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一百八十五章 明与暗的交织(七)

第一百八十五章 明与暗的交织(七)

    待华怜话语落下后,房间内与通讯中都陷入沉默之中,雨果瞪大眼睛看向常吉,只要其目光稍变做出示意,常吉便会开枪将华怜击毙。

    周围的空气瞬时陷入到一种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忽然感觉这个接头暗号真的好傻。”电话那头温和的声音淡然道。

    华怜撇了撇嘴道:“那种东西又不是我想出来的!”

    温和声音道:“虽然问题设置的傻了一些,不过一些时候还是蛮管用的。”

    华怜轻哼了一声道:“与你简单通报一声,今晚我不回营地了。”

    温和的声音顿了顿,随后道:“你现在位于什么位置?”

    华怜眉头微微一蹙道:“你在审问我吗?美昂!”

    美昂道:“并不是,这些只是例行公事地进行提问而已。”

    华怜道:“我从来都不是你的下属。”

    美昂道:“但这次行动我是负责人。”

    华怜道“好!好!好!你是负责人,真是一个伟大且高尚的职位,恭喜你喽。”

    美昂叹了口气道:“华怜,我不是这个意思…”

    华怜道:“你应该明白东岛对于我的意义,这个时候我不想和任何人多言或是解释什么。”

    “华怜,我…”

    “够了,现在我向你解释这些已经让我感到身心俱疲了,再见!”

    “且慢!”美昂忽然叫住了华怜,这一声让华怜以及雨果皆是一愣,一种不详的预感浮现在二人心头。

    “适才好像发生了一些事故…你知道吗?”

    华怜虽然没有动弹,但耳根后的肌肉还是下意识地抖动了几下,雨果有些感受到了其心中的紧张。

    “你是说那枚照明信号弹?”华怜平静地说道,雨果也随即意识到自己先前同华怜的争斗所闹出的动静着实不小,那枚照明信号弹不仅给华怜造成暂时性的“失明”,但将战势进一步地扩大,从而有所暴露。

    美昂道:“那枚照明弹是你所发射的?”

    华怜道:“这个漆黑的鬼地方让我感到恶心。”

    对此美昂并未生疑,其叹了口气后对华怜道:“我明白你的心情,这一次你按道理你不应该来到东岛…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久,你也应该释怀了。骑士长也一样借此机会能够让你从阴霾中…”

    “劝慰的心灵鸡汤就不要说了,对我没有效果。”华怜冷冷地说道。

    “呼,好吧。华怜我只是想说…”

    “你什么都不必说,联系中断吧,天亮时分我会联系你的。”说罢华怜扭了扭头,雨果伸手握住了汤勺,随后再度按动华怜后颈上的半月形通讯器上的开关,随着一阵相同的机械运作声下响起,通讯器信号中断。

    一切结束后,房间内陷入短暂的寂静之中,随后华怜的声音幽幽响起。

    “还不将你的枪放下来吗?”

    常吉有些错愕地将目光看向雨果,雨果略一沉默后还是点了点头。

    常吉缓缓地将手中的枪支放下,双方紧张的情绪有所缓解,雨果默默地走回自己的作为上,手中还摆弄着那根汤勺。

    “现在可以为我解绑吗?我认为刚才的我已经最大程度地表现了我的诚意。平等的谈判可不包括一人被如此五花大绑地捆在椅子上吧!”

    常吉看了看雨果,随后摇了摇头对华怜道:“很遗憾,这一点我还是无法做到。若是将你解绑恐怕我们二人都有性命之忧。”

    华怜冷笑道:“你们两个大男人还担心我一个女人吗?”

    常吉用手指了指雨果道:“这家伙勉强只算是半个男人吧。”随后其自嘲地笑了笑道:“而我的本事还不如这半个男人呢。”

    对于常吉这“不知廉耻”的人,华怜也毫无办法,常吉继续道:“说来我还从未将你看作是一个女人呢,您可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圣堂骑士。”

    华怜道:“无论怎样,你们困束我的时间只能到天明这段时间,天明时若是无人看到我的踪迹,那么无论我做出任何的解释,其都会对我进行强制的定位寻找。”

    常吉道:“看来属于我们之间的和平时光不多了。”

    华怜挑了挑眉道:“和平与否就要看你们的选择了。”

    常吉略有复杂地瞥了雨果一眼,沉吟片刻后忽然对雨果开口道:“你能回避一下吗?”

    常吉的话让雨果和华怜都颇为意外,二人谁也不明白常吉为何会做出如此决定。

    而常吉的目光却是异常坚定,与往日中的随和大不相同。

    雨果沉吟片刻后还是点了点头,其缓缓站起身来向外走去,不久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雨果离开后,常吉并没有说些什么,而是进一步地观察雨果离去动向,待确认雨果彻底离开后其才重新坐在了华怜的面前。

    “嗯…说来这种情形还是让人挺尴尬的,细细想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单独相处了。”

    华怜闻言秀眉一挑,眼角初已经流露出不速的杀意。对此常吉很敏锐地感知到了一切,其摆了摆手笑道:“不要对我这么不友好,即便客观条件如此,我也没有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早知道你可是长满毒刺的花朵,碰你可会让我当场暴毙的。”

    华怜笑了笑随后道:“你想说些什么?”

    常吉拍了拍手中的枪道:“我想和你谈谈。”

    此刻的常吉脸上满是宠辱不惊的神情,这一刻他不再是什么言谨慎为的小人物,其身上透露出一股伟岸的浩然之气。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在整个月岛之中雨果和我算是最后的幸存者。自从四年前的那场浩劫后,我们便再未遇到过其他幸存者。想来也几乎不会再有什么幸存者了。”

    “也就是说除了那些幸遗民以及那些所谓的东岛幸存者外,我们二人才是真正的最后的东岛人。说来这并非是什么骄傲的事情,这其中有着太多的悲与痛了。”

    说罢常吉苦笑着拍了拍手中的枪,其目光便好似在注视着一位老朋友。

    “不过准确地说雨果即将是最后一个东岛人了…”常吉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什么大夫,但有份直觉告诉我,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也许你会嘲笑我的想法愚蠢,不过正是这愚蠢的直觉帮助我活到现在。”

    “你想说什么?”华怜平静地说道。

    “我想让你带雨果离开这里。”常吉终于说出了他的诉求目的。

    对于常吉的要求,华怜消化良久才开口道:“你就这么信任我?”

    常吉摇了摇头道:“这么多年来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的心中早已没有了什么信任。尤其是对你这样的人更是没有半点信任。不过…我现在别无选择。”

    “你可以看出雨果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孩子,我迄今为止也没有见过或者听说有其他孩子能够像其一样,那种战斗力几乎说是与生俱来的野兽品质,想来可谓是万中难以挑一。”

    华怜点了点头,她也无法想象得到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竟然可以与自己驾驶的机甲间相互斡旋,而自己更是差一点便败于他的手中。

    即便反观自己,华怜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

    常吉又叹了一声道:“但便是小小年纪的他,已经对这个人世间充满了失望与厌倦,也就是说他开始有厌世的倾向了。”

    对此华怜并不感到意外,甚至颇能理解这份感受。

    黑暗的东岛促成了雨果的诞生,同时也促使其走向极端的自我毁灭。

    常吉道:“这种事情显然是不对的,如雨果这样的人绝不应该死在这里,这个世界欠他的,而世界应该对其有所补偿!”

    “近日来我一直劝慰着他,希望他能够离开东岛,开始崭新的生活,不过对此其已经毫无兴趣,其内心中的生命之火已近熄灭。”

    华怜道:“你可以救活一个生命处于危在旦夕的病患,却救不了一个一心求死的人。即便我能顺利将其带离东岛,其也不会对俗世燃起生的希望。”

    常吉面色凝重地皱了皱眉,他明白华怜所讲都是正确的,但对此常吉却并不甘心。而在他的手中其还有着另外一张底牌。

    “我有一个能够染起其生命欲火的办法。”常吉声音有些沙哑道。

    “复仇。”

    当这句话被说出口的时候,华怜瞬时间豁然开朗,她明白了常吉的用意。

    所谓向死而生的办法并不能适用在雨果的身上,而能够让这个神奇的孩子从死亡的道路上拉回身来的办法,只有用另外一根“锁链”将其束缚挺住,同时让其循着“锁链”前行,以必拜托死亡对其的吸引。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办法。因为雨果本身便是一个危险之人。当燃烧着复仇火进而回归的雨果其会做出如何疯狂的事情没人会预料得到。

    “抱歉,我不能这么做。”华怜断然回绝道。

    “你在惧怕吗?”常吉对华怜道,华怜虽不想承认,但其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常吉道:“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华怜道:“恶魔的孩子注定无法进入天国。”

    常吉道:“你的这一说法对他并不公平。”

    “不要告诉我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公平的存在。”

    常吉默然,随后道:“这么说你是在拒绝我喽?”

    华怜道:“拒绝你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常吉道:“对于这一点你不害怕了吗?”

    华怜道:“说来这算是我自幼养成的习惯,不能答应的事情无论在各种条件下都不能答应,这是一个非常选择性的问题。”

    常吉道:“若不是你提起,我都差不多要忘了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这么一个词语。”

    华怜道:“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你,即便受迫于威胁中将此事答应下来,你又能够保证我不对其痛下杀手吗?那个时候的他可是彻底的孤立无援了。”

    常吉谈了一口气,无论其怎么尝试,优势始终都存在于华怜的手中,对此常吉颇为无奈。

    再度沉吟片刻,常吉忽然道:“那么你又有什么依靠吗?”

    常吉的问话让华怜有些措手不及,其疑惑地看着常吉。

    常吉道:“你的未婚夫就此不明不白地死于东岛你可愿就此了解吗?”

    “他的确死于异能者的手中,不过他的死亡又何尝不是月岛军方所导致的呢?”

    “我不知道圣堂与军方有怎样的关系,但其中必然有着深层次的秘密隔阂,他的死亡也许还有另外的离奇之点不是吗?”

    华怜闻言脸色倏然一变,这些事情她并非没有考虑过,事实上在多年的真相探查中其也思考过相关事宜并对其进行过怀疑,然而一切并没有任何的疑点。

    也许是月岛军方的全面接手,无论是圣堂还是华怜手中的证据都并不算多,由此很多猜想也毫无依据可言。

    真相仿佛便要就此沉入泥沙之中。

    然而在今晚,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见证了莫拉德身亡的人正是雨果,虽然其有所故意隐瞒,并且所知道的真相也并不全面,但其依旧是能够还原整个事件的最为重要的拼图。

    最终华怜的内心在常吉的一句话中产生了动摇,而常吉敏锐地发觉到复仇这一欲火也存在于华怜的心中,且那股欲火更为难以熄灭。

    “相信我,以你的身份想要进行复仇是很难的,重重因素都会限制你的行动。而且那个时候你会发现你多么需要一个得力的帮手。就我看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可以超越雨果。”

    “更巧合的是,你们都可能拥有着共同的复仇目标。”

    说罢常吉安静了下来,其默默地看着华怜,等待着她的答复。

    华怜的神情忽然纠结起来,这个时候的她忽然有些明白什么是恶魔的诱惑。她虽然意识到了雨果的危险,却在面临自己的利益情况下无法抗拒起这份诱惑。

    而因为其心中强烈的怨念,这股诱惑也显得更加强烈。

    常吉凝望着华怜,这一刻他终于感觉自己把握住了这支带有毒刺花朵的根脉。

    随后常吉再度说出了最为鼓动的话语。

    “雨果,会替你完成复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