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三百一十三章 迎接生

第三百一十三章 迎接生

    虽然格尔尼卡预示了较为准确的时间,但在实际操作起来还是颇有曲折。

    华怜此番执行任务并非是驾驶着毕加索孤身进入,毕加索机甲也不觉被太空旅行的能力,其是被两台宇宙航运机所引导航行,而在毕加索上还负挂着三个微型休眠仓,眼下休眠仓内沉睡的便是此番华怜所要护送的月岛航天科学家。

    最终华怜在智能体统的引导下抵达指定地点,巨大的密压舱门缓缓开启,两台宇宙航运机对毕加索进行了最后的推送,随后与机甲分离开来,此时它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被遗弃到了这无尽的太空之中。

    毕加索平稳地进入到巨大的接收舱室内,待机甲彻底停止平稳后,接收舱内响起一阵警视后灯,再之后巨大的密压舱门缓缓合拢关闭。

    巨大的极速气流自机甲外响起,华怜知道这是在向接收舱室重新注入空气。

    大约过了十分钟的时间,格尔尼卡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切正常,外界条件符合出舱标准,重新适应重力环境大约需要三个小时。

    “知道了,格尔尼卡你可以休息了,一路辛苦。”虽然华怜知道智能系统并不会感到疲累,不过她还是喜欢性地说了一句。

    对此格尔尼卡也不觉得有所意外,其同样道了一句一路顺风后便自我关闭。

    驾驶舱从机甲中弹出,当华怜从驾驶舱走出去的时候,接收舱内的照明灯光忽地被打开,原本漆黑的环境瞬间变得雪亮起来,这让连日来已习惯了昏暗状态的华怜猝不及防,下意识间急忙闭上了眼睛。

    当华怜从驾驶舱室降落之后,只见接收舱的另一处舱门同样开启,几个人影随之出现。

    在华怜适应了眼前环境后,其会很快看到进入接收舱内的共有七个人,其中六人是身着武装服的太空站警卫,为首之人则是一个身着朴素的老者。

    华怜早已看过有关这位老者的生平资料,待对方走进后华怜率先招呼道:“很高兴见到您,胡佛教授。”

    胡佛当下也快走几步,待到华怜身前时颇为殷切地道:“一路辛苦,华怜上尉,欢迎来到‘弥罗宫’。”

    圣堂虽名义上隶属军方,不过其内部并未有严格的军阶指定,在圣堂机甲骑士总是有着最高的待遇与荣耀,而身为大骑士的几人更是圣堂中顶峰般的存在。不过此番华怜外出执行任务,也需要一个不是那么太引人注目的官方身份。

    但见那几名“弥罗宫”空间站警卫并没有任何的表情,他们好似早已习惯了这种场面,当下直奔睡眠舱而去,速度极快地将睡眠舱从毕加索上拆卸下来。

    胡佛出身月岛,是月岛中少有的顶尖宇宙学专家,而其也是第一批被月岛送入“弥罗宫”的学者,在月岛的宇宙航天业内有着很好的地位。

    不过胡佛看上去并不像一个严肃呆板的学者,其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其给华怜的第一印象着实不赖。

    胡佛先是简单地对华怜慰问了几句,所说实话也无非是一路辛苦、是否熟悉宇宙航行等问题,随后其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睡眠舱上,很是认真地叮嘱警卫们不要掉以轻心。

    当三个睡眠舱全数被装载上运送车上后,胡佛对华怜笑道:“华怜上尉轻和我来。”

    华怜皱了皱眉,目光向自己的毕加索望了一眼,胡佛虽看似温和,但观察力却很是敏锐。当下其便看出了华怜的疑虑,随后胡佛笑道:“其余之事不必担心,此区虽然不大,但却是为我们月岛所独立拥有,机甲放在这里绝对安心,a级安保系统会确保无人触碰到圣堂的战斗机甲。”

    华怜虽心怀谨慎,但眼下自己也别无选择,总不能就这样一直守在毕加索的身边。不过既然胡佛做此保证,并且毕加索内也开启的警报防御系统,重重保护之下应该没有人能够靠近毕加索并获取信息,当下只是微微一笑随同胡佛向空间站内部走去。

    “弥罗宫”空间站共拥有近三万平米的使用面积,这一数字即便是对于地面上研究所来说也算是个天文数字,而放置于宇宙之中更是恐怖如此。

    华怜在宇宙中都对其也只是影影绰绰的一瞥,虽感壮观却并未获其全貌,此刻在胡佛的带领下走入空间站时内心中不由得大感惊骇,这宏伟庞大的宇宙建筑彻底刷新了她的认知。

    看到华怜如此震惊的面容,胡佛不禁笑了起来,神色中颇有几分自豪的色彩。

    “很宏伟对吗?想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反应比你还要正经。虽然在此前我已经阅读观看了无数的资料,甚至在模拟室中进行了近千小时的习惯模拟,那时的我感觉已经对这里完全了熟于胸,然而当我抵达这里之后才发觉到之前的那些感受都如镜花水月一般,完全没有可比性。当晚我可是激动地睡不着呢。”

    说起这些事情胡佛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宛如一个得到心爱玩具而兴奋不已的孩子,对此华怜也不禁笑了起来,不仅是为了胡佛的往事而发笑,同时也感觉这位老学者颇为可爱。

    “我想今晚的我也可能会激动得难以入睡呢。”华怜随口应承道。

    不想胡佛闻言却来了精神道:“如果上尉你并不感到太疲乏的话可以来我们的工作场地来观摩一番。可能你有所不知,我们在这里的工作时间并不与地球方面所同步,距离正式的工作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呢。”

    华怜笑道:“这么说来我还来早了呢。”

    胡佛摇了摇头道:“准确地说你抵挡的时间刚刚好,现在办公室内的吐司面包还热乎呢。”

    华怜此刻的精神倒是十分不错,虽然进入“弥罗宫”空间站后,突如其来的重力系统让其感觉略有不适外,其他一切都能适应,这与华怜良好的身体素质不无关系。

    华怜想了想道:“可是这么做方便吗?我毕竟是一个外人...”

    胡佛笑道:“上尉,这里是科学的世界,并不是基伊德派遣局,除了科学技术外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嗯...当然,不排除在一些地方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你放心你是绝对接触不到的。而且今天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唤醒那三个小家伙。”

    胡佛口中的小家伙便是华怜从送来的三名月岛科研人员。

    华怜闻言笑道:“据说将他们从睡眠舱唤醒的时候他们会产生强烈的晕吐反应。”

    胡佛耸了耸肩道:“也许现实情况要比你想象的更加严重呢。”

    华怜挑了挑眉道:“那场面会不会很有趣?”

    胡佛做了一个鬼脸道:“那可是这个空间站中最有趣的事情了。”

    ...

    同胡佛聊天华怜感到很是愉快,不知不觉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月岛驻“弥罗宫”空间站的中央办公区,不知是不是有意安排,月岛的中央办公区的代码为05,正好对应了月岛的五十一个区域。

    当进入中央办公区后,胡佛高喊了一声:“同学们,我们又迎来新生命喽。”

    随着胡佛的高喊,已有七八个人走了过来,其中几人手中还拿着没有吃完的餐食袋,看来胡佛说的没错。

    空间站警卫在护送完睡眠舱后,再一步进行了信息确认后便直接离来。

    睡眠舱由月岛方面彻底接手,在简单安排过后,工作人员已经陆陆续续凑齐过来。胡夫简单清算了一下,除了几个需要于特定岗位值班的人员未到外,其余人等已经皆数到齐,显然大家对新到成员一事都颇为上心。

    胡佛先是将华怜介绍给在场众人,而后又快速地将其他人介绍给华怜,华怜都一一打过招呼。

    众人对于华怜的到来都显得颇为热情,华怜在与众人招呼的时候也注意到这些胡佛口中的年轻人年纪也普遍在四十岁左右,显然这个年纪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是最好的黄金时代,无论脑力还是体力都颇为充沛。

    在简单的熟悉过后,胡佛用力地拍了拍手道:“现在,让我们用去迎接即将加入进来的新生儿吧!众人闻言都齐声欢笑起来。”

    在一件空旷的工作室内,三个睡眠舱被安置妥当,几名工作人员将睡眠舱与计算机进行连接,在输入密保指令后,计算机开始介入睡眠舱系统,随后一步步的指令发出,睡眠舱开始运作起来,嗡嗡的颤动声响了起来。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左右,站在华怜身旁的胡佛对华怜低声道:“孩子们要苏醒了。”

    话音未落,一声尖锐的警示音响起,而后睡眠舱的舱盖被缓缓打开,缕缕的白色水汽从中飘散而出。

    “呕!”大约有过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舱室内猛然传来一记呕吐之声,随后位于中间舱室的男人率先苏醒,其湿漉漉的身体不断颤抖着,待坐直身体后手扶舱室一侧开始剧烈地呕吐起来。

    其呕吐程度十分剧烈,仿佛要将胆汁从体中喷出一般。而后另外两仓之中同样有人挺身而起,并且开始剧烈地呕吐。

    看着狼狈呕吐的三人,胡佛等人却是哈哈大笑,宛如是见到了这世间最为好笑的事情,随即十几个人一同呼喊道:“欢迎新生!”

    ...

    短暂的“新生仪式”后,众人开始下一步地工作,一些人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而胡佛则带领着另一拨人开始对刚刚苏醒的三人进行身体检查,并且引导三人开始对“弥罗宫”空间站进行适应训练。

    其间胡佛安排了一个名为成子的女研究员陪同华怜对空间站进行参观,当然参观的范围也仅限于月岛方所管辖的范围内。

    成子为人热情且很是健谈,华怜并非是一个容易熟络之人,不过在与成子交谈一段时间过后也与对方有所熟悉。成子先是带领华怜前往了其临时住所,之后又带着其参观了一些工作区域,并向其介绍了一些正在研究的项目内容。

    华怜虽然对广袤的宇宙空间感到好奇,但听到诸多晦涩难懂的学术词语也感到颇为无趣。不过成子却不这么认为,其看华怜似是听得津津有味,于是更加滔滔不绝地向华怜讲述着各种项目事宜,甚至讲了一些只有科学家们才能听懂的笑话,对此华怜感到既无奈又好笑,看来这些呆在空间站内的科学家们已许久没有同外人进行接触,好不容易见到他人后自是激动无比。

    不过好在成子虽然健谈,但也并非单纯地以自我为中心,待将华怜整个参观完空间站后,便将华怜送到寝室房间安排其休息,同时叮嘱华怜在六个小时后将会有迎新晚宴,届时其务必要来参加。

    成子走后,华怜在房间浴室中简单冲了个澡。这次星际任务旅途中虽然乏味无趣,不过目的地中却是让她感到很是愉快,这让华怜之前烦躁的心情好了不少。

    洗澡过后,华怜便上床入睡。

    这一觉华怜睡得十分香甜,一口气睡了五个多小时后,华怜苏醒过来。看了看时间华怜知道自己不能在偷懒了,起身再度梳洗一番,梳洗完毕后不久,成子便与另外两位女研究员一同来接华怜前往舞会,华怜虽不喜热闹,但今日其心情极好,自然也不会拒绝这些人的邀请,当下几人一同前往。

    ...

    华怜说到这里再度停了下来,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而雨果也伺机递过去了一杯水,华怜仰头将一杯水一口气地喝干。

    当放下水杯后华怜继续道:“如果没有之后的事情,可以说这是一次很是不错的星际旅行,许多年后我回忆起这段时光也会感到无比地欣慰。不过...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却实在是令人恐惧的噩梦。”

    恐惧的噩梦能从华怜口中说出,其不禁让雨果感到,意外,能让华怜感到恐惧的事情会是什么呢?

    华怜道:“不过在噩梦开始前的那段时间还是很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