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二百五十三章 “破网之剑”的沦陷

第二百五十三章 “破网之剑”的沦陷

    当夏染说出来意之后田中不觉大吃一惊,整个人都猛然都愣在那里,好一会儿后才迅速回复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染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迅速地向田中讲述了一遍,最后道:“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我已与白头翁失联了近一周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内准时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不相信雨果对于这些消息都无动于衷,想来其必然是遇到了某种难处,我猜测其在东岛中遇到了某种不测。”

    田中道:“最近一段时间我也在密切注意着事情的动态,也入侵了一些机关系统之中,不过我并没有查到任何于雨果不利的信息,如其被捕、被杀的信息更是没有。反而是军方在积极筹划着打击渎者的计划部署。”

    对于田中给出的信息夏染自是相信,事情也如其与杜鹃所分析的那样,如果军方真的将雨果抓获,那么其必然没有隐瞒真相的道理。

    夏染道:“即便祖国没有被月岛军方或是警视厅方面捉获,且也必然是遭遇到了某种困难,总之我希望能联系到他,毕竟现在很多事情都需要他进行处理。”

    田中道:“你想让我怎么做?”

    夏染道:“具体的方法我也不清楚,我现在身处都市区中,周边的束缚着实再多,稍有不慎便会被天网发现捕获,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通过网络对雨果进行寻找。”

    田中道:“网络并不是万能,如果我能找到雨果的话,天网更是能寻找到他的踪迹。”

    夏染道:“道理我都明白,不过现在我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要知道眼下我之所以能够进入自由之地,也全然是冒着风险使用‘破网之剑’才能做到了,现在我对‘破网之剑’进行了反控,才敢向自由之敌发起攻击,不过就现在这种状态,我也不敢保证能够持续太长的时间。所以这些真的只能拜托你了…”

    田中沉吟了一下,随后应道:“我尽力而为。”

    夏染见‘普罗米修斯’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不觉欣喜万分,瞬时间不觉送了一口气。

    田中道:“不过现在应该小心的人是你,对于天网永远不要掉以轻心。你进去自由之地是通过‘破网之剑’的保护,然而你现在的状态已经脱离了其保护状态,属于完全暴露出来。而现在的天网系统的警戒状态又处于最高级别,那么你的行踪…”

    说到这里田中并没有再说下去,顿了顿后田中道:“你现在最好果断从所在地离开,速度越快越好。”

    田中的警示也引起了夏染的警觉,作为与天网交过手的人,夏染自然清楚天网的厉害。按照常理推测自己种种的过火行为早就应该引起了天网的发现,只是在自己反控“破网之剑”后导致其警示系统一定程度上收到影响,那么…

    念及到这里,夏染不由得生出一身冷汗。

    “那么一切就都拜托你了。”

    夏染匆匆地为田中留言,随后便自蜂巢空间中脱离而出。

    解决完一切的夏染再度转头看向了杜鹃,这个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们…得离开这里了。”

    杜鹃看着夏染的深情瞬时也明白了眼下的情况,其缓缓从昏暗中走了出来。

    “事情解决了吗?如果解决的话我们赶快脱离链接迅速导航。上天保佑,迄今为止我们都很安全,天网并没有发现我们,这可真是个奇迹!”

    阿兰不明白其中细情,其现在还处于一种侥幸的喜悦状态之中。

    然而阿兰在招呼过后并没有得到夏染的响应,其颇为纳闷地转头看向夏染。当即看到夏染脸上那凝重的神情,阿兰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凝固在那里。

    随后阿兰疯也似的回首在操作台上迅速敲击一番,当一串红色的警示字符出现在屏幕之上的时候阿兰整个人都呆愣在了那里。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愤怒的咆哮声自阿兰的喉咙中发出,随后其猛然站起身来疯也斯的向夏染扑了过去。

    “嘭!”随着一记枪声的回响,偌大的房间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阿兰的身体猛地僵硬在那里,一双虎眼睁得浑圆。

    其缓缓地扭转身形看向身后的杜鹃,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此时的杜鹃手中握着一把轻盈的银色手枪脸上依旧是平淡、怡静的神情,但从枪口上所隐隐散发的热气却显得无比狰狞。

    “抱歉,今晚这里必须要死一个人,不过我不希望是他。”

    “对不起,你没有机会回到流街了。”

    阿兰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随后巨大的身躯向后重重地摔倒下去,在其倒地后,殷红的血迹在其胸口处侵染开来。

    “你还坐在那里等什么?难不成是在赌究竟是警视治安厅的人还是军方的人先到。”

    夏染凝望着阿兰倒在地上的尸体双腿不觉有些颤抖,其声音干哑地说道:“你…没有必要杀他…”

    杜鹃松开了手枪上的保险,将其放入自己的上衣暗袋中道:“那我就看着他将你活活掐死算了。”

    夏染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这么做你不怕惹怒卡彭吗?”

    杜鹃望向倒地的阿兰努了努嘴道:“对于他的死卡彭必然不会高兴,不过发怒但也谈不上。毕竟他的命是可以用钱买来的。”随后杜鹃笑着对夏染道:“不过现在的你可算是个‘无价之宝’。”

    夏染道:“我刚刚应该已暴露了自己的行踪,不清楚他们是在何时掌握了我的位置。恐怕现在彻底已经来不及了。”

    杜鹃不慌不忙地说道:“我可记得在进入这里的时候你可是答应过要保护我的。”

    夏染闻言不觉有些气结,他真想上去狠狠地给杜鹃来上一耳光,都已经是什么时候了她还有闲心在自己面前调侃。

    但很快杜鹃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现在是该让你的渎者朋友露个面了吧。”

    …

    钟秀伦的银色丝线探入了阿兰背部在枪孔之中,随后但见其单指一弹,一粒子弹便已被拽了出来。

    夹带着鲜血的子弹自钟秀伦的掌心中晃动了几下后逐渐稳定下来,钟秀伦将子弹放于眼前观察片刻随后道:“是一枚装备在‘海鸥’上的子弹。”

    在一旁密切注视着这一切的芝兰皱了皱眉道:“这么说说凶手是个女人?”

    钟秀伦耸了耸肩道:“我可没有说过男人就不许使用女士手枪。”随后其提鼻闻了闻道:“不过这空气中的确有着女人的气息。”

    芝兰道:“感觉是个怎样的女人?”

    钟秀伦想了想道:“漂亮的女人。”

    芝兰冷哼一声道:“是个残忍的女人。”

    钟秀伦闻言笑道:“不用非要将这两个词强加在一起,你也很漂亮啊。”

    芝兰白了钟秀伦一眼道:“正经一点。”

    钟秀伦耸了耸肩道:“自我娱乐精神还是要有的,否则面对每日这种工作压力人非要疯了不可。”

    芝兰在偌大的房间中徘徊了几步随后低吟道:“这就是‘破网之剑’吗?说来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实物,想不到现实中的情形还如此壮观。”

    钟秀伦点了点头道:“都说这是通往自由之地的钥匙,真是不知道那所谓的自由之地又是怎样一副壮观的场景。”

    芝兰轻叹了一口气对周围的其他治安官道:“采集现场可以采集到的证据吧,之后…”

    “且慢!”还没等芝兰吩咐完毕,一个严肃的声音赫然在房间入口处响起。芝兰转头望去,但见数名身着藏青色军装的士兵走入进来。

    芝兰见状不觉皱了皱眉,随即迎上前去。

    对方一行人为首的是一名中年军官,脸庞方正一双虎目炯炯有神。

    那为首军官面向芝兰道:“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吗?”

    芝兰眉头一挑道:“有何贵干?”

    中年军官道:“我叫成峰,现在这里由我们负责。”

    芝兰道:“我接到任务的时候并没有被通知有军方人员配合,而且请你出示一下自己的所属机构信息。”

    成峰抬起手来,自其腕部投射出一道立体投影。

    “我们隶属于肃新第一番队,我是第一番队的副队长。”

    芝兰闻言皱了皱眉道:“我从不曾听说过军方有这一队伍的存在。”

    成峰平静道:“正常,毕竟我们成立的时间还不到七十二个小时。”

    芝兰闻言顿时气结,正当其要反驳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自其身后响起。

    “哈哈,肃新番队,看来军方的动作果然雷厉风行,从这名字就能看出这份决然呢。”

    芝兰闻言随即向后退了两步,为身后之人让出位置。

    但见一个身材瘦削,头顶有些乌黑乱发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其面对成峰微微一笑道:“失礼了,我是警视厅方面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我叫卢克。”

    面对眼前这个模样看上去有些邋遢的中年人成峰不觉一愣,他想不到对方的负责人竟会如此地其貌不扬。不过成峰可以小看对方的相貌,却不敢轻视对方的身份。

    成峰道:“卢克先生,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这里的一切将有我们来接手。”

    卢克耸了耸肩道:“事情可真是让人为难呢,就如我部下说的那样,我可没有收到协同作战的命令。”

    成峰道:“我手中有正式的军方行动文件,前些时日军方所公布的信息你也应该清楚,我们已全面介入对新人类的打击行动中。”

    卢克笑道:“可是这起事件并非是什么有关新人类的案件,而是一起网络安全案件。”

    对比成峰只是保持着一贯的态度道:“具体信息我不方便向你进行透露,请你理解并配合我们的工作。”

    卢克瘪了瘪嘴道:“既然你手里有军方的执行文件,那么事情就好解决了。可以将那份文件信息备份一份给我吗?这样我也好向上级有个交代。”

    成峰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卢克微微一笑,随后转头对芝兰道:“收下行动文件,我们撤。”

    芝兰见状嘴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什么。

    当卢克带领着一干治安官从破旧的集装箱房间走出的时候,看见数名军人将那几具在外面发展的几具尸体纷纷装入军方的货车之中。

    芝兰见状冷哼一声,转过头去眼不见心不烦。

    待芝兰、钟秀伦与卢克坐入九处的行动车辆后,芝兰向卢克率先发难。

    “我们为什么要将办案权交给军方那些人?他们有行动文件又如何,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听从他们的命令。”

    卢克将身体靠在车座上,伸手揉了揉自己发僵的肩膀道:“芝兰,怎么说我也是九处的副处长,你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难道不觉得失礼吗?”

    芝兰撇了撇嘴道:“你可以向处长举报我,将我从九处中开除。”

    卢克闻言笑道:“我才不要,九处中的女人本来就稀少,如果你走了我岂不是要成天面对这些粗粝的大老爷们,那样的生活我才不要过!”

    说罢卢克伸了一个懒腰道:“不过说来我还真是后悔当初将你分配给田梗做助手,现在你那又臭又硬的脾气简直和他一模一样。”

    一旁的钟秀伦闻言也不觉笑了出来,结果便是换来芝兰的冷眉怒视。

    卢克道:“那个现场可以说毫无调查的必要了,我相信现场所采集到的信息也必然在数据库中无法进行匹配。据我推断此次案件必然和流街方面有关。”

    芝兰想了想道“‘破网之剑’的确是同流街自由之地进行交流的破解性工具。不过此事真的只是单纯地和流街有关。”

    卢克笑道:“当然不会只是如此,虽然都市区与流街早已分割开来,且流街已独立多年。不过在诸多方面双方间还是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

    “前不久所发生的事件那么重大,流街方面也并非是聋子。实际上,最近一段时间流街与都市区的暗中联系已几乎完全中断,大部分拥有‘破网之剑’的黑暗势力都已将其停机,以防止自己被殃及池鱼。”

    “不过今晚这台‘破网之剑’被忽然开启,并且最终引发出如此结局。哼哼,还真是够耐人寻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