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二百九十四章 无大义,只解仇

第二百九十四章 无大义,只解仇

    澎湃的渎者领域中,一条条火蛇将教皇缠绕包围,其手中的权杖上山闪烁着耀眼的异彩流光。

    “神言:手持权杖,可号集天下,以至高的力量铲除世间的罪恶与不平。”

    说罢教皇高高举起自己手中的权杖,权杖之上开始显出一道道复杂精美的符文字号,这些符文在空气中跳跃着,似为力量标志。

    “吾之权杖,可为枪矛,穿敌铠甲,取之收集。”

    一团火焰在权杖之上聚集,火焰的形状最终化为修长锐利的长矛形状,看上去更像是中国古代骑兵所使用的马槊。

    教皇将呈枪矛形的权杖指向雨果,随后口中倾吐道:“冲锋。”

    瞬时间冲天的烈焰再度滚滚而起,这些火焰耸然间化作火焰的“人海”,其便如无数由火焰化为的士兵,刀斧齐备即将发起全面的攻袭。

    雨果对此并没感到惊异,在其眼中这些火焰士兵无非是换了一种攻击形式而已,虽然雨果不敢抱有小觑之意,但其并不认为教皇此举会对自己产生多大的威胁。

    火焰士兵开始进行冲锋,滚烫的灼热之气向着雨果扑面而来。

    雨果神念一动,那原本迎射火球的黑色长枪开始调转方向对着火焰士兵狂射而去。

    然而令雨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凌厉的黑色长枪只是穿透了火焰,并无任何如能量碰撞爆裂的情景发生。

    雨果知道周围的这些和火焰实际上并非是现实中的火焰,因为其并没有明确的燃烧载体,也就是说其并不存在燃烧物,其之所以会出现火焰的效果是其在渎者能量的释放下进而达到了类似燃烧的形态效果。

    而这种形态的火焰在与具化像的黑色长枪触及在一起的时候,必然会发生能量上碰撞,但眼前的场景并未如雨果所预料的那样,而更让雨果惊讶的是,那透过火焰的黑色长枪也并未保持着其形态继续向前冲进,而是在一波波的火焰中燃烧殆尽。

    黑色长枪被彻底烧化于熊熊火焰之中,雨果的黑云摧城市般的攻击就这样被轻易化解。

    雨果对此吃惊不小,可以说此种情景以为有违了他的战斗认知,但很快雨果便意识到这应该只是教皇某种的手段罢了,雨果坚信自己理念不会有错,教皇的渎者能力并非是对自己相克的能力,那么如果其想要抵挡住自己的攻击则要付出相同的力量,而若是想要如这般以轻描淡写之势来抵消自己攻击的话则要付出更大的力量。

    “喝!”

    雨果赫然长啸一声,身后的黑色长枪几乎要构建起一片密集的黑色森林,雨果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你愿意用更多的力量来压制,那么就让你付出更多的代价。

    火焰士兵此刻已扑到了雨果近前,前赴后继地向雨果身体扑噬过去,似要将雨果的每个细胞都灼烧成原子形态。

    此时雨果身后如黑色之森的枪林也猛地压势而来,千万把密集的黑色长枪直接将火焰穿透,这一次火焰士兵已无法完成,且其能量也无法将如此多的黑色长枪所焚俱。

    适才还势头凶猛的火焰浪潮被雨果反攻压回。

    就在雨果心中略送一口气的时候,忽然教皇的声音溘然响起。

    “破!”

    教皇此番所发之声便如出自雨果耳边,听得极为真切。显然在雨果专心压制回击之时教皇已经趁机靠近,来到了雨果身前,对此雨果毫无察觉。

    而当听到其声音的时候一切已为之已晚。

    顷刻间雨果只觉得一股无与伦比的冲击力透过身前的烈焰迎面而来,而这道力量并不是其用一道道飞驰的黑色长枪所能抵挡得下的。

    轰然一阵隆隆的蹦碎之声响起,雨果那聚集了千万把的黑色长枪森林在此强大冲击之下忽然间变得支离破碎,顷刻间已化作了无数的黑色碎片。

    而雨果虽然手持黑色长刀抵抗住了不小的冲击,但整个人也击退出去。

    不止退出了多远,雨果才觉得身上的劲力被卸去,不过胸腹间还是翻搅着很是难受。

    手持黑刀的右手虎口传来阵阵的酸麻,此时的雨果不敢让自己右臂受到丝毫伤害,毕竟现在自己已丢失了一条手臂,剩余的这只自然不能让其有一点伤害。

    破碎的黑色碎片以及烈焰消退而去,教皇的身形随之展现出来,耀眼的金色双眸、火金色的法袍以及那闪动着符文权杖之枪都让其看上去犹如自天国中降临的光明战士。

    雨果摇了摇头道:“本来以为你是个法师,想不到还是个近战法师,是和甘道夫学习的本领吗?”

    教皇的金色眼眸中全无瞳孔的变化,其神情自然也难以分辨出太多,其冷漠的神情便如北欧的远古神明一般。

    片刻之后教皇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不得不说,你的进步真的让我感到吃惊。”

    雨果笑道:“那也许只是你没有什么进步罢了。如果我现在能够和‘亚瑟’再度联手的话,也许可以杀了你。”

    教皇道:“可惜没有什么也许,今天在这里你并没有任何的帮手,你注定会死在这里。”

    雨果道:“比你还要强大的对手我都遭遇过,也都相安无事,你又怎么有自信可以杀死我呢?”

    教皇抬头望了望,实现好似窥破了自己的领域结界看向了外面。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并无那么多的幸运供你使用,而凭你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度过我这关。”

    雨果道:“你的力量虽然强,但想要杀死我也没有那么容易,不信的话你可以尽管试试。”

    教皇道:“现在你还有自信?”

    雨果道:“信心这东西永远都是自己给予的。”说罢无所谓般地笑了笑道:“适才你的攻击虽然强悍,不过对你自身的消耗也着实不小吧,否则的话你现在又怎么会停下攻击和我扯这些用的没的?穷追猛打才是你的战斗风格吧。”

    教皇闻言一愣,他没有想到雨果竟然窥破了自己的心事。

    诚然适才教皇的一记攻击攻破了雨果的所有防御,但教皇可以看出自己的攻击并未对雨果造成致命的伤害,或说连有价值的重伤都不存在。

    对此教皇自己也不觉感到丧气,如雨果所料的那样,适才他一系列的攻击所采用的是极强劲粗暴的爆发力量,虽然其还不至于导致让教皇力竭,但一时间的力量爆发还是让其身体感到有些吃不消,故而其也使用这种方式来适当地拖延时间。

    被雨果戳破遮羞布教皇顿时恼羞成怒起来,愤怒使其身体周围的力量波动幅度更为剧烈。

    雨果见状摆了摆手道:“嘛,不必那么太好面子,适才你的那一击让我也很不好过,既然如此我们不如都放松一下,调整一下各自情绪,这也算是...劳逸结合?”

    教皇冷声道:“油腔滑调,对你这种祸患还是早些除掉为好,若是当初我在镭射体育场中就将你杀死的话,那么现在也不至于有这么多的麻烦。”

    雨果耸了耸肩道:“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吧,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是TAROT在向我找麻烦吧,要知道你我双方之间的矛盾可并非由我所引起的。你们一心想要这个世界混乱,而我只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平静生活罢了。”

    “一个镭射体育场事件让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巨大的新人类恐慌中,而你们这些罪魁祸首则全部躲进了新维多利亚时代之中,所有的麻烦事都扔给了处于现世的无辜人,你们这样做有何道义?或者说是你的神指示你们这样做的?”

    “你...”教皇被雨果一番言论顿时说的是哑口无言,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感如何回击雨果。

    雨果占了话语先机自然不会给教皇留有情面,其冷笑道:“所以说,你们所谓的那些理想的实现与伸张都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十足的利己主义。”

    教皇此刻开始有所反应过来,其怒气冲冲道:“之所以发生这一切都是你贸然插手所导致的,TAROT从未想过要与你为敌,而你则选择直接选择了漫研社。哼,你又可知纸鸢的真实想法!”

    雨果闻言不觉心中一动,纸鸢心中的想法其已有所得知,而照教皇的说法来看其好像早已对纸鸢的想法有所东西,这些是不是不不叛离漫研社后所讲出的事情不得而知,雨果对此选择的唯有沉默。

    教皇道:“TAROT并不想引发什么战争,每个渎者都想要自由地活下去,但我们已无法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由于无知世人向渎者展开疯狂的屠杀。想来你也应该听说了那段最为黑暗的时期吧,那可以说是渎者所经历过的最为至暗的时刻,那时的我们可以说并不比二战时期的犹太人好过。”

    “直到今日,世人依旧认为我们是怪物,他们秉承着‘非我族类’的思想,明里暗里进行了多少计划与行动,而这些计划中没有任何对渎者的善意,其目的只有最彻底的屠杀。”

    说到这里教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道:“在我得知你出身东岛后,并公开当初的真相时我本以为你已对这个世界彻底看透,不想你转过头来已成为了李杜的走狗,哼哼!看来你骨子中的抵减奴性是无法改变了。”

    雨果皱了皱眉道:“那个时代的事情我有所了解,可是伤害你们的人只是治安警视厅九处的猎人,你们应该...”

    “太简单了!”教皇声音低沉地吼道。

    “屠戮渎者的并非仅是那些九处猎人,而是整个世界!是这个世界不容我们!所以,我们要改变这个世界。”

    雨果道:“你们是在引发无谓的战争。”

    教皇道:“这是革命性的改变,而革命自然需要流血,即便引发了战争也是必要且值得的。”说罢教皇继续道:“当然,我们也考虑将损伤的程度降低至最小,只是你拦在这条路的中间。”

    雨果皱了皱眉道:“暗杀就是你们降低伤害的手段?”

    教皇道:“一人之死总要好过百人离世吧。”

    雨果道:“可是你们要知道这一人死后,会引发出更多的流血事件。”

    教皇冷声道:“那些为了自身权益的流血完全死有余辜。”

    雨果重重地摇了摇头道:“事情不是这么计算的。”

    教皇冷冷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如你这种人自然无法理解这些,我也没有必要向你传教什么,神保佑光明之人,而你的身上却充斥着罪恶。就凭你杀害了那么多的TAROT成员,你今天也要死在这里为他们偿命。”

    说罢教皇的权杖已然指向了雨果,雨果点了点头道:“是啊,即便抛开一切,我们之间还是有很多的仇恨,那么我们也就不要谈什么大义之事,今日只解恩怨。”

    说罢雨果身后的恶魔羽翼再度展开,这一次雨果身后的双翼显得更为巨大,而其所造成的推进速度也更为激猛,眨眼间雨果便已掠至教皇的身前,修长幽黑的黑色长刀赫然斩下,与半空中拖拽出乌黑的残影。

    教皇挺杖迎击,金红色的烈焰枪头重处在黑色长刀之中。

    一道苍白色的光辉与二人之间绽放开来,此言的光线侵染整个渎者结界,甚至其渗透出了结界,在现世的办公中闪耀出夺目的闪亮。

    当光芒散落世间之时,所有人的打斗都几乎一滞。

    审判停下手中的巨锤,抬头凝望着正这道耀眼光辉,其胸肺中传出混噪的呼吸声。

    高阳用衣袖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迹,眼中也同样多出了几分担忧的神情。

    李杜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随后转头对司机老者道:“如何?”

    老者沉吟片刻后道:“应该是要决出胜负了。”

    李杜却摇了摇头道:“我可不这么认为,好戏...才刚刚开始。”

    而随着这夺目光芒以及巨大能量的波动,那些始终都未加入战局的TAROT的小阿尔卡成员面色开始有所变化,每个人较比先前都变得更为专注,好像其在等待着一个号令。

    而当这个号令下达的时候,便是他们战斗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