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夺炉(上)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夺炉(上)

    自于敦克岛与茉莉分别后,雨果便再未与其见面,时间飞逝一转眼已到了现在,在这段漫长时间中雨果并未将茉莉彻底忘怀,很多时候他会不自禁地想起茉莉,响起那个自己于二十三区低矮头顶上奔跑着的跑酷少女。

    然而命运是无情的,一个又一个的现实最终致使雨果同茉莉走上了对立的位置,虽然至今二人也并非是什么敌人,不过茉莉的诸多好友尽是死在自己的手中。

    现在想来自己早应该听从骷髅男孩的警告,与茉莉保持距离,身负厄运的自己最终影响了茉莉充满是光明的人生。

    一想到茉莉将要坐在某处驾驶舱,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驾驶着这样一台屠戮生灵的机甲,难以抑制的愤怒便自其心中源源不断地涌出。

    茉莉是因为自己才进入的天英,也是因为自己才最终落得今天这般地步。

    在自责的悲愤中雨果对眼前的机甲以及驾驶机甲的若寒都充满了仇恨。

    若寒感受着那从雨果身上不断涌出的仇恨,心中却是生出了不尽的狂喜,便如雨果先前直言说破他的内心一般,此刻的若寒有着以这种无法用语言可以形容的报复感。

    “你与茉莉可曾相识?哈哈,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是够小的,或者说缘分就是这么的妙不可言。”

    “在这段时间之中,我们一起相处在一起,共同接受着训练,她的反应情况很好,或者说万里挑一。要知道有诸多女孩在那种苛刻的实验条件下都最终没能撑过来,而茉莉她不禁经受住了一切考验还获得了优异的成绩,其是仅次于我的高能适配者。”

    “每一天,我们都朝夕与共,在同一实验室内赤裸裸地坦诚相见,在我们的心底已没有那些男女之别,没有世俗的偏见,我们的眼中只有自己,只有属于我们自己的默契...与爱。”

    雨果沉默着,其身上的怒意不断攀升着,似乎永远无法停止下来,而若寒好似也抓住了雨果心中的痛点,要借此机会彻底地打击他,爆发他。

    “雨果,你夺走了我很多东西,我的荣誉,我的健康,我的理想,但你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永远都是一个卑劣的新人类,你永远无法生活在阳光之下,而我最终会将你彻底击败,夺走你的一切,让你永远迷失在永恒的地狱之中,永远!”

    说到最后若寒的声音已经彻底沦于猖狂的咆哮声中,狰狞且残忍。

    ...

    米诺娃深宫中,苏臻取出了耳中的通讯器转头对罗杰德道:“这家伙彻底疯了。”

    罗杰德满面凝重地看着眼前的屏幕,他没有想到这个至始至终都被自己控于股间的若寒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若此失控,即便是其性命已然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其却依然无法控制,这一刻罗杰德终于意识到之前的自己完全错了。

    罗杰德并未向之前那般愤怒与疯狂,其只是平静地如苏臻一般从耳中取出通讯器,随后对苏臻道:“没错,这个家伙的确是疯了。”

    苏臻道:“那么你现在还要由他继续疯下去?”

    罗杰德道:“如不这样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无论如何,今晚都只能如此,今晚是属于若寒的夜晚。”

    苏臻闻言皱了皱眉,她本想再说什么,但却听罗杰德幽幽地说道:“但过了今晚,我会让他知道谁才是米诺娃神宫中真正的主人。”

    ...

    面对若寒疯狂的嘲笑,雨果始终不发一言,其只是毫不控制自己心中的怒意,肆意地让这种心中的怒火越发燃烧着,遍布自己的全身,让自己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战斗状态之中。

    终于,伸手插入衣兜之中,远程地打开了自己的PMT,其现在要联系一个人。

    忙音只响了一声便被瞬间接通,电话那头传来夏染急切的声音:“雨果?!你现在在哪里?整个第十三区都已经乱成一团粥了,我想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谁说都市区是和平之地的?这里简直要比流街的黑帮火拼更为凶悍...”

    “闭嘴,听我说。”雨果冷冷地对夏染说道。

    刚刚还喋喋不休的夏染闻言立刻呃了一声,随后道:“嗯哼,好的,听你说...啊!不,我闭嘴,闭嘴。”

    雨果冷声道:“我现在正在面对一台机甲,其所使用的远程遥控的驾驶手段,接下来我要与其进行战斗,再此期间你可以对其信号源头进行定位吗?”

    “呃...这个嘛,说起来这其中涉及的东西很多很复杂...”

    “那就长话短说,我需要答案。”雨果冷冷地说道。

    “呃...不能!但并不绝对,简单说来所有远程控制的战斗机甲为了保持战斗过程中的通讯流畅已经防止干扰措施,其机甲内至少有一千三百多种信号源接受,在不同频段中都有信号予以连接,而且为了防止地方对信号源进行三角定位施行远程打击,每个信号源都会不同时段地间接性变化以及移动,这种移动的范围非常大,也许你上一秒将其定在第五十一区,下一秒其便出现在南极洲了,这种混乱的模式足有千亿中定位可能,若是想就这些信号源来进行准确定位,恐怕即便是天网系统也很难做到...”

    “也就是说没有办法喽?”雨果冷冷地打断了夏染的话。

    “嗯...也不是没有...”

    “那就快说!少废话!”

    夏染讪讪地说道:“在这种远程控制机甲中必然有一个独立心脏炉,是一种独立分析驱动器,你可以将其理解成为是一个可与驾驶者进行完全同步的机器驾驶骑士,而在这个心脏炉中有一种信号过滤装置,它可以通过之前机甲制造者所设定的过滤网协议解析出最适应机甲的命令信号,从而达到机甲的瞬时同步能力。而如果得到这个心脏炉,即便是一个三流的黑客也完全可以定位到其位置。”

    “就这么简单?”雨果有些诧异地说道。

    “不,这一点都不简单,我的天啊!你连这点常识经验都没有吗?心脏炉最为整个远程机甲最为核心的存在,其保护程度是相当之高的。”

    “首先其处于机甲的核心位置,除非将整个机甲彻底摧毁,否则你根本我发接触到它,其次如果整台机甲的损坏率超过67%,也便是也彻底失去战斗能力即将成为一团废铁的时候,心脏炉自毁程序便会被开启,只需0.5秒的时间,心脏路炉便会自删所有的程式内容,外人根本无法接触到其内容。这套防御系统自问世以来几个世纪的时间都处于完美的状态,无人可以破解出来,你认为你可以做得到吗?”

    雨果闻言后,沉默片刻,随后道:“我试试。”

    “哈?你说什么?”夏染吃惊地大声道。

    “谢谢你的帮助,夏染,不过今晚的你实在太啰嗦了。”说罢雨果径直关闭了PMT通讯。

    此刻若寒疯狂般的嘲笑也告以段落,他虽然知道雨果在愤怒之后必然会进入疯狂后必然会迎来爆发,但其并不在乎,其要疯狂占据雨果的理智,从而进一步地击败雨果,只有这样他获胜的几率才会更大一些。

    对于【屠杀】机体的性能以及自己的作战计划其都感到自信,其唯一有所担心的便是始终都处于夜空之上的米洛阳。

    然而这是其一生中最为失误的地方。

    雨果的身体已逐渐高离废墟足有五六米的剧烈,即便机甲【屠杀】也要采取一种仰视的视角。

    扇动着巨大双翼的雨果已完全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最终这尊恶魔的声音响起。

    “若寒,为你今晚的所做所为而忏悔吧。天英,为你们的愚蠢之行而悲鸣吧。”

    “哼哼,真是可笑...”

    若寒的冷笑声还没有结束,下一秒其视野中已经不见了雨果的身影。

    “动态捕捉!”若寒忽然大吼了一声,同时机甲的高动态捕捉功能开启,然而在机甲的视觉反应屏幕上还为出现雨果的影子之时,雨果的声音依然在【屠杀】的头顶幽幽响起。

    “我在这里。”

    随后一道幽冥之光闪起。

    瞬时只听爆裂的破碎声响起,原来是雨果黑色重剑直接斩去了【屠杀】机甲背后的数根长足。

    “该死!”

    若寒咆哮一声,随后手中锋利钢剑瞬时疾转宛如狂风骤雨一般向着雨果劈了过去。

    然而锋利钢剑还无法彻底挥力而出,便被雨果的一只恶魔之翼所压住,虽然锋利钢剑依然向前推进,不过其力势已大大减弱,根本无法造成大的伤害。

    而在这先手失利的情况下,反击也被压制,【屠杀】可以说彻底陷入被动之中。

    ...

    “若寒,舍机自毁!”罗杰德忽然大声吼道。不知怎么,这个念头忽然浮现在了罗杰德的脑海之中,一股不详大的直觉告诉着自己应该这么做。

    “不!”

    若寒的声音咆哮起来,可以听出其心中那不甘的愤怒。对于这一点倒也算是情有可原,上一秒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若寒在下一秒间彻底被雨果进行压制,这种打架是谁都无法承受的。

    锋利钢剑飞速自转着,狂暴飞舞的刀刃将雨果的恶魔巨翼尽数破碎,出剑的速度虽然被极大地压制,但其依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雨果的身体斩去,若是雨果再不退让的话,那么其身体也将被搅为肉泥。

    但雨果却并没有避让的意思,在若寒的疯狂反击时,雨果的黑色巨剑以侧翼向【屠杀】攻去,刺耳的摩擦撕裂声响起,【屠杀】的数根长足再度被斩断,同时机甲背后被黑色巨剑硬生生地划出一个口子。也许下一剑,雨果便可以将巨剑插入【屠杀】的机体之内,但【屠杀】的锋利巨剑也随即儿道,而且其绝对的可以在雨果击毁【屠杀】前将雨果斩杀当场。

    不想戏剧性的一幕随即发生,雨果高浮于【屠杀】的身影忽然向下划去,身后的巨翼也骤然收缩,被锋利钢刃所绞开的巨翼也如藤蔓一般缠绕在钢刃之上,便如一个橡皮弹绳。

    而雨果则如一只灵活的猴子接着弹绳惯性力量由下而上地“甩”到了【屠杀】的机甲正面。

    这种变故是若寒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他虽然有着极高的战斗天赋与技巧,不过这些技巧都是限于机甲作战之上,如雨果这般不按常理出牌的打法着实让其没有想到,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不会哪台战斗机甲可以做到此点。

    若寒的疏忽就在于他太过重视雨果,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雨果的身份。

    此时的雨果只一个有着异能的渎者,而非机甲骑士。

    当雨果的身影呈硕大状出现在机甲的视觉呈现上时,若寒的心中才蔓生出一分恐惧。

    但为时已晚。

    黑色巨剑同样自下而上地挑砍起来,重重地斩在【屠杀】那条唯一手臂之上,一声刺耳削砍声响起,虽然个黑色巨剑没有斩断【屠杀】的钢臂,但其已经深深地砍出其中数分。

    而与此同时雨果的另外一只手已经伸手入怀,下一刻在他对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枚衔尾蛇状的戒指。

    那正是进入新维多利亚时代的钥匙,是当初自己困于新维多利亚时代中时,肥蛭送给自己的东西。

    自上一次从新维多利亚时代中脱困,雨果便从未再使用过这个东西,但今天他必须要再度使用到他。

    而相比于上一次在敦克岛使用其时要幸运的多,此时正是黑夜时分。

    强大的渎者力量瞬间贯于戒指之中,随着一阵强大力量的涌动,一道扭曲的黑色之门在【屠杀】的身后出现。

    对此情景无论任何人都没有预料得到,即便是在夜空中冷眼观战的米洛阳也不由得大吃一惊,而若寒则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而下一秒种,雨果的双掌已然推在了【屠杀】机甲大的胸部之上,随着身体力量的狂涌,【屠杀】向后猛地一推,而随着黑色之门产生的空间吸力,在两者的作用叠持下,【屠杀】以及雨果瞬时被卷入其中,而伴随着一阵力量波动后,黑色之门就此消失不见。