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二百一十章 飞艇中的来客(二)

第二百一十章 飞艇中的来客(二)

    空气就这样不知沉寂了多长时间,期间月神昊与西蒙教授间没有一言。

    然而此时的西蒙教授早已是胸有成竹,他相信当自己的底牌彻底亮出的时候,月神昊必然会答应自己一切条件。

    震惊良久的月神昊终于恢复了冷静的思绪,其将手中的PMT放了下来,随后目光看向西蒙教授道:“我知道你在利用一些孩子进行实验,但没有想到竟是这种实验。”

    西蒙教授面色平静地看向月神昊道:“那实验强度可曾在您的意料之中?”

    月神昊摇头道:“我不懂科学。”

    西蒙教授道:“但您懂得人性,也了解这个世界究竟有多么的残酷。”

    “在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上的实验,月神集团也已展开了无数年,虽然我并不知晓全部计划的全貌,不过从某些记录的只言片语中也能看得出其经历了无数更并为残酷的实验测试,不是吗?”

    对此月神昊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否认。

    西蒙教授道:“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中蕴含着怎样的力量您自是清楚不过,要知道只要实验计划成功,那么所创造的功绩要远远大于所付出的这些牺牲。”

    月神昊道:“如果实验失败了呢?”

    西蒙教授耸了耸肩道:“那么就将这些详细记录下来,也让后人少走一些弯路。”

    月神昊皱了皱眉道:“这样...未免太残酷了。”

    “残酷?”西蒙教授忽然轻笑一声,随后从座位上缓缓站起踱步道:“您认为人类之所以拥有今天的这般科技文明是如何做到的?是如富兰克林这样愿意以身试险的学者无私奉献吗?错!这个世界的一切成就归根结底都是由最普通的人民所创造出的。”

    “他们亲身体验了这个世界上最残痛的伤害,战争、病魔、思想控制与解放。在一项又一项的考验中咬牙走到了今天。而那些名垂青史的之人固然做出了伟大贡献,不过他们在人类的历史中只是起到了照明之用。”

    “在一款有效药物上市之前,其要经历数以千计的临床试验,而在这一过程中又有多少的被实验者受到伤害呢?”

    “但当新药问世的时候,世人不会对制药公司有任何的指责,其所获得的只有赞誉与掌声。”

    月神昊始终保持着沉着与冷静看着慷慨陈词的西蒙教授,这个时候眼前这位学者在儒雅之外显露出另外一种科学家所特有的偏执与疯狂。

    西蒙教授最终踱步到月神昊身前不远处,已一种俯视的角度对其道:“您所要考虑的正是实验成功的获利便好,至于其他的一切都与您毫无关系。”

    月神昊轻轻一笑道:“如果事情是这样轻描淡写便能过去的便好了。”

    西蒙教授看着月神昊,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这个被称为月岛三杰的人也不过如此,是那么的“胆小甚微”。

    西蒙教授顿了顿忽然道:“您想要见一见那个女孩子吗?”

    月神昊一怔,随后道:“是那个女孩子...”西蒙教授点了点头。

    月神昊沉吟片刻后道:“她现在的情况如何?”

    西蒙教授微笑道:“她一定会和小孝玩到一处的。”

    不多时,袁静已与Thirteen来到了西蒙教授的办公室门前,一身白色衣袍的袁静牵着身着洁白连衣裙的Thirteen手掌,二人看上去便如一对母女。

    只是二人面上所显露的神情已完全出卖了这一切。

    “记得我对你的叮嘱吗?”袁静冷冷地说道。

    “嗯。”Thirteen冷冷地答应一声,一双雪亮的眸子密切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不用仔细观察了,在这里你是根本逃不出去的。”袁静向其发起警告。

    Thirteen道:“你怎么知道我要逃离这里?对这里我可是非常喜欢呢。”

    袁静并不会相信Thirteen所言,这个女童所说的每一个字她都不会相信。

    “今天的事情很重要,你务必要按照我的嘱托所行事,否则后果不必我多说,你也会明白的。”

    Thirteen歪头对袁静笑道:“你知道吗?你的样子真的很像童话书中的邪恶巫婆。”

    袁静对此并未表现出任何的愤怒,而是淡淡地说道:“如果你不听话的话,我不介意让你知道什么才是邪恶。”说罢其抬手叩响了办公室房门。

    当二人走入房间后袁静轻唤了声教授,随后轻轻地向月神昊点了点头,再然后便退出了房间。临走前,其手掌在Thirteen的肩头轻轻抚过。

    留在办公室中的Thirteen并没有显得丝毫局促,笑容阳光显得落落大方。

    西蒙教授同样面露微笑地看着她,招了招手对其道:“Thirteen,过来。”

    Thirteen当下走到西蒙教授与月神昊身前,十分有礼地叫了一声教授,随后一双大眼睛看向月神昊。

    月神昊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作为月岛大陆的风云人物,其所经历过的事情是寻常人无法想象的。不过眼前这看似平静的场景却让其有些手足无措。

    片刻后,月神昊的脸上也露出一抹微笑对Thirteen道:“你叫Thirteen?”

    Thirteen点了点头道:“没错,这就是我的名字。您可喜欢?”

    月神昊道:“很有特点的名字。”

    Thirteen闻言咧嘴笑道:“多谢您的夸奖。”

    月神昊的目光在一旁的西蒙教授身上扫过,随后对Thirteen道:“这个时候打扰你叔叔很抱歉,这个时候你本应该是在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吧。”

    Thirteen摇了摇头道:“平日中这个时候我们都是在进行学习。”

    “学习?学习什么呢?”

    Thirteen眨了眨眼睛道:“当然是成为一名淑女。”

    “哦,那可是一项非常重要且辛苦的学习呢。”月神昊脸上的笑容更重了几分。

    Thirteen道:“相比成为一名淑女,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月神昊道:“那么,你想成为一名淑女吗?”

    Thirteen闻言笑道:“您希望看到一个满身泥巴,脏兮兮的我吗?”

    月神昊笑道:“我相信即便是那样,你也一定会非常优雅得体的。”

    Thirteen歪了歪头对月神昊道:“您真的是一位绅士,与您聊天真的很愉快。”

    “不,这是我的荣幸。”月神昊意味深长地说道。

    此时西蒙教授在一旁道:“Thirteen,你可以离开了,带着门外的那位小朋友吃些糕点,他是你今天的‘伙伴’。”

    Thirteen闻言脸上的神情稍有异动,不过其很快还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向西蒙教授与月神昊打告别后翩翩然退了出去。

    月神昊闻言脸色却有所变化,正当其要有所反应时,西蒙教授道:“月神先生请您放心,现在的Thirteen是毫无危险性的。现在的她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女孩子。”

    月神昊定睛看向西蒙教授道:“教授当真好手段,将已成为那副模样的女孩子依旧调教的如此安顺。”

    西蒙教授微微一笑道:“手段什么的谈不上,只是正常的措施而已。”

    月神昊深吸一口气后径直问道:“教授,您想要什么?”

    西蒙教授淡笑道:“您应该也问问您将得到什么。”

    月神昊微微眯起眼睛,西蒙教授轻笑道:“您给予我支持,而我换给您一个女神。”

    “真正的女神。”

    ...

    “你叫什么名字?”将月神少爷带出研究楼的Thirteen对其问道。

    “那个...父亲警告过我不能轻易告诉他人我的名字...”月神少爷有些心虚地回答道,若非受迫于父亲的威严,其很是不想拒绝面前这位女孩子的发问。

    Thirteen的目光在月神少爷身上一身黑衣上扫过,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其胸前的白花之上。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Thirteen问道。

    月神少爷闻言摇了摇头道:“没...没什么。”

    Thirteen轻轻一笑,随后目光向四周扫去,但见没有其他人在场,于是向前走近一步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并不擅长撒谎?”

    “我...”月神少爷当即语凝在那里。

    看着对方那窘迫的样子Thirteen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其所露出的灿烂笑容也让月神少爷不觉愣在了当场。

    “不愿意说就算了,就让那份悲痛的秘密在你的心中烂掉好了。”Thirteen颇为轻松地说道,同时是目光向其他方向望去。

    当其看见远方大树下的那个身影之时,Thirteen的脸上顿时露出无比的欣喜,当下其便迈步向一方走去。

    月神少爷并没有察觉Thirteen的变化,其在犹豫片刻后急忙跟上了Thirteen的脚步,同时深吸了两口气后忽然道:“我的母亲...她死了...”

    Thirteen闻言脚步不觉停了下来,其看着眼前这个满脸难以遏制悲痛的小男孩摇了摇头,随后柔声道:“抱歉,请你...节哀顺变。”

    月神少爷已于今日中停了无数这样的话,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很是机械性地回答道:“谢谢。”

    Thirteen见状继续迈步向前走去,而月神少爷继续跟在其身后。

    “呐,你知道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吗?”

    “听妈妈说死亡并不可怕,死后就如同午睡一般简单、轻松,唯一不同的是死亡的世界中没有梦。”Thirteen随口向月神少爷应付着。

    “所以,你不要难过了好吗?”

    “可是...爸爸说,我再也见不到妈妈了...”月神少爷小声抽泣着伤心说道,眼睛中充满了不解与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我再也看不到妈妈了...我想妈妈...”月神少爷开始痛苦起来,眼泪一滴一滴地流淌下来。

    Thirteen见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知道今天自己想要达成计划并不会那么顺利。

    随后其走到月神少爷身旁,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声安慰道:“不要难过,你爸爸是骗你的了,你当然还会见到你妈妈的。”

    月神少爷闻言停止了哭泣,抬起脸看向Thirteen好奇地问:“真的吗?”

    “当然!”

    Thirteen胸有成竹道:“只要你也死亡,那么你就可以见到你的妈妈了。”

    月神少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啊,只要我也死了就可以见到妈妈了。”说罢又想了想有些怯意地问道:“那么死亡可怕吗?”

    Thirteen笑着摇了摇头道:“忘了我刚才所说的吗?死亡其实就如同午睡一般,只是没有梦而已。”

    说罢Thirteen略一沉吟继续道:“其实这些都是妈妈告诉我的,我也没有死过,所以并不太清楚。也许死后的世界中也有梦,甚至比午睡中的梦更加甜美呢。哈哈,这些我真的搞不清楚,要知道大人们总是喜欢撒谎的。”

    月神少爷歪着头沉吟着,他好像对Thirteen所说的话理解不透,不过突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认真地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那么大人们为什么总是撒谎呢?”

    Thirteen轻叹了一声,不知道是对大人们的失望还是对他问题如此之多的无奈,轻声道:“因为大人们不想让我们死亡。”

    月神少爷眨了眨眼睛,表示依旧不理解。Thirteen耐心地解释道:“因为我们是他们的希望,是他们的未来,是他们...”Thirteen突然顿了下来,好像忘记之后该说什么,想了想又道:“总之他们需要我们。”

    “可是我们什么都不会做啊!他们需要我们干什么?”月神少爷抛出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这问题好像将Thirteen给难住了,其轻轻地跺了跺脚,好像有些恼火的样子,月神少爷见状不觉心生出几分怯意,生怕将Thirteen惹得生气。

    而实际上这些都只是Thirteen装出来的行为,其自然有着一份答案。

    “因为我们会吃糖,而大人们需要我们吃糖!”

    月神少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即有些不满地道:“可是爸爸经常不让我吃糖,他说那会伤害到我的牙齿,不过我真的很想吃。”说罢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般再次留下泪来哭道:“我想妈妈了。”

    这次Thirteen并没有在安慰他,只是默默地看着他。

    “真好。”Thirteen轻声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再吃‘糖’了...”

    月神少爷眨着好奇的眼睛看向Thirteen,糖果甜甜的,为什么不想吃?

    Thirteen儿突然道:“不和你说了,我要去陪我的朋友了。”说罢向着身后指去。月神少爷目光循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同样雪白衣服的小男孩正背对着他们蹲在地上不知道在玩着什么。

    Thirteen的口气中充满了骄傲与自豪:“他,是我的朋友,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