔的时候,塔内中已经聚集了七八个工作人员,每个人或调试机器或轻声闲谈,并没有任何僵硬的气氛,当看到胡佛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也只是向着其点头示意,照常进行着手中的工作。

    见到此景华怜不绝放下心来,她可以看得出这的确是一场普通的项目实验,没有任何一个人对她这么一个外人有所戒备。

    胡佛在想华怜打过招呼后,率先走到主观测区工作台前,与两名正在检测人员进行沟通。华怜并未上前打扰,而是转头看向玲玉道:“说来我还不知道现在这里要进行什么项目呢。”

    玲玉笑道:“今天的工作任务其实很简单,暗物质风暴将于不久后离去,而我们要在这场风暴结束前的这段较为平静的状态时对其进行内部检测。也就是说我们要做一次捕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