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二百零八章 心事回忆

第二百零八章 心事回忆

    “十年前,因为‘创神’计划最后实验的失败,导致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内的力量发生了暴走,从而导致东岛毁灭日的发生。在那场灾难中及几乎所有的东岛人都为之丧命。然而稍有常识之人便会明白无论多么强烈的灾难都不会将一个地区完全毁灭,必然会幸存者。”

    “东岛的毁灭灾难也不例外,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的力量暴走并未将整座东岛毁于一旦,故而在初期的时候还有不少幸存者。”

    “但这些幸存者你们是永远无法见到了,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所有的幸存者早已经不在于世界,整座城市中只剩下我与另外一名幸存者。但那些故去者可以说是被完全谋害而死的,至于凶手便是一直伸张着仁慈正义的月岛政府以及军方。”

    “在东岛毁灭事件发生的当晚,月岛军方便将整个东岛封锁起来,严谨对于整个城市的外出与进入。当时其所给出的说法是防止核泄漏事件的污染进入都市区,而这一点也成为了所有想得知真相的人望而止步的原因。”

    “而彻底与外界失去联系的幸存者不仅要面对丧失亲人的痛苦与面对灾难的绝望,而更要面对的是月岛军方向其瞄准的黑洞洞的枪口。”

    说到这里雨果缓缓停了下来,当说到这里的时候雨果的脸上充满了平静,好似那最为悲痛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一般。

    随后其用极其平静的口吻道:“你们...能够想象到那种绝望吗?”

    ...

    茉莉一直站在监视着雨果的显示屏幕前,虽然雨果的直播现场距离其只有十余米的距离,不过茉莉还是无法于现实中面对雨果,只有通过屏幕来看着这个男人,其才能感到安心与放松。

    当唐卡缓缓走到其身侧的时候,茉莉突然向其开口道:“你...了解他吗?”

    这是茉莉第一次开口向唐卡发言,唐卡被这突如其来的发问搞得一愣,对于这个问题她着实感到意外。但经少许犹豫后,其却默默地摇了摇头。

    茉莉轻轻一笑道:“我第一次见到雨果的时候只觉得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是一个让我感到近亲的人。”

    “我第一次将一个初次相识的人带到我最爱的餐馆之中,当时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那时我认为是自己太傻了,但那种傻却是有些不能自已的。我向他做了邀请,不过他却拒绝了。”

    “我并非是一个自恋的人,不过从小到大却也没有哪个男孩子会拒绝我。”

    唐卡的目光在茉莉的身躯上扫过,随后道:“你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子。”

    对于此言茉莉也不清楚是夸赞还是嘲讽,只是淡笑地继续道:“那个时候我的整个认知都好似受到了震撼。不得不承认,当时的我很是懊恼,不过他的身影也十分蛮横地留在我的心中...”

    “之后他便彻底从我的生活中蒸发了,那种感觉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让人着实要自我怀疑。在那之后我曾数次前往我们初次相遇的咖啡馆,然而却再也未见到他的身影。”

    “那段时间我过得很恍惚,虽然我知道那副样子很傻,但那种怅然是我无法控制的。”

    “经历了一段时间,我期望着走出阴霾,于是也开始尝试与之前不一样的生活,用学业让自己忙碌,尝试和其他人进行约会。”

    “我想忘记他,不过其在我心中却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为此我不惜放弃了之前的求学目标,转而向天英递交了考试申请。虽然这么做可能并换不来什么,不过我就是无法克制那份冲动。”

    “当他忽然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样子着实混蛋。然而我却不争气地欣喜若狂。之前所有的烦恼与怨恨都烟消云散,甚至认为那是上天对我的一次考验。”

    “然而,这一次的他却给了我不一样的感受。在他的身上我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神秘感,那种神秘感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同时也很危险。”

    “这一次他也展现出了他的种种手段,我才知道其并非如之前的那般温文尔雅,身手功夫都十分了得,且其身份背景也并不普通。”

    唐卡冷冷一笑道:“他身上的东西对女孩子来说还真的是‘致命毒药’啊。”

    “哈哈,没错。”茉莉摇头苦笑起来,但苦笑中还透着几分快乐。

    “第三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便是在天英之中,那时我们在一定程度上算是对手。我以为我的出现会给他以惊喜,不想却是给了他一份惊吓。”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才雨开始逐渐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说罢茉莉转头看向唐卡道:“你从一开始便知道他的身份吗?”唐卡点了点头,茉莉轻笑道:“看来你还很幸运。”

    “并不冰云。”茉莉心中暗自道。

    “再之后我们便分开了,这一次历经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迎来了迄今为止生命最为黑暗的日子。”

    “在黑暗的日子中,他可以说是我坚实的精神支柱。帮助我挺过了一个个难熬的夜晚。”

    “但我得知了另外一个消息,我的两位好友都相继死在了他的手中,那时的我精神顿时彻底崩溃下来。我无法相信这一切...无法相信...”

    “之后的是事情你也许便全部都知道了,他将我从那个魔窟中救了出来,并将我带到这里,让我可以了解更真实的他。而我也陷入矛盾中,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些。”

    说到这里茉莉忽而淡笑一声道:“不过当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彻底释然了,我明白,他于我生命之中仅是一名过客。他永远都不会属于我。”

    唐卡闻言当即一愣,早在不久前她的心中同样有过这种感觉,而此时的茉莉简直与自己一模一样。这时,唐卡先前内心中对于茉莉的抵触当下减轻了许多。

    茉莉的目光凝视在屏幕中的雨果身上随后道:“在他的身上我看不到归宿的身影。现在的我终于理解他身上那若隐若现的悲伤气息,那是他最真实的写照了。”

    “他的身上背负了太多东西,那些背负迫使其不能按照自己的情感去做出选择,其已没有精力更没有那份心。”

    说罢茉莉继续向唐卡问道:“你认为当他实现了一些愿望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唐卡闻言其眼眸上的睫毛倏然颤动了几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面庞。

    “谁知道呢?”茉莉轻声回答着自己的问题,随后脸上再度失笑起来。

    “不知道,今天会有多少女孩子会为这个混蛋黯然神伤呢,真希望只有我们两个。”

    ...

    第十三区中的芝芝眼中同样流露着悲伤,弟弟芝麻已经被其强行赶回了卧室房间,这个精灵鬼好似感受到了姐姐的异样,离开的时候异常安静听话。

    看着屏幕中的雨果,芝芝的眼中只是泛起一层又一层的泪花。

    她同雨果的交集甚至不如姐姐芝兰同雨果的交集多,但时间与见面次数并不与少女的爱恋产生冲突。

    芝芝一直告诉着自己自己对于雨果只有救命之恩的感激,并无其他执念。然而但雨果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其眼前的时候,其内心中的波澜也越发混乱。

    雨果所说的一件又一件惊天动地的内幕事件并不是她所在意的,其所在意的雨果同自己的距离已于无形之中再度疏远起来。

    在芝芝的脑海中,雨果永远都是那个在充满杀机的雨巷中告诉自己离开的少年,其生命中的救世主。

    芝芝也曾无数次地幻想着与拯救了自己的“骑士”再度会面时的场景,然而当现实那一刻到来的同时其却难以接受。秋田好似成了其同雨果之间若隐若现的障碍,对此芝芝内心中也不断地挣扎与自责着。

    中心医院事件最终导致其同秋田走到了一个尽头,芝芝认为自己也同雨果彻底切断了联系。但当网络中出现雨果的身影时,其内心中波动的感情则告诉着她,这份情使其永远都割舍不了的。

    涟涟泪水自脸庞流下,芝芝哭泣的宛如一个无助的女孩子。

    ...

    相比之下芝兰则十分冷静,其现在正于某处集训室中观看着这一切,在其身旁还有钟秀伦与严松二人。

    “月岛军方这一次算是惹上麻烦喽。”钟秀伦破有些幸灾乐祸地说着,好似对于雨果的这份“爆料”感到颇为满意。

    严松道:“现在我们所有方面都已算是一荣共荣,一损俱损。你不要笑得太久,我预感雨果很快便会将矛头指向给我们。”

    钟秀伦耸了耸肩道:“这可不关我的事,即便九处遭受所有人的辱骂,他们也很难会骂到我的头上。”严松对于钟秀伦这副无赖的样子着实没有办法,其轻叹一口气随后对芝兰道:“这件事你怎么看?”

    芝兰摇了摇头道:“没什么看法,雨果这一次已经彻底摆出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他先前已经提到了医师,也许之后还会说出更多的事情来。这一次他是决定将所有人一口气得罪光了。”

    严松点了点头道:“处长现在恐怕已经被气得暴跳如雷了吧,只后悔当初没有早些杀了他。”

    芝兰轻声道:“是啊,如果当初早做措施的话,也许便没有今天的这些事情了。”

    钟秀伦与严松闻言不禁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早在很久之前田梗还活着的时候,其同芝兰便同雨果有所接触,而在当时也有人怀疑雨果的身份便是渎者。只是当时的米洛阳碍于圣堂为雨果所伪造的档案一事有所顾忌,这才没有选择向雨果出手。

    钟秀坤担心芝兰会产生负面情绪,随后急忙对其安慰道:“这件事情不怪你,当初没有人会想到那个还是国中的少年能会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里搅出这么大的乱子。世事难料,你们也并不是神...”

    芝兰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自责什么,我只是突然很怀念田梗。”

    钟秀伦与严松闻言彻底沉默下来,而这份沉默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钟秀伦已经轻笑道:“你们说,如果这个时候田梗还活着的话,他会做些什么呢?”

    严松摇头苦笑道:“吸支烟,冷静一下,之后的事情慢慢在想。”

    话罢在场的几人都笑了起来,三人的笑声很纯粹,也很释然,但笑声良久后其中也夹杂着浓浓的忧伤。

    ...

    “月岛军方吗?”

    月神少爷坐卧在病床之上,看着眼前巨大的屏幕投影,全神贯注地凝视、倾听着。

    其虽然躺在病床上养伤,但其对于外界的信息获取并无阻碍。甚至可以说他要比父亲得知这一消息的时间还要早上几分。

    当初次看到屏幕上雨果的面容,并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时,其便判定眼前之人必是白头翁无误。

    不同于抱着各种怀疑态度或者说为了满足好奇心而关注雨果的人,月神少爷则是真而切真地想要了解真相。无论是关于渎者还是东岛。

    对于雨果那并无实证的讲述,月神少爷甚至达到了百分之百信任的程度。他相信雨果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对此完全毋庸置疑。

    这并非是他完全一厢情愿的相信他人所言,而是他对雨果有着绝对的信任,也许这份信任毫无依据仅凭一腔热血,但其也足够纯粹。

    当不久前天网对雨果的直播进行干预的时候,月神少爷便知道其必然是父亲出手了。只是他没有想到恢恢天网竟然在此事中并没有预想中的作用,使竟被破解开来。月神少爷没有想到那是手下田中的手笔,却对此感到十分欣慰。

    自己那不可一世的父亲竟然吃了瘪,这种事情想一想就很有趣。

    当然,月神少爷并不只是想看自己父亲的乐子,而是其心中也同样深藏着一个秘密。

    对于月神少爷而言,十年前毁灭的东岛并非只是一个消失的城市而已,其对他同样有着一份深刻的记忆。

    十年前,其曾经随同父亲前往过一次东岛。

    在那里他结识了一个朋友,名叫Thirt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