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谈判筹码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谈判筹码

    米洛阳在谈及仇剑林的名字之时语气毫无丝毫的敬畏,便仿佛是在叙述着一个罪犯的名字一般。

    米洛阳的态度让沈名很是不满,但此时他压抑着内心中的情绪没有让其表达出来,只是冷冷地说道:“老师他很忙。”

    米洛阳点了点头道:“我也很忙,尤其昨晚彻夜未眠,现在我急需找一张床好好地睡上一觉。”

    沈名眉宇间略过一丝杀意,然而这对于米洛阳毫无威胁力,沈名也清楚即便十个自己也不是米洛阳的对手。

    沈名顿了顿道:“接到你的邀请时我还以为你十分愿意坐下来进行商谈呢。”

    米洛阳喝了一口咖啡道:“的确,但我的诚意是面对仇剑林,而非你。”说罢米洛阳将咖啡杯推到一旁笑道:“没有冒犯的意思,就我个人而言对于沈主任你是十分敬佩的,你算是我为数不多的敬佩的人,但私人感情与公事无关。你现在还不是天英的当家人,而我只与最有权说话的人进行谈判。”

    沈名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随后道:“我现在可全权代表天英。”

    “哦?真的吗?我深表怀疑。”

    说罢米洛阳将番茄酱的口袋撕开,将薯条蘸入其中,一边进食一边说道。

    “如果你真的可以全权负责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带我去看看你们的秘密基地呢?它叫什么名字了?哦,对了,米洛娃神宫。呵呵,真的是相当古典的名字呢。”

    被米洛阳揭露如此秘密,沈名并无意外,实际上米诺娃神宫在很多人眼中都已不算是什么秘密,不久前圣堂出兵空袭实验楼基地的时候,治安警视厅方便便曾出动警力,在政府的配合下调动大量民众就米诺娃神宫进行了“逼宫”,以至于面对圣堂的进攻无论是仇剑林还是罗杰德都只能暗吃哑巴亏。

    沈名眯起眼睛对米洛阳道:“那次事件是你策划出来的吗?”

    他所指的自然是那次“逼宫”事件。

    米洛阳挑了挑眉道:“随你理解,那并不重要。”这打太极般的回答摆明了就是在与沈名兜圈子,而眼下沈名也无法对米洛阳进行任何的逼问。

    米洛阳道:“你多年来醉心于‘教育’事业,对我这一行的所作所为不算了解,我可以向你简单介绍一下,我的工作总体来说便是调度,一种将态势趋于平衡的调度工作。当然这一方面着重在于人类与渎者间,不过在人类内部出现裂痕的时候我也会临时扮演个客串的角色。”

    “真的辛苦了。”沈名冷冷地挖苦道。

    “没关系,为人民服务。”米洛阳毫不在意地回应道。

    “这么多年来你们与圣堂的争斗着实不小,每年暗中暗中较量所消耗的金钱数字真的是令人感到发指,也只有像月神昊这样的财团大阀才能供给你们如此烧钱。”

    “不过现在看来月神昊的所作所为可不是因为慈善与义子,坐山观虎斗是最佳的此消彼长的方式。何况他还在你们的身边都埋了大钉子。”

    说罢米洛阳将手中的薯条完全吃了进去,即便是在陈述着月岛中最大的争斗诡计,他的脸上依旧保持着一种儒雅中年人恬淡的气质,这不觉让沈名感到有些佩服。

    “最近一段时间你们的这份暗中争斗太过升级了,敦克岛的事情一下子撕下了你们三方维持多年的虚伪面具,这当真让我感到意外,我着实没有想到那个叫雨果的不起眼的家伙竟然能够引发如此大的契机。”

    沈名冷冷地说道:“雨果只是一个小角色,真正有意的是他背后的势力。”

    不想米洛阳却对此摇了摇头否定道:“千万不要这么说,你现在同曾经的我犯了一样的错误,我们认为雨果在所有事件中所起到的作用并不大,但是现实是他绝非是一个为人所操控的傀儡,而是一个不可预知且也不可被忽视的变量。你我二人现在之所以会坐在一起不就是托他的福吗?”

    沈名脸色变了变,对此沉默不语。

    现在整场谈话的主动权已牢牢被米洛阳所把握,沈名虽然也很想将其控制在手中,但其手中却并没有任何的筹码。

    眼下沉默的二人之间除了米洛阳那细微的咀嚼声外,便是电视机中所窗来的访谈节目的声音。

    “之所以有现在这般悲剧的发生全都是因为我们的政府不够作为!早在数月之前新人类初现端倪的时候就应该对其进行重视!警视厅、自卫部队、甚至于圣堂,我们拥有世界上最为强大的机动部队,拥有天网系统这一完美的网络系统,哪怕一个患上轻微流感的人都可以被我们于第一时间筛选出来,那么为什么那些拥有可怕能力的新人类却始终混杂在我们的身边?如同一颗颗随时将要引爆的炸弹威胁着我们的生命安全!对于这种现象我只想问一个问题:我们的政府究竟做了什么!”

    米洛阳的目光投向电视屏幕,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其用手指在指了指电视屏幕对沈名道:“你可认识这个人吗?”

    沈名的眼角余光瞥向电视屏幕,但见一个带着圆框眼镜的秃顶中年男人面对着电视镜头口若悬河讲演着,脸庞的肥肉随着其激烈的讲述而不断颤抖着,看上去便如同在跑步机上挥汗的家庭主妇那下坠的小腹。

    一旁漂亮的女主持人满面严肃地看着中年男人,眼中中充满了认真与崇拜。

    “我很少看电视,不认识那个人。”沈名冷冷地回答达到。

    “他叫坎摩尔,姓氏嘛...我忘了,想来他自己也不在乎。我总是称呼他为胖子,而他每一次都笑嘻嘻地答应着。”

    “坎摩尔这个人有很多缺点,酗酒、好色甚至好非法吸烟,当然也许他还有一些更为违禁的娱乐活动,不过便如他的姓氏是什么一样,我并不在乎。”

    “虽然他有这么多的缺点,但是其还是拥有一个不错的优点的,便是他的话语极具扇动力。是不是感到很奇怪,如此邋遢油腻的男人是如何做到在这一点的?哈哈,那就是坎摩尔他自己的独特魔法了,你我虽都为其同龄人却永远无法理解得了,我想这和我们工作在‘阴暗’的环境中有关。对此你也不要感到质疑,看看他身旁的那个漂亮女主持人就知道了,只要坎摩尔勾勾手,她就会投入那胖乎乎的怀抱中去了。”

    沈名冷冷地看着米洛阳,他不知道米洛阳此刻说这些话目的为何。

    米洛阳端起面前的咖啡杯开始将其剩余部分缓缓喝尽。

    “看看他现在这个样子的确挺有气概的,宛如突破天际的正义使者,我能感觉得到他心中的愤怒,感受到他心中对于渎者威胁所产生的严重不安。”

    这时坎摩尔的声音再度响起。

    “说实话,伍眉,我现在非常地不安。我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我非常地爱他们。我喜欢每天早上将他们送入学校门口,看着他们那潮气蓬勃的身影我觉得自己一整天都充满了干劲。晚上的时候我喜欢与他们共进晚餐,之后辅导他们完成学校作业,哈哈,那种感觉就好像我自己也回到了自己儿时的模样,在父亲的陪伴下完成手工课作业,之后第二天抱着那木制宇宙飞创雄赳赳地去学校中与小伙伴们进行分享。”

    米洛阳插口道:“说明一下,虽然坎摩尔并非来自流街,但他儿时的成长环境非常糟糕,他的父亲有眼中的毒瘾,一直被政府强制关押治疗,甚至有一段时间被送入了第五十一区,在那里进行劳改。我很怀疑在其短暂的求学时光中他的父亲真正陪伴了他多少。还有,由于他年轻时太多放松的原因,所以身体出了问题,那两个孩子都是其秘密领养的,在生活条件方面两个孩子也许没有问题,不过考虑坎摩尔私下糜烂生活状态,其能对孩子有多少关爱也极难确定了。”

    米洛阳仿佛如数家珍一般讲述着有关坎摩尔的身世背景,此刻即便沈名反应再过愚钝也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含义。

    电视中再度传来坎摩尔的声音。

    “曾经我对我的孩子能够生活在月岛大陆上感到骄傲与幸福,我认为我的孩子得到了全世界最好的生活教育环境。但现在这份幸福早已经荡然无存。每一天我所最愁苦的事情便是将其送到学校,因为在那段我不在其身边进行保护的时间里我担心他们会发生什么意外,因为现在的环境非常不安全。受此影响下我让其更多地留在家中,留在我的身边。可是这样真的安全吗?只要孩子留在家中就一定真的安全吗?”

    “央储银行抢劫案、镭射体育场恐怖袭击、喀斯特音乐节劫持事件、第十三区中心医院恐怖袭击,这等等一切又一切的案件都在告诉着我们,我们生活的每一个地方都并不绝对的安全,新人类的威胁无处不在,即便你待在你最引以信任的安全的家中,厄运还是会不无时无刻地悬挂在你的头顶上。”

    “精彩的演讲不是吗?”米洛阳笑吟吟地对沈名说道。

    此时沈名的脸色已变得凝重起来。

    “你能够想象得到吗?早在新人类最早暴露在世人眼前的时候坎摩尔还是胸有成竹地向所有人保证那一切都只不过是他人所故意制作出的恶作剧实验,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拥有神秘异能的人类。那个时候他的激情演讲也让过很多次人相信。”

    “民众有时的确是种可悲的生物,他们没有眼睛,也没有耳朵。他们所得到的正是他人所给予其的明确抚摸,其所看到的只是他人用电流在其脑中所制造出的幻象。”

    此事沈名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情绪对米洛阳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米洛阳淡淡一笑道:“怪不得的仇剑林还没有将所有的担子交给你,看来你还是需要更多的历练。沈主任,我现在是在向你摊牌呢。”

    沈名的眼中划过一抹愤怒,也闪过一丝迷茫。

    米洛阳放下手中的空咖啡杯,随后缓缓说道:“自月岛大陆被建立以来,其头顶上始终悬挂着‘达摩克利斯之剑’,最一开始这把剑是月神集团,之后多出了圣堂,随后又增加了天英,这几年中又多出现了渎者。”

    “不得不说每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都有着其强大的实力,月神集团拥有数不清的财富,圣堂有于世界争霸的实力,天英拥有着月岛最为光明的未来,渎者拥有着史无前例的能力。但你们所有人都忽视了一点,你们的优秀是建立在世人普通的基础上。”

    “我们现在来尝想一下,如果一个正常人生活在一群傻子中,那么他的所坐做所谓便会显得聪明无比,在所有傻子的眼中他便是全知全能的神。而如果这个人进入一个由正常人组成的环境中呢?那么他只是个正常人。那如果他生活在一群聪明人中呢?很不幸,他变成了一个傻子。”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这个正常人想要过舒舒服服的日子他要在哪个群体中去了?显然,通常情况下他会选择前者。”

    “也许这个例子并不十分恰当,不过其也能表达出我的观点。”说罢米洛阳向前探了探身道:“沈主任,我从来不认为你们是什么聪明人,你们只是生活在傻子之中的普通人罢了。”

    沈名的脸色已变得极度难看,眼中的怒意仿佛能化做一柄锋利大的飞剑,倏然刺穿米洛阳的眉心。

    米洛阳见状笑道:“冷静,沈主人,你要冷静,我的话并没有什么攻击性的恶意。说来这也要怪你,如果此刻是仇剑林坐在我面前的话,这些东西也不用我说的这么直白了。”

    此时的米洛阳脸上先前那种儒雅的神态已经荡然无存,其眼中透出一种冷漠的神情。

    “你们一直不觉得我们的手中有谈判的筹码,那么现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

    “人民,就是我们手中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