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三百零三章 世界·命运

第三百零三章 世界·命运

    明亮的光束一道道地自穹顶上照耀而下,整个对战场的地面上都反射着一层淡淡的光辉。

    众多天英的新生学子坐列自看台之上,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激动与期待。

    魏智的视线在每个人的脸上扫过,那些稚嫩的脸庞让它感到颇为熟悉,不过魏智也知道在这些人中并没有谁在未来之后与自己产生太大的交集,因为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进入圣堂。

    在心中的隐隐的感慨之下,德基塔的红色机甲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此时对战场的观众席间传来了一阵欢呼之声。曾几何时这一道道欢呼声让魏智平淡的内心也感到心潮澎湃,不过眼下他却并没有这种感觉,甚至感觉到这些观众便犹如罗马斗兽场中的观众一般,在殷切期盼着自己和德基塔展开一场血与沙的恶战。

    忽然,一个声音自机甲通讯器中传了出来。

    “参赛的两名选手可做好准备?”

    对于这个声音魏智也很熟悉,这是刚刚成为天英教导主任的沈名的声音,而这位教导主任之前的名号是月岛的第一天才。

    魏智与德基塔在自己的机甲中相继进行了确认,沈名的声音严肃且有所青涩。

    “这场比试的胜利者将会成为本届新生争霸的冠军,相信这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也是辉煌人生的开始。但我想说的是这次比试并非是一切,它只是一个对于过去的总结罢了。而你们的未来也并非由这一场比试而决定。”

    沈名的话亦如当年那般说出,虽然这些话语听上去让人感觉颇为傻气,不过魏智可以听出这其中包含着沈名无比的真诚,在沈名的内心中他并不希望看到任何的意外发生。

    但也许是一语成谶,现实之事却是按照沈名最不想看到的发现所发展下去。

    “那么,祝你们武运昌盛。”

    沈名的话音落下,随后刺耳的蜂鸣声自对战场中响起,比赛宣布开始!

    ...

    战斗开始时,魏智并没有像当年那般率先向德基塔发起猛烈进攻,而是保持着机甲防御的姿态一直站在原地,而德基塔则操控着机甲围绕着魏智机甲进行试探。

    我们可以尝试发起向对方发起试探性攻击,根据之前的战斗肖像来分析德基塔也是一位爆发型进攻者,如果我们现在这样被动地给其机会,那么会让其做好充足的准备,那么我们之后会更加被动下去。

    智能作战系统向魏智发出提醒,这次魏智与德基塔共同使用的机甲型号为巴顿,是一款极为经典的老型号式战斗机甲。而二人所使用的智能作战系统也是采用的巴顿的默认程序——紫心。

    面对作战系统的提示,魏智丝毫无动于衷,其只是静静地看着伺机而攻德基塔机甲,脑中还处于一种混乱之中。

    自己该如何面对之后的事情?

    今日自己必须要战胜德基塔,一位曾经的历史现实便是这样。而现在的魏智面对过去稚嫩的德基塔也自然有着百分百的获胜信心,但这并非是其现在所要重点考虑的事情,魏智所究竟的点在于自己战胜德基塔的结果。

    现实中德基塔被自己重伤遇难,虽然不知道其之后于何时复苏并开始执行自己的一套计划,但当时德基塔所受伤情是绝对真实的。

    那么自己还要让德基塔受此伤害吗?

    魏智不觉闭上了眼睛,眼前不由得回闪出数年前的那一幕。

    ...

    数年前的那场比赛进行的十分激烈,整个战斗状态都异常焦灼,尤其到了最后时刻,双方可谓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拼尽此生所学。

    在那最后时刻,自己同德基塔做驾机甲都已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而且由于战斗时间远超出之前的预料,所以二人也都陷入相当疲倦的状态之中。

    相比之下由于魏智所选择的打法更为激进,故而其机甲承受到的破坏更重一些,如果继续消耗下去,恐怕自己真的要被德基塔所彻底拖垮。

    素来沉着冷静的魏智开始焦急起来,往昔的淡定与从容此刻全部都消失不见,汗水不断地从身上的各个地方渗透流下,打透了身上的衣服,其让魏智觉得自己无比狼狈。

    必须要速战速决!否则必败无疑!

    魏智内心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但突进的想法还是在心中无可抑制,最终魏智的理智向内心的急躁屈服了,他决定铤而走险来搏取这场比赛的胜利。

    蓝色巴顿机甲疯狂地向红色巴顿冲了过去,其巨大钢铁之拳向对手的机甲头部疯狂地砸去。

    看台上传来一连串的惊呼,但惊呼声中夹杂着几个惋惜的叹息。在一些人眼中开来魏智已经输定了,其看似迅猛霸道的攻击实则毫无技术性可言,那攻击看上去更像是粗鲁的莽汉。

    德基塔所驾驶的平巴顿机甲手中还有着半柄残败的机甲巨剑,虽然其长度已只有一米左右,但对魏智来说已足够产生威胁。

    当魏智的铁拳攻袭而来之时,德基塔操控着机甲将那半柄残剑翻转过来,让机甲左手反手持剑。当机甲铁拳来到其身前时,德基塔所驾巴顿赫然灵巧地侧身而去,同时反手断剑直插入魏智所驾巴顿机甲手臂之中。

    铿锵的破裂声音响起,无数的火花也迸溅而出,残破的断剑完全地没入了魏智的机甲手臂之中。当下无数人惊呼声起,大家都知道魏智的这条机甲手臂彻底报废了,战斗已至此时,一条机甲手臂的完全破坏代表了什么,每个人心中都十分清楚。

    魏智已败,这一想法成为了诸人心中已下的定局。

    但事情很快发生了转机,但见魏智所驾巴顿机甲的右臂所虽被断剑完全破坏,但接着最后的机械余力,那条钢铁手臂还是颤住了德基塔的半条手臂。

    与此同时魏智操控机甲极速想左开始逆向旋转。

    一连串刺耳钢筋断裂声响起,魏智冒着强行扭曲半边机甲身体的代价硬生生地转到了德基塔机甲的身后,而德基塔机甲身后并无防御装备,对于熟悉巴顿机甲结构的位置来说,其现在可以完全确定对方机甲动力炉的位置。

    虽然整体机甲已发生了严重的破坏扭曲,但魏智发出了自己最后的攻击。

    ...

    请保持战斗状态!

    紫心所发出的警惕之声让魏智睁开了双眼,当其睁开眼后发现德基塔已经率先按捺不住耐性向自己发起了进攻。

    魏智叹了口气,并未着手还击,而是操控着机甲向后退了出去。

    ...

    “恭喜你,夺得冠军。”

    一个低沉的声音自魏智的头顶响起,此时的魏智正将一张湿热的毛巾堵在自己的面庞之上。

    当听到这说话声后,魏智抬起头来,但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经历了适才一番艰苦卓绝的战斗后,魏智的神志还处于半麻木的状态之中,布满血丝的猩红双眼注视着白发老者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位老者正是天英校长仇剑林。

    “你看上去很累。”仇剑林微笑着对魏智说道。

    “我很好,我不累。”魏智摇了摇头,脸上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

    “我可以坐一会儿吗?”仇剑林对魏智道。

    “当然,没问题。”魏智轻声道,如若是平时,其必然会对仇剑林的这番话感到受宠若惊,可现在他只是平静地表示接受。

    仇剑林坐到了魏智身边,二人并未进行任何的交流,就那样安安静静地相对而坐。

    良久,魏智才轻声道:“警视厅的人什么时候会到...”

    仇剑林挑了挑眉道:“警视厅的人?抱歉,我不太明白你话中的意思。”

    魏智咽了一口五唾沫随后道:“今天这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应该有人要来...”说到这里魏智开始说不下去了。

    仇剑林笑道:“怎么?将你带走吗?”

    魏智沉默片刻后僵硬地点了点头。

    “哈哈,我的孩子,你就不要用我这个老人家寻开心了。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怎么会有人处罚你。”

    “可是...”

    “咩有是很么可是。”仇剑林坚决地说道。

    “这是一场比赛,但也是一场军事演习。在天英之中,没有什么事情是真正的娱乐项目,我们始终都为战斗而进行准备着,可以说今天的这场三试项目要比拳击擂台更为残酷。”

    顿了顿后,仇剑林继续道:“况且军事演习中意外也不归警视厅中人管理。”其拍了拍魏智的肩头道:“所以你尽管放心,你是如何离家来到的天英,便会如何离开这里回到家中。一切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唯一变化的事情就是你取得了胜利。”

    仇剑林的话让魏智的心中安稳了许多,无论其多么的成熟,现在的他也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魏智安稳了一下自己内心,随后又对仇剑林道:“那么...他的情况如何?”

    “德基塔?”

    魏智点了点头。

    仇剑林的眉心之间出现了一丝愁云,随后其摇了摇头道:“情况不是特别乐观,不过...我相信他是一个坚强的孩子,会顺利度过这一难关的。”

    虽然仇剑林并未多说什么,不过从其语气以及欲言又止的话语中魏智可以意识到情况的糟糕,其将肩膀不由得有些颓然地坍塌下去。

    “这不怪你,战场之上的一切都瞬息万变,那是神都无法控制得了的。德基塔的表现已经非常出色,但冥冥之中他的命里有此一劫。”

    魏智舔了舔干涸的嘴唇道:“那么他还能...回来吗?”

    仇剑林轻笑道:“你想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之后的事情与你全无关系,更无丝毫责任。”说罢仇剑林在魏智的头发上抓了抓道:“小伙子!精神起来!你现在的样子实在像是一只入冬后的蟋蟀,我可不想看到这样一个萎靡的新生冠军,要知道你可是天英的未来。”

    说罢仇剑林站起身来道:“我这边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一些事项,首先让你好好休息一番,恢复一下元气,之后你就要开始未来的学习生活了。哈哈,祝你学习愉快。”

    说罢仇剑林转身准备离开魏智的休息室。

    “其实应该是他取胜的。”魏智突然说道。

    仇剑林顿下脚步,其背对着魏智道:“他的确有很大的机会获胜,他是一个很有天赋与能力的小伙子。”

    魏智道:“并不是这样的,我是说在那最后一击中他有机会反制战胜我。在我没有攻破他机甲的动力炉前,那般断剑可以完全刺透我的手臂,并且切断我的机甲信息处理中枢。”

    “可是他没有切断不是吗?”仇剑林淡然道。

    魏智用力地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样的,当他的机甲发生爆炸,我逃出机甲的时候留心做了一眼观察。”

    “我发现我所牺牲的机甲手臂强度远没有我预想的那么强,在我的强行逆转之下,那整条手臂都已完全报废,无需德基塔做出攻击,其中的钢骨便完全碎裂了。而德基塔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意图,其也想到了我所说的反击方法。那般断剑已经直指在我机甲的信息处理中枢外机出,剑刃甚至已经斩破了最外层的所有护甲...”

    “但是他最终没有斩断中枢不是吗?”仇剑林淡淡地说道。

    魏智再度舔了舔嘴唇道:“我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理论上不应该是这样的事情啊,他的先机要比我更好,当时的我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弱点会如此暴露给对方,不过他想到了,我感觉他在第一时间内便已想到了。可是...可是...”

    “可是他还是输给了你?”仇剑林道。

    魏智点了点头,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就是命,孩子。”仇剑林温和地说道。

    “这是他的命,也是你的命。他需要认命,而你也需要。”

    魏智呆愣愣地坐在那里,痴痴地看着仇剑林的背影。

    仇剑林没有回头,只是轻笑道:“恭喜你了,魏智。不要去想那么多无谓的事情,享受当下吧,今日可是你第一次登顶人生辉煌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